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活佛」王興夫:十年騙兩億,欺負100多個女弟子,他下場如何

在普通人眼中,「活佛」是普度眾生,為大家帶來心靈的清凈。可總有心懷惡念的人利用他人的信仰來滿足自己惡心的私欲。

去年2月,一個作惡長達十年的「活佛」被捕,當事跡被揭露后,讓許多網友都感到震驚。

這個所謂的「活佛」名叫王興夫,將自己打造成「洛桑丹真活佛」來四處招攬信徒,十年間不僅累計騙財高達2億,更是打著「雙修」的旗號欺騙自己的女信徒。

許多家庭因為他的欺騙支離破碎,妻離子散。甚至有些人自己家人都養不活,還要將血汗錢供奉給他。

以「正義」之名,行茍且之事。

可讓人不解的是,藏傳活佛有著一套嚴格的程序,王興夫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詐騙犯,是如何將自己包裝成「活佛」的?

一個明顯漏洞百出的騙局,又為何會有如此多的人上當?

二十多年前,王興夫還是個在山東濟南監獄上班的公職人員,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另一層身份,「氣功大師」。

當然,他并不是真的會氣功,只是平時自己因為愛好,看了幾本地攤上的書籍,漸漸地他自我感覺良好,看過這麼多書,能擔當得起大師。

于是他便開始逢人就說自己會氣功,有時還會教別人兩招。

90年代,國內有不少招搖撞騙的人打著「氣功大師」的幌子去斂財,王興夫也是其中一員。

他所教的那兩招就是最普通不過的拉伸動作,不懂的人照著做一段時間自然會感覺通體舒暢,可要說有多麼神奇的功效根本不可能。

王興夫原本還覺得監獄的鐵飯碗是個好差事,可當看見其他「氣功大師」的斂財能力后,他開始動搖了。

他開始模仿那些騙子的招式,四處忽悠人,沒想到還真讓他收到了幾個徒弟。

一到晚上,數著手里一摞摞的「學費」,王興夫高興的睡不著,此時的他根本無心上班,恨不得天天給徒弟們上課好收更多的學費。

王興夫曠工不上班,單位也試圖找過他,可王興夫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偶爾來上一次班也是渾渾噩噩,渾水摸魚。

1997年,王興夫再一次長期曠工,單位忍無可忍,直接開除了他的公職。

然而丟失工作對于王興夫而言根本不算什麼,這時的他已經成了人們眼中的「氣功大師」,門下徒弟已經頗具規模,每天收的學費比上班一個月還要多。

因此他毫不在意公職的丟失,甚至還長舒一口氣,覺得自己終于可以專心搞「事業」了。

但這種騙人的把戲玩不了多久, 2000年國家開始嚴打這些招搖撞騙的「氣功組織」,王興夫眼看著其他人被抓,嚇的連忙脫身。

只是王興夫舍不得放棄這種賺錢模式,沒有了「氣功」的幌子,他開始另謀出路。

此時一種特殊的職業被他看中,「活佛」。

無論是「氣功大師」還是「活佛」,都需要信徒,相比之下,「活佛」要比「氣功大師」的影響力要大多了。

只是想要成為「活佛」,需要漫長的沉淀和歷史傳承,王興夫對此是一竅不通,于是他再次走上了一條歪路,來到了四川甘孜州。

甘孜州一直被稱作是「川西的象征」,也是自古以來的佛教圣地。

可就是這麼一個佛門清凈之地,卻在2007年4月的一天來了一個心術不正之人。

王興夫一直在尋找成為僧人的方法,只要能成為僧人,或許自己就有機會擁有「活佛」的身份。

只是佛門皆是清修之地,一番交談下許多寺廟的僧人都看出王興夫不是個正經人,不愿意接受他。

就當王興夫快絕望的時候,一個僧人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

我們寺院雖然收徒,但也不是什麼人都收,我看你心不誠,與佛無緣,你還是回去吧。

王興夫見對方拒絕后轉身要走,連忙拉住他的手,放上一個厚厚的信封。

大師,我可是一片誠心向佛,這是我孝敬佛的,等我以后成了活佛,我還會孝敬你更多。

僧人魯絨捏了捏手里信封的厚度,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不錯,你現在有佛緣了,和我進來吧。

一包金錢,玷污了這佛門凈土,毫無疑問,魯絨便是佛門的一個敗類。

魯絨帶著王興夫見了自己的師父,并極力推薦。

而進入佛門不過是王興夫計劃中的第一步,之后的每一步,都被他算計在內。

魯絨是當地的民管會主任,在他的幫助下,王興夫得到了兩個假的藏族身份證。

藏傳佛教「洛桑丹真」就是其中一個。

有了僧人的身份,王興夫就開始與魯絨合計,如何將自己的身份進行包裝,要成為人人敬仰的「活佛」。

「活佛」在當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魯絨沒有這麼大的膽,王興夫就勸說他:「你放心,我不會在這里就留,只要有了活佛身份我就離開,到時候該給你的好處也不會少。」

在王興夫的利誘下,他最終還是成為了罪惡背后的推手。

為了讓大家感受到王興夫的影響力,魯絨和師兄弟商量好,每次王興夫來寺里都要以最高規格來迎接。

久而久之,在許多香客眼中,王興夫幾乎與「活佛」無異。

2008年,王興夫在魯絨的安排下,進行了「坐床」儀式,也就是成為「活佛」的儀式。

為了增加自己身份的可信度,王興夫是無所不用其極, 他讓徒弟用PS幫他P了個頭上發光,坐在蓮花上的圖片,還私自刻錄了自己「坐床」儀式的光盤用來傳播給自己的信徒。

為了能更進一步地包裝自己,他還讓魯絨操作,使自己當上了民管會副主任。

到了這一步,王興夫才算滿意自己的成果,他和之前說的一樣,離開了四川,回到山東濟南的老家,將自己的房子打造成了一個「活佛」的家,滿墻貼的都是佛教用品。

他開始先后在各地廣收信徒,并要求弟子們給他上交「供養」。

為了能多騙錢,他還整了一個造假文物的賣法。

把成本三百多的陶罐賣出上萬的價格,對外宣揚這是自己「加持」過的物品,能帶來好運。

就連他自己的照片都要賣十元一張。

不僅如此,他還對弟子們進行一遍遍地洗腦:「我是福澤的化身,你們供養我就是供養自己,你們給我多少供養,將來就會化作多少福澤回報給你們。」

同時他還表示自己要廣修寺廟,弟子們的捐贈都是對佛的敬仰。然而事實上,這些錢財都進到了他自己的腰包里。

表面上王興夫是個不愛錢財,只為弘揚佛法的「活佛」,每天住在一個只有幾十平米的小屋里。

其實在高檔小區里,王興夫早就購置了一套一千多平的大別墅,內部裝修十分奢侈豪華,隨便一個保險箱里就有幾十萬的現金,每一張都是新鈔票。

同時他為了感謝魯絨對他的幫助,先后給他打過去了近四千萬,而直到王興夫被捕時,據統計這些年他已經詐騙斂財兩億的金額。

可他的惡劣事跡遠遠不止于此。

為了能給弟子們洗腦,王興夫讓每個人「皈依」時跪下發誓,誓言一個比一個毒。

眼看著弟子們對自己越來越信奉,王興夫開始按耐不住自己的獸心,將魔爪伸向了那些女弟子。

他向弟子們宣傳所謂的「歡喜佛」、「身加持」,借此對女弟子們動手動腳,甚至將一些女弟子帶到酒店。

佛教中的智慧被他完全的曲解,只剩下邪惡。

有的女孩感覺他這樣的行為不對,想要反抗。王興夫就當眾大聲呵斥她:「你們的身體早就充滿了污穢,還說什麼男女有別,你們以為上師稀罕看你們嗎?」

如此污言穢語被他說得大義凌然,那些女弟子也架不住眾人的勸說,稀里糊涂便交出了肉體。

漸漸地,王興夫甚至都不用假裝道貌岸然,直接強硬的表達:「 你們就是我的法器,我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就連一些有家庭,和丈夫吵架的女弟子他也不放過。

這十年間,先后被他騙色的女弟子多達上百人,有不少都因為這件事家庭破碎。

好在,善惡終有報,那些人害怕自己所發的「毒誓」,不敢反抗,但總有人能揭露他丑惡的面具。

2016年,一位女弟子因和丈夫吵架,想要找王興夫開導思想,沒想到王興夫竟然以講法為由將她騙到高檔酒店,隨后用各種話術哄得這名女子發生關系。

之后,這位女弟子越想越不對勁,鼓起勇氣報了警。

2017年,王興夫被抓后,魯絨以及一些其他參與詐騙的人員都落入法網,在經過調查后,這樁駭人聽聞的案件背后真相才水落石出。

去年年初, 王興夫被判有期徒刑25年,魯絨被判6年,其他涉案人員也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王興夫作惡多端,這二十年來將自己包裝成「活佛」,到最后自己都差點信以為真。

在被警方抓獲時,他一邊抽著自己的耳光,一邊求警方對他寬大處理,希望能給他一個機會。

可假的就是假的,于社會,他違反了法律,于宗教,他褻瀆了信仰。

人們信奉宗教,不過是心有愿望,想要尋找寄托。但利用這份愿望行惡魔之事的人,等待他的一定沒有好果子。

如今,社會上依舊存在這種招搖撞騙的人,有人賣假藥,有人打著道士的旗號賣符咒,即便手法十分拙劣,可依舊有人上當。

再此提醒廣大網友,信仰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向往,絕不是用金錢能代替的。如果佛在乎人間的金銀,那他還配叫佛嗎?如果神仙需要人來奉獻自己換取所謂的「福澤」,那這樣的神仙還值得跪拜嗎?

真正的宗教傳播的是善良,行的是正義之為,絕不會伸手向教徒索要錢財,更不會向弟子動手動腳。

而真正的福報,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得來的,絕不是花錢買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