《月亮和六便士》:敢于跳出自己的舒適區,未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如果你問我,你看過的哪本書對你觸動最大,我一定會推薦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

年少讀這本書,只覺得主人公斯特里克蘭德是個拋妻棄子的渣男,竟然為了自己的夢想,放棄優渥的生活環境,選擇重新開始。

可是經歷了世事沉浮,突然覺得人到中年,能為了追求理想放下已有的一切,去過屬于自己的生活,實屬難得。

有人說:「在滿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卻抬頭看見了月亮。」

重讀《月亮與六便士》,我發現書中的這5句話,蘊含著豐富的人生道理。

我想象著這對夫妻的生活:他們不惹麻煩,不做任何冒險的事,生活得誠實而體面。

斯特里克蘭德是個證券公司的經紀人,經過多年打拼,他的事業也趨于穩定,正準備跟一個合伙人做一點項目。他有一個很愛他的老婆,一個16歲的兒子,一個14歲的女兒,一雙兒女懂事可愛。

在外人看來,他的生活過得不錯,在40歲的年紀事業穩定,家庭幸福。

未來他的兒子還會娶一個賢惠的妻子,女兒會嫁一個有魄力的軍人,他跟老婆在晚年會過得很幸福。

斯特里克蘭德的生活,其實就是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每天循規蹈矩地生活著,來不及思考什麼理想,眼下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在月亮和六便士之間,他選擇了前者。

這樣一眼望到頭的日子,不是他想要的。

他重新拾起了自己兒時的愛好,開始潛心學習畫畫。

誠然,不做任何冒險的事,循規蹈矩地生活著,這樣的人生看起來毫不費力。

但是一生就這樣過下去,總覺得有點遺憾。

敢于跳出自己的舒適區,到一個未知的領域里開拓自己的興趣愛好,未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必須畫畫,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不去做這件事。

當斯特里克蘭德選擇一個人離開家鄉前往巴黎時,大家都驚呆了。

他的妻子艾米怎麼也沒想到他會拋棄自己,要知道,他們已經結婚17年,這些年來,她自覺自己對丈夫已經夠好了。

起初,她以為丈夫愛上了某個女孩子,選擇跟女孩子私奔了。

可是,當艾米委托故事中的「我」去查看實情時,發現并不是那麼一回事。

斯特里克蘭德并沒有在巴黎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身邊也沒有女人。他住在一個很小的單間里,衣著邋里邋遢,生活過得很是拮據。

「我」很好奇,斯特里克蘭德為什麼要來這里?他說為了畫畫,他說「我必須畫畫,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不去做這件事。」他還說「一個人若是掉進水里了,他會不會游泳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他無論如何都會本能地掙扎,否則就會被淹ㄙˇ。」

此刻,學習畫畫,是斯特里克蘭德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我」試圖用康德曾經說過的話來勸他:為人處世時,務必使自己所做的每一個行為都堪稱世人的行為準則。

可是,斯特里克蘭德并不為所動。

哲學家尼采曾經說過:

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對于斯特里克蘭德來說,四十歲之前,他過著一種世俗的生活,現在,兒女已經長大,他也盡了一個父親的義務,一個丈夫的責任。

前半生,他致力于家庭,后半生他想重新做回自己。

詩人汪國真說: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腳下的路,既已選定,那就勇敢往前走,這一生,總要有一個為之奮斗的夢想。

我們或許不能像斯特里克蘭德那樣,放棄家庭,放棄身邊深愛自己的人,但是我們也可以在工作之余,保持自己的一份熱愛。因為,熱愛可抵歲月漫長。

我并不懷念從前。對我來說,當下才是最重要的,當下是永恒。

五年后,「我」與斯特里克蘭德重逢,「我」故意沒問他這幾年過得怎麼樣,反而是他忍不住主動跟「我」談起自己的生活來。

這幾年,他當過導游,做過翻譯專利藥廣告的工作,也做過油漆工,總之為了維持生計,他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事。

他對物質生活沒有多大要求,吃飯只是為了果腹,為了維持生命,他過著純粹精神上的生活。

他放棄了優渥的生活環境,放棄了之前大多數人都向往的生活,來到巴黎過苦日子。

「我」忍不住說:

我認為你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從前的事,我是指六七年前的事,或者更早之前,你和你妻子剛認識那會。

你愛她,你和她結婚。

你難道不記得你第一次擁抱她時的喜悅心情了嗎?

斯特里克蘭德回答道:

我并不懷念從前。對我來說,當下才是最重要的,當下是永恒的。

過去的已然過去,當下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昨天不會再重來。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你怎麼度過今天,決定了你未來過怎樣的生活。

不管以前怎麼樣,今天都要好好地過,畢竟過了今天,再也沒有任何一天跟今天是一樣的了。

偉大與卑劣,善良與狠ㄉㄨˊ,愛與恨是可以在一顆心里兼容并存的。

作家張愛玲曾經說過:

人性是最有趣的書,一生一世都讀不完。

關于人性這個話題,毛姆用他獨到的筆觸,向我們展示了人性中復雜的一面。

當艾米知道丈夫是因為夢想而拋棄自己時,她竟有了一種報復的心理。

如果斯特里克蘭德是跟一個女人走了,她覺得自己還能戰勝對方,丈夫也終將選擇回頭,那時她會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欣然接受丈夫回家。

可是,現在她的敵人是他的夢想,她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戰勝。

于是,她因愛生恨,她覺得一切都結束了,她否認自己對他的感情,宣稱徹底與他斷絕關系,將他當成陌生人對待,甚至希望他在貧病交加、饑寒交迫中ㄙˇ去,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或是孤苦無依、渾身腐爛而ㄙˇ。

愛與不愛,就在一念之間,這就是人性。

同樣有這樣經歷的,還有施特羅夫。

施特羅夫是斯特里克蘭德在巴黎時的好朋友,一次斯特里克蘭德發起高燒,施特羅夫便把他安頓在自己家中,讓妻子布蘭奇幫忙照顧著。

也就是因為這樣,曾經深愛丈夫的布蘭奇喜歡上了斯特里克蘭德。

布蘭奇以前有多愛施特羅夫,現在就有多嫌棄他。

但是施特羅夫卻依然卑微地愛著布蘭奇,他把自己的房子騰出來給布蘭奇和斯特里克蘭德住,自己搬了出去。

可是搬出去之后,他卻非常想跟布蘭奇見上一面。

施特羅夫知道,布蘭奇每天出去買東西的時間,于是去街上蹲守她。見到布蘭奇后,施特羅夫瘋狂地道歉,說自己很愛她,希望她能回到自己身邊。

布蘭奇卻不為所動,一句話也沒說,甩開他繼續往前走。

施特羅夫就這樣拼命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了布蘭奇的家門口,最后布蘭奇憤怒了,直接甩了一個巴掌給他,然后大步流星地踏上了樓梯。

從那以后,施特羅夫照樣會去街上,但他不會出現在布蘭奇面前,只是在街角遠遠地看著她。

書中是這麼寫的:

一個人面對著自己已經不愛卻還深愛著自己的人時,會表現得非常殘忍,不僅不會有憐憫之心、忍耐之心,甚至還會感到異常憤怒。

這就是人性,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即使曾經再愛,現在也淪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那就索[性.愛]恨隨意,往事清零,過好自己的余生。

不過問,不糾纏,如此,給自己留足了體面。

一個人只要做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他周圍認識的人便會替他想出各種匪夷所思的理由。

「我」在圣多馬醫院認識了一猶太人,他叫亞伯拉罕,待人和氣又很有才華,后來他憑借著優秀的工作能力被選入領導層,前途一片光明。

按照人們普遍的看法,他一定會在這份事業上收獲財富和名望。

在正式入職前,他決定先去度個假。

也是因為這次度假,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當他搭乘的那艘貨船在亞歷山大港口停泊時,他站在甲板上,看見形形色色來往的行人,成群結隊的,吵吵鬧鬧的,周圍陽光明媚,天空碧藍。

他似乎在這里找到了家的歸屬感,于是他決定在這個地方定居下來,最后他辭職了,選擇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他在當地找了一個公立醫院上班,一切從頭打拼,他掙得沒有之前多,卻感到輕松快樂,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很多人對他這種行為表示不解,覺得他這是在糟踐自己,浪費了大好青春。

可是,生活是自己的。

正如作家「我」在文中說的那樣:

自己喜歡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歡的環境里,內心平靜、安寧、滿足,這怎麼叫「糟踐自己」?

做一個有名的醫生,年薪過萬,娶一個漂亮的女人,這難道就是「成功」?

我覺得,這一切取決于你如何看待人生的意義,如何看待自身對社會的義務,以及世界的需求。

不管是斯特里克蘭德還是亞伯拉罕,他們都拋棄了之前優渥的生活條件,去追尋自己的理想生活。

不同的是斯特里克蘭德最后成為聞名遐邇的畫家,成為了世俗意義上成功的人。

而亞伯拉罕在外人看來,第二次選擇的職業,怎麼也沒有第一次好。

但是,亞伯拉罕還是開心的,因為別人的看法對他來說并不重要,他過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這一點上,他與斯特里克蘭德又是共通的。

不管有沒有過上世俗意義上的成功,最重要的是,當下的生活狀態,是不是你內心世界想要的,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世界有太多「應該如此」,也有太多的安穩規劃。

沒有誰的人生注定如此,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平衡現實與理想、現實與愛好。

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掙著六便士,同時不忘抬頭看著遙遠的月色。

這本《月亮與六便士》,寫的不僅僅是以畫家高更為主的傳記故事,更多的,是關于人生、關于抱負、關于取舍的智慧。

每個人都能在書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自己的苦悶,和屬于自己的希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