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全球所有觀眾,甚至中國觀眾都會為韓國的DK遺憾?

「 Gen.G 3 : 2 DK 」

2022年10月22日,在紐約市麥迪遜花園廣場 Hulu 劇院,隨著Gen.G的AD選手Ruler使用盧錫安滑步拿下四殺,這場世界賽上的「LCK內戰」落下了帷幕。

Gen.G 挺進4強,而DK徹底結束了自己在英雄聯盟S12世界賽的旅程。

電子競技從來都是這樣,贏下比賽的人贏下所有,贏下鮮花、贏下歡呼、贏下聚光燈,而失敗的一方通常會落寞的離場,在采訪之后和如火如荼的比賽脫鉤,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

但這一次,DK不是。

他們與 Gen.G 的這場比賽被譽為近年來對抗性最強的Bo5之一。這場對局并沒有被簡單消化為「誰贏了,誰輸了」,而是被當作至今為止最值得一看的對局,陳列在列表之中。

上一場類似的對局要追溯到2016年,S6世界總決賽4強賽 ROX 對戰 SKT 。

外媒統計的DK與Gen.G比賽觀看人數

DK輸掉了這場比賽,有人卻稱呼它為4強之外最厲害的一支隊伍,敬佩之心溢于言表。

DK輸掉了這場比賽,有人惋惜LOL的S賽沒有Dota的TI那樣,有一個敗者組可以用來回寰的余地,沒有一個可以讓DK重新回歸的戰場。

DK輸掉了這場比賽,有人卻還在高喊DK選手的名字,給他戴上「能者」的標簽。

DK輸掉了比賽,但是更多的人想看DK贏下去,有人說: 「如果必須是LCK奪冠的話,那我希望這個隊伍是DK。」

「 Gen.G 2 : 2 DK 」

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想到,DK能將比賽推進到這一步。

這場比賽已經進行到了第五把,賽場上放出了那首經典的《Silver Scrapes》,這是LOL的一個傳統,在BO5(五局三勝制)打到最后一把時就會放出這首已經用了十年的經典BGM。

就在剛剛,DK 通過己方打野Canyon窒息的節奏獲得了第4小場的勝利,將比賽從絕境拖入了一場沒有退路,宛如西部牛仔拼槍的BO1中。

面對著至關重要的一場對局,Gen.G 選擇用手頭盡可能多的資源去針對Canyon,在搶下優先級較高的英雄之后,先后Ban掉了4個可以被當作「核心」的打野英雄,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減輕己方打野的壓力。

而DK的打野Canyon則是在選人階段,則是拿下了這個世界賽上選取率只有1%,而勝率為0%的英雄「凱隱」。

這是一場沒有退路的對局。

Gen.G 對 DK嚴防死守,想利用視野優勢來防止Canyon入侵小花生(id:Peanut) 的野區。

但他們沒有防到。

Canyon 利用英雄的機制,完美地繞開了 Gen.G 所有的防御性視野,在小花生發現之前搶走了他的兩片野區。

這種入侵極具個人主義色彩,讓人印象深刻,可這種入侵并不能左右比賽的勝負,DK 還是在 Gen 的節奏中逐漸落入下風,甚至被逼入絕境。

還是Canyon,他一個人從 Gen.G 的手中搶下兩條小龍,并在一場關鍵的團戰中,同時擊飛了對方3人,給到極限控制的同時,保住了己方翻盤的希望。

還是Canyon,他和上單突入人群,在4人的圍剿下搶到了至關重要的「小龍」,為后續團戰的勝利埋下了可能。

還是Canyon,在對方拿下大龍準備撤退時,他一個人利用技能,躲掉了所有致命的控制,1個人拖住了5個人,給DK爭取到了一波絕命團的機會。

DK沒能打贏這場團戰。

「 Gen.G 2 : 0 DK 」

Gen.G 已經連續贏下了這場八強淘汰賽的前兩把,已經將自己的老對手DK再一次逼到了懸崖的邊沿。

再進一步,他們的「驕傲的」天才中單Chovy就可以擺脫自己「八強補刀家」的身份,到達自己從未抵達的高度,繼續向著冠軍邁進。

而對于DK來說,他們沒有退路。如果再輸一把,那他們將被淘汰,結束自己S12的賽程,回到韓國老家,就著泡菜與火鍋,看自己的同鄉繼續在美國征戰。

這場對局,DK 的 AD選手 deokdam 拿下了自己職業生涯中有過最多高光表現的厄斐琉斯,而面對 Chovy 選出的「沙皇」,DK 的中單 Showmaker 鎖下了「斯維因」, 一個并不好打沙皇的英雄。

當前版本被認為,斯維因遜色于沙皇,這個英雄技能的輻射范圍沒有沙皇廣,而傷害也沒有沙皇高,不過這個英雄可以為隊伍提供足夠的控制,可以為自己的AD選手爭取到更多輸出的機會。

比賽進行到9分50秒。Showmaker靈活地扭掉Chovy的關鍵技能,利用Chovy的激進、深入, 完成了對這位天才中單的對位單殺。

比賽進行到17分,此時DK已經手捏5000的經濟領先,在中路持續推進的過程中,Showmaker奇跡般用技能,在極限距離控制住敵方3人, 將 Gen.G 翻盤的可能捏碎,將DK的優勢,徹底轉化為了勝勢。

在這一刻,全場所有人都在呼喊著 Showmaker 的名字,呼喊著這位 DK 的傳奇中單。

解說管澤元看著自己主隊 Gen.G 的基地水晶爆炸,套用了一句從「Fate系列·魔法少女伊莉雅」中衍生的一句台詞,感嘆這位傳奇的選手:

「 Showmaker 向眾神祈禱,回應他的只有兩年前的自己!」

「 EDG 3 : 2 DK 」

S11全球總決賽,在冰島雷克雅未克,EDG捧起了他們建隊8年才爭取到的召喚師獎杯,在他們歡呼雀躍時, DK作為失敗的一方,已經收拾好了各自的外設,回到了休息室中,準備接下來的敗者組采訪。

Showmaker 在采訪中的一些玩笑話被媒體截取放出,有意思的是,這些沒有前后的支離破碎反倒顯得更加吸睛,而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

不少人聯系了之前和SKT比賽結束后的「怒瞪」,得出一些屬于自己的結論,這是衛冕冠軍輸不起的心態,各種嘲諷和批評聞訊而來。

「被曲解也是電競選手的宿命」。在這之后,隨著之后采訪全文內容的放出,現場更多拍攝內容的放出。

國內外的觀眾知曉了「怒瞪」是賽事攝影想要獲得的節目效果,而「甩鍋」只是 DK 選手之間一個普通的玩笑。 那是他們上單選手Khan的最后一戰。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是這次采訪片段的流出、發酵讓很多本不關注LCK隊伍的人看到了這一期史上最歡樂的敗者組采訪。

在這次采訪上,Showmaker 聊到了 S11 的失利,承認冠軍EDG的準備得更加充分,并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失敗:

「失敗總是貫穿人生始終,這就是人生。」

在這次采訪上,Canyon聊到先后擊敗他的兩位打野選手,RNG 的 Wei 與 EDG 的 Jiejie。

他一邊笑,一邊調侃自己曾在春季賽采訪中就有結交這兩位中國打野選手的想法,然后,果不其然先后被兩位選手擊敗。

「承認失敗,夸贊對手」對于所有參與競技項目的選手來說,或許都可以算是一件美德。至少這樣,你的所作所為被外人看起來會顯得「拿得起,放得下」,非常討喜。

正因如此,在這次采訪后,DK又一次圈粉不少人,不少喜愛電競的觀眾開始更加關注 DK 的這幾位選手。

他們發現 Khan 的加入讓 DK 這支隊伍煥發了新的活力,S11的 DK 給觀眾輕松、快樂的氛圍,而在對手眼中又是強大的象征。

不過這些印象,在輾轉進入國內之后,留下更多的可能是喜聞樂見的直播效果。地理的隔離讓很多人逐漸忽略掉了為什麼只要有 DK 參加的對局,通常都會采訪DK的隊員。

這是件好事,正是因為這個,國內更多關心比賽的人,才能在看 DK 表演節目效果時,笑得更大聲一點。

「 DWG 3 : 1 SN 」

我想真正讓DWG出名的應該是S10全球總決賽。或許這一年對于DK來說應該算是「沒有多少懸念」的一年。

在聯賽中,他們以16-2的戰績領跑LCK積分榜,直接晉級LCK季后賽最后一輪,然后在總決賽中沒有任何意外地給予DRX戰隊一個3:0。

而到了國際賽場上,相比較同賽區激烈廝殺的LPL,DWG則是又一次輕取 DRX之后,擊敗 G2,報了2019年的八強賽之仇,同時進入決賽。

這是DWG第二次來時世界總決賽的舞台,是他們五個人第一次走到最后一場世界賽決賽,在比賽之前的錄制對話的環節中,打了3年比賽,剛剛20歲的 Showmaker 說出了一段讓無數職業選手永生難忘的一段話:

那一年的決賽 是 SSG 對 SKT

最終比分3-0

當時我看見Faker頹坐在椅子上 泣不成聲

這個畫面我永生難忘

那一刻我在想 如果我能成為職業選手 我一定要贏下所有

如今獎杯就在眼前 我必須考慮這會不會是我此生僅有的機會

我相信LCK能有過去的霸主地位 Faker功不可沒

重鑄LCK的榮光 我輩義不容辭

在這之后,在2021年,MSI季中邀請賽,DK 與 RNG相遇之前,RNG的中單選手 Xiaohu 錄下了這樣的一段話:

希望后輩們明白,踏上職業賽場那一刻起, 你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冠軍。

在那之前,在2016年,Faker在「球星看台」上發表了一篇名為《不死者》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Faker親筆寫到:

如果在未來,有孩子想要成長為下一個Faker—— 我一定會做到最好,成為榜樣。

即使是S11之前的EDG,背著「年年八強」的內戰名號,也會在一次又一次的采訪中說道:

EDG 建隊以來的目標一直都是冠軍。

一年又一年,有些隊伍成為了冠軍,有些隊伍帶著粉絲的希望離開舞台。

不是職業選手的人說不明白到底什麼是「職業選手」的職業態度,但我想,至少它不應該是「四強就算成功」。

「 Gen.G 3 : 2 DK 」

在被 Gen.G 淘汰之后,DK 的隊員去看了第二天 DRX 對陣 EDG 的比賽,DRX 里有曾經他們的老隊友「原神哥(id:BeryL)」。

那是他們 DWG 最初一代的隊友。

DWG不是購買了LCK資格,背后有強大靠山的隊伍。 他是一支從底層網咖聯賽,一步一步爬到LCK的年輕隊伍。

在網咖聯賽的那段時間,一家名為「Ong」的連鎖網咖,同意借給他們十台電腦用作比賽訓練。

不僅訓練在網咖,DWG(當時還沒有被冠名) 的選手的吃喝也是由教練負責,教練會每天親自為選手準備午餐與晚餐,甚至教練的父母也會時不時來幫忙。

這些辛酸的往事,都如過眼云煙飄散不見,只留在當時幾位建隊基石的心底身處。

回到八強賽的最后一場,Showmaker坐在觀眾席上,看到 EDG 在落后1W經濟,面臨偷家,卻因為水晶復活而柳暗花明地翻盤時,他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看到 DRX 和他們一樣被逼入絕境,他們又有點緊張。看到最后 DRX 成功讓二追三,他們又變得興奮起來。

作為英雄聯盟的職業選手,他們同樣會因為看到精彩的對局而欣喜,作為韓國賽區的職業選手,DK 全員都支持著那些從LCK中走出的隊伍, 作為 DWG 的初代成員,他們看著台上與隊友相擁的 BeryL ,真誠地希望他走到最后。

為什麼沒有人恨 DWG ?明明他在2020年擊敗了來自LPL的蘇寧,在中國上海為LCK取得了一座冠軍獎杯。

因為 DWG 靠的是自己的實力,從網咖聯賽向上,歷經3年,靠著自己的實力捧杯。他在賽前予以蘇寧尊重,在賽后予以蘇寧掌聲。

為什麼所有人都在為 DK 遺憾?

因為 DK 在比賽陷入絕境時表現出了自己非凡的韌性; 因為 Canyon 帶有個人色彩的精湛發揮; 因為 Showmaker 為了團隊犧牲自己依然可以完美表現; 因為 DK 的隊員在場下對其賽區的粉絲表示感謝與尊敬; 因為 DK 的隊員有著讓人咀嚼,品味了4年的職業態度。

因為 DK 可能是在 LCK 職業化,最后一絲從泥潭中閃出的火光。

但是 DK 沒能贏下那一場團戰,止步8強。

10月26日,DK的官推發布推文:全員安全回到了韓國。

DK 的 S12 結束了。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