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推動打造加密資產樞紐中資機構或可抓住機遇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長孟文能在近日舉辦的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上表示,希望通過合作性金融科技項目,在即時匯款、原子結算、可編程貨幣、通證化資產和可信持續性發展數據這五個方面取得關鍵性突破。在這一過程中,中資金融機構可以密切關注區塊鏈、央行數字貨幣、穩定幣等新技術、新業態在新加坡的實踐與發展,從中抓住機遇。

打造加密資產樞紐

孟文能用中國的「五行」來分別代指新加坡希望在金融科技上取得突破的五個方面。這其中,最吸引市場矚目的是以「火」來代指的可編程貨幣。在孟文能看來,可編程貨幣擁有加密貨幣、穩定幣、通證化銀行存款和央行數字貨幣這四種形式,其中加密貨幣是新加坡金管局不看好的。

他說,加密行業的真正價值不是來自于對加密貨幣的投機,而是來自于對資產進行通證化,並將它們放在分佈式賬本上,用于提高經濟效率或增強社會包容性的用例()。新加坡希望成為一個加密資產樞紐,來試驗可編程貨幣,在原子結算等用例中應用數字資產,以及將實物資產和金融資產通證化以提高金融交易的效率和降低風險,而不是來從事加密貨幣的交易和投機。

事實上,這已經是近三個月來金管局第三次展示其在數字資產或加密資產方面的政策立場。孟文能在8月底表示,許多有價值的項目,包括現金和債券等金融資產,藝術品和房地產等實物資產,甚至碳信用額度和計算資源等無形資產,都有可能被通證化,成為數字資產。當部署在分佈式賬本上時,數字資產被稱為加密資產。金管局希望新加坡成為最有利于數字資產發展的司法管轄區之一。

與此同時,金管局希望新加坡成為管理數字資產風險最全面的國家之一,也是在阻止散戶投資加密貨幣等領域最嚴格的國家之一。10月下旬,金管局發布了公開諮詢文件,準備推出針對性的監管措施,以降低加密貨幣交易對消費者的傷害風險,並支持穩定幣作為數字資產生態系統中可信的交易媒介的發展。

金管局副局長何恆心表示,監管與金融服務創新相輔相成。加強穩定幣的監管制度是希望支持穩定幣在新加坡作為付款途徑的發展。Gibson Dunn & Crutcher律師事務所新加坡金融監管主管張秀玲認為,金管局計劃推出的措施將讓新加坡對數字支付通證領域的監管更加清晰,這有助于建立更強穩的生態環境,吸引更多企業投入資源,制定長期的數字資產業務戰略。

區別對待可編程貨幣

從新加坡金管局的表態來看,相比加密貨幣,金管局明顯對穩定幣、通證化銀行存款和央行數字貨幣這三種可編程貨幣形式持有更加積極的態度。尤其是央行數字貨幣,金管局已經在推進這方面的用例嘗試。

本屆新加坡金融科技節活動中,金管局推出升級版烏敏島項目(Project Ubin+)。這是一項使用批發央行數字貨幣進行外匯跨境兌換和結算交易的全球性計劃。目前,金管局正在與法國和瑞士的央行以及國際清算銀行創新中心合作,探索通過自動化做市商(automated market maker)進行批發央行數字貨幣的交易和結算。這將使兩種或兩種以上數字資產的交易和結算能夠通過智能合約自動執行。

另一方面,雖然新加坡金管局評估認為目前還沒有必要在新加坡發行零售央行數字貨幣,但是卻在2021年開展了胡姬花項目(Project Orchid)。這個項目旨在幫助金管局建立所需的技術能力和素質,以便在其有需要時能夠發行零售央行數字貨幣。

不過,胡姬花項目的第一階段探索的其實是「意向貨幣」(purpose-bound money)概念。所謂意向貨幣,就是指讓發行者在使用數字新元進行轉賬時能夠指定條件,比如有效期和商店類型。舉例來說,今年新加坡金融科技節活動中,淡馬錫、金融公司和Grab公司合作進行測試,向部分與會者發放作為商業用數字代金券。參與測試的與會者們可以通過他們自選的錢包應用程序來使用這些代金券,在參與測試的活動夥伴商家處購物。

這種意向貨幣既可以採用零售央行數字貨幣,也可以採用穩定幣或者通證化銀行存款。這意味著,這三種形式的可編程貨幣都能通過胡姬花項目進行用例測試,並有機會找到未來進入實際應用的切入點。

實際上,金管局目前對它們的具體態度分別是,對央行數字貨幣進行測試,通過健全監管措施來促進穩定幣發展,以及允許通證化銀行存款。

同時,新加坡金管局也沒有完全禁止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相關交易,只是對其運作設下了嚴格的限制,尤其針對的是散戶投資。金管局近期公開諮詢文件中提出的也只是,它將要求加密貨幣服務提供商確保其商業行為適當且風險披露充分。

記者了解到,新加坡三家衍生品交易所之一的亞太交易所在今年7月就獲準推出了比特幣永久期貨合約。這也是新加坡首個獲得金管局批準的比特幣永久期貨產品。在此之前,該交易所在5月已經推出了比特幣月度期貨合約。這兩種產品都不接受新加坡的散戶投資者,但對投資機構仍具有較大的吸引力。

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金融系助理教授Ben Charoenwong告訴記者,亞太交易所的比特幣永續期貨合約與類似芝商所比特幣期貨的合約在槓桿、到期日等方面有所不同,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比特幣永續期貨作為押注比特幣價格的工具更為有效。

他同時表示,金管局限制散戶購買APEX交易所的比特幣合約,但允許機構投資者入場,這是出于保護散戶投資者利益的適當做法。因為當比特幣走強時,散戶投資者會抱怨監管機構不許他們使用槓桿;而當比特幣下跌時,使用槓桿的散戶卻有可能會失去畢生積蓄,這時他們就會抱怨監管不到位。因此,無論監管機構做什麼,散戶投資者都可能不高興。

推進資產通證化業務

相比處于監管風口浪尖上的可編程貨幣,通證化資產在新加坡的發展更加成熟、穩定,前景也更顯廣闊。孟文能此前表示,對金融資產、實物資產和無形資產等的通證化可以促進交易的有效性,增強普惠金融,並釋放經濟價值,這才是「具有巨大潛力的真正創新」。

Charoenwong也同意資產通證化可以促進交易。但他補充說,為了讓通證化產生真正的經濟效益,需要有一個明確的交易激勵機制。這是因為,雖然通證化可以更有效地轉移資產所有權,並允許投資者擁有更小份額的實物資產,從而增強金融普惠,但從事這種交易的平台和指定的做市商必鬚髮揮重要作用,讓通證交易具有足夠的流動性。

不過,金管局目前對通證化資產業務的政策重心似乎還沒有放到流動性方面。事實上,目前這方面業務在新加坡正處于蓬勃發展階段,新的通證化產品、新入場的平台和企業層出不窮。以新加坡數字證券交易所為例,這個平台成立于2017年,但現在已經是行業內的一家老資格企業了。據記者了解,ADDX推出的業務過去多與私募股權基金的通證化有關。其背後的業務邏輯是,私募股權基金的投資門檻相對較高,很多個人投資者很難從中受益。ADDX可以通過通證化,將私募股權基金的最低投資金額降低到1萬美元,也就是降低了投資私募股權基金的門檻,從而向更多投資者開放私募市場機會。不過,近期ADDX卻推出了一個新的、實物性質的奢侈品資產通證化項目——通證化來自勃艮第地區頂級酒莊法國葡萄酒的投資組合。這是ADDX繼私人股權基金、風險投資、對沖基金以及商業票據和債券通證化後,推出的首個奢侈品資產通證化項目。據記者了解,該項目一經推出就被全額認購,投資者中有不少是葡萄酒鑑賞家。

在本屆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中,記者註意到一家新加坡金管局「監管沙盒」中的資產通證化企業DigiFT也在展區亮相。這家新加坡公司在以太坊公共鏈上提供去中心化金融解決方案。資產所有者可以在其平台上使用基于區塊鏈的證券型通證進行融資,而投資者則可以通過自動做市商機制在交易中獲得持續流動性。這家公司表示,到2030年,資產通證化市場預計將占到全球GDP的10%。僅非流動性資產的通證化價值就有望達到16萬億美元。

資產通證化大規模應用所面臨的挑戰除了Charoenwong所擔心的數字資產二級交易市場流動性有限以外,還有缺乏符合監管規定的解決方案,以及投資者保護不足。而後兩點正是新加坡金管局近期的政策關注焦點。

事實上,資產通證化允許高價值的金融和實體經濟資產在點對點的基礎上通過互聯網進行分割和交換,允許資產在不需要中介的情況下安全無縫地交易。它可以實現去中心化金融(DeFi),讓借貸和交易活動通過智能合約自主執行,從而提高金融服務的效率和可訪問性。不過,去中心化金融的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因此可能存在重大風險。

今年5月,金管局推出了一個守護者項目(),通過與金融機構合作,探索去中心化金融的應用潛力,並設法控制風險。日前,守護者項目的第一個行業試點項目完成了第一筆實時交易,也就是星展銀行、摩根大通和SBI數字資產控股針對由通證化的新加坡政府證券債券、日本政府債券、日元和新元組成的流動性池(liquidity pools)進行了外彙和政府債券交易。這筆交易的完成意味著,通證化資產的跨幣種交易能夠在直接參與者之間進行即時交易、清算和結算,這就能夠節省掉清算和結算中介帶來的成本。

目前,在守護者項目下,新加坡金管局還在推動更多金融機構參與新的行業試點,已經公佈的兩個試點分別是渣打銀行牽頭的探索發行與貿易融資資產相關通證的項目,以及匯豐銀行和大華銀行參與的財富管理產品通證化項目。

中資金融機構在新加坡發展勢頭良好,規模較大。更為難得的是,一些中資機構經常會把自身在金融科技領域的創新產品拿到新加坡市場,與各國同業競爭,並取得好成績。在今年的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上,中國工商銀行新加坡分行就憑藉「工行區塊鏈賦能創新服務」方案,獲得了全球金融科技獎新加坡金融機構分類第三名的獎項。Charoenwong表示,新加坡是國際金融樞紐,投資者在這裡更容易進入資產通證化市場。中資金融機構有能力、也有動力,在新加坡金融科技的發展中,搶在資產通證化等產品進入成熟期前,抓住市場機遇,搶占先機。

友站推薦,「 」服務 「 」找安貸,「 」安全快速沒煩惱 「 」首選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