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大陸正在分裂,新的海洋正在孕育而生,第八大洲或將形成?

大家還記得魏格納的 大陸漂移說嗎?想必看到這里大家腦海中就會浮現出這樣的畫面——一塊完整的陸地漂浮在一望無際的海洋上,陸地開始四分五裂,分裂的陸地漸行漸遠,七大洲八大洋漸漸形成......

這個場景大家應該都不陌生,這就是魏格納提出的大陸漂移說的核心。這個學說在當時是不被人們接受的,但隨著現代科技的發達,人們才一步步證實了這個學說的合理性。人們認可了現在我們腳下踩的大陸分布是靠運動分裂而來的。那大家有沒有想過, 我們腳下所踩的這塊大陸現在也在時刻運動呢

經過長年的監測與研究,科學家發現, 地球上的大陸不僅時刻在運動,還有分裂的趨勢分裂開的大陸間將形成一片新的海洋,屆時第八大洲或將形成

那是哪塊陸地正在分裂,又孕育成哪片海洋呢?在這個過程中真的能形成新的大洲嗎?這一切是如何而來的呢?接下來便來一探究竟!

認識這個問題,還要從板塊的運動出發。為了解釋大陸漂移學說,法國地質學家勒皮雄與麥肯齊、摩根等人提出了 板塊構造論。該理論認為,整個地球主要可以分為六大板塊,這六大板塊分別是亞歐板塊、非洲板塊、美洲板塊、太平洋板塊、印度洋板塊與南極洲板塊,各個板塊是在不斷運動變化的。在這六大板塊之外,還存著至少二十個小板塊,如阿拉伯板塊、科克斯板塊及菲律賓海板塊等。

這些板塊正在以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速率隨機運動著。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道稱,科學家們使用雷達監測對非洲大陸進行監控以后發現, 阿拉伯板塊正在以每年大約1英寸的速度遠離非洲,非洲板塊每年也可以移動0.2-0.5英寸

同時,科學家稱「 我們目前已經可以看到海洋地殼開始形成,因為它在成分和密度上明顯不同于大陸地殼」。這為非洲大陸的分裂與海洋的形成提供了實質性的證據。

其實,阿拉伯板塊原先就是屬于非洲板塊的。因為紅海和亞丁灣裂谷型洋盆在其間生成,阿拉伯板塊從非洲板塊裂離,成為一個獨立的板塊。到今天,阿拉伯板塊依然十分活躍地運動著,并離非洲大陸越來越遠。

事實上,不僅是阿拉伯板塊在運動。非洲埃塞俄比亞北部有一個 阿爾法洼地,阿爾法洼地四周每個板塊的邊界都在以不同的速度分離,阿拉伯板塊只是其中之一。

阿爾法洼地位于三個構造板塊的三重交界處,這三個板塊分別是 阿拉伯板塊、索馬里板塊和非洲板塊。它是世界上地質最活躍的地區之一,也是地球上最熱的地方之一

這里有非常活躍的火山活動。在阿爾法地區的地表下,地底滾動的巖漿活躍了12座火山,以及熱氣騰騰的溫泉、沸騰的熔巖湖。

若說阿爾法洼地是怎麼來的,也離不開地殼的運動。因為板塊的斷裂與沉降,非洲與亞洲分開,形成阿爾法洼地。阿爾法洼地不斷沉降,降至低于海平面一百多米,原來的大量海水在干旱、酷熱的環境下不斷蒸發,留下了厚厚的鹽層。這也使鹽成為當地最具特色與價值的產物,養活了不知多少代阿爾法人。

其實早在2005年,科學家們就開始確信阿爾法洼地四周的三個板塊一直處于分裂狀態。

2005年的9月,阿爾法洼地發生了一次強烈的地震。 在地底下幾英里處,巨量巖漿在兩大板塊的交界處涌出,將地殼撕開一個裂口,地表被撬得四分五裂。在地表,在綿延40英里的沙漠中,打開了幾百個裂縫和地陷,將幾百只羊和駱駝吞噬了進去。這是迄今為止該地區最大的火山爆發事件。

火山爆發后僅僅幾天的時間,阿爾法地區就出現了一條56公里長、8米寬的裂縫。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沙漠地面更是驚現數百個裂縫,地面塌陷達100米。

阿爾法洼地發生的大爆炸事件可謂是自然奇觀了。也正是這次事件,使人們更加確信,這里的這些板塊即將分離,孕育出一片新的海洋,形成一個新的大洲。只不過都是時間問題罷了。

目前,由于板塊的不斷運動、阿爾法洼地的持續擴大,地球表面正在形成新的洋殼,也預示著一片新的海洋的形成。或許很多年后,這片海與紅海、印度洋相連,非洲之角將從此脫離非洲大陸。

這就是地球大陸分裂后,最有可能孕育出的海洋。

當大陸完全分裂,新的海洋孕育而生之際,第八大洲或許將形成。這個新的大洲從非洲脫離出來,將會改變未來全球陸地與海洋的分布。到時候,地理教科書恐怕就要改寫了。

值得慶幸的是,科技技術的發展使人們對這些地理現象的認識更加容易。海洋地球物理學家、美國加州大學圣巴巴拉分校名譽教授肯·麥克唐納說,近年來, 全球定位系統(GPS)技術的發展與進步使這一領域的研究得到了史無前例的突破。利用這一技術,科學家能夠精確測量地面是如何隨時間移動的。

未來,隨著技術的突破與精進,GPS對運動速率變化的捕捉越來越靈敏。當獲得的測量數據足夠多、足夠精時,人們對地球運動狀況的預測也會越來越準確。

但是,有時只依靠技術的探測,又是遠遠不夠的。想要更全面更直觀地了解阿爾法洼地的地理特征與自然狀況,實地考察是少不了的。科學家們曾多次嘗試前往這個被稱為「 但丁的地獄」的地方,但是很多次被那里的持續高溫勸回。

美國杜蘭大學的地球物理學家辛西婭·埃賓杰曾在阿爾法洼地頂著酷暑進行過多次實地研究活動。她表示, 這里白天的溫度足足有54.4℃,即使到了晚上,最低溫度也有35℃

因此,要想克服這一層的困難,科學家們估計還要想想辦法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