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張雨生31歲交通事故離世,母親守墓度余生,女友「癡守10年」后才另嫁:有情有義的好女人!

張雨生在澎湖出生,父親原想以「澎生」紀念他的出生地,但少雨的澎湖,卻在那時下起了連日大雨,極為罕見,也令人難忘,于是父親正式為他取名「雨生」,紀念這難忘的時刻。

張雨生9歲時隨家人遷往台中定居,少年時的他不算淘氣,卻很少愿意花時間在學校的課本,反而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了聽音樂、打籃球、游泳和自己喜歡的課外書上,后來還開始嘗試寫作,他的興趣很廣,但在很多家長看來是不務正業的。

不過張雨生的父母卻是比較開明的,他們并沒對兒子的生活進行太多的干涉,不過成長旅途中,我們都有過自己的叛逆,也會偶爾做些出格的事,惹得父母膽戰心驚,而張雨生也不例外。

張雨生做過最叛逆的一件事,那是在國中一年級,一天早上6點,當母親來叫他起床時,卻發現已是人去樓空,只有桌子上被留下一張紙條,寫著「媽媽我要去打天下,不成功不回家」,少年一腔熱血,我們也有著自己的英雄夢,去闖出一番天地,衣錦還鄉。

不管他的初心如何,在父母看來就是離家出走,一個半大的孩子,萬一出點什麼事,他們夫妻兩還怎麼活,于是立馬報警,和從梨山趕回來的父親把周邊翻了個底朝天,卻依舊沒能找到張雨生,說不著急上火是假的。

所幸,張雨生在下午十分返回來取學生證時,被父母碰了正著,看著回來的兒子,父母不由松了一空氣,他們沒有像很多家長一樣,上來就是劈頭蓋臉一通罵,一頓 揍,反而一如過往,先帶他去吃飯,他是處在一個叛逆的年紀,卻已懂得反思。

從此張雨生開始乖乖讀書,再不用家里人為他操心,也為弟弟妹妹樹立了良好的榜樣,19歲時,他順利考入台灣政治大學,那時的他已停留很多西洋歌曲,也因為喜歡彈吉他,自己寫了很多歌,生活平靜而溫馨,可是意外卻悄然而至。

張雨生20歲那年,父親組織全家人外出旅游,而住校的張雨生因與朋友有約便沒能成行,電話的那頭是父親的叮囑,是妹妹的思念,溫馨而和諧,可是怎料這一通電話卻成了他和妹妹張玉仙的永別!

妹妹跟著家人,開心的在梨山附近的山澗游玩,卻因踩到石頭,不小心滑倒滾落水中,被沖了很遠,父母瘋了一般去營救,然而不幸還是發生了,送去醫院的張玉仙終因搶救不及時離世,年僅15歲。

張玉仙的離世是父母心中無法彌補的疼痛,也是張雨生不能觸碰的傷口,如果他更在妹妹身旁是否悲劇就不會發生?妹妹的離世是他心中無法釋懷的悲痛!

他總要為妹妹做點什麼,不是嗎?妹妹愛唱歌,比他更具有天賦,變聲之前,他的嗓音低沉,還一度被妹妹嘲笑難聽,直到變聲之后他的嗓音才變得高昂清亮,妹妹的夢想就是成為歌星,而他在家人面前卻很少唱歌,一直于父母都不曾發現他的音樂天賦。

為了妹妹,他打算幫她實現她的音樂夢,大一年僅20歲的他小試牛刀,參加「木船民歌比賽」自彈自唱,一直闖入決賽并取得優勝,這也使張雨生開始對歌唱產生興趣,讓他更加堅定的要為妹妹完成心愿。

大二時,21歲的他加入吉他社,與同學組建「Thunder Spot(雷擊點)」樂團,漸漸在校園中聲名鵲起,大三時,還以一首描述退役軍人生活的歌曲《他們》,奪得了學校創作歌謠比賽第一名。

22歲時,張雨生參加第一屆台灣熱門音樂大賽,獲得團體組冠軍以及最佳主唱獎,并被唱片制作人翁孝良的發掘,加盟翁孝良的「銘聲傳播公司」,張雨生從此開啟了自己的音樂事業。

出專輯、寫歌、獲獎,張雨生的人生被填充的滿滿當當的,至今依舊被吟唱的《我的未來不是夢》、《大海》、《最愛的人傷我最深》、《口是心非》、《我期待》等,都是張雨生的歌曲,他還為郭富城的《我愛你》創作了詞曲,為蘇芮的《我如何能夠》作曲,為王天佑的《分不清》作詞等。

盡管日子在一天天流逝,但他對妹妹的思念卻沒有隨著時間而淡去,在他推出的第五張專輯《一天到晚游泳的魚》中就收錄了他為妹妹創作的歌曲《妹妹晚安》,他對妹妹的思念躍然紙上,那一聲聲的呼喚讓人不由淚目,有你陪伴的日子,我的人生才更圓滿。

此外,《大海》也是張雨生為妹妹創作的,冰冷的水無情的吞沒了妹妹年青的生命,讓他的一生充滿哀愁,可是面對無情的大海,他卻無能為力,無盡的思念遠方的你是否能聽得見,而我對你的愛和思念從不曾有絲毫消散……

如果沒有妹妹張玉仙,張雨生不一定會站在舞台上,為我們盡情高歌,他在台灣被譽為「音樂魔術師」,事業如日中天,在歌壇上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他短暫的一生卻產量頗高,連寫帶唱的歌曲,竟高達479首,這是一個令很多歌手望塵莫及的數字。

同時他也是張惠妹的伯樂,張惠妹的大哥、恩師和引路人,如果沒有他或許也沒有今日的張惠妹。

可惜天妒英才,張雨生的人生在他31歲時卻戛然而止,1997年10月20日凌晨2時40分許,張雨生獨自駕車回家,卻在「紅樹林保齡球館」前發生嚴重交通事故,盡管經過緊急救援,在交通事故發生25分鐘后張雨生就被送到了醫院積極搶救。

可是由于受傷嚴重,在經過24天與死神的搶救,張雨生最終還是撒手人寰了,最為悲痛的就是他的父母,2次經歷白髮人送黑發人的悲痛,而父親估計兒子那晚會回家,還特意下樓去挪了挪車。

父親曾想打電話問問兒子什麼時候出發,但出于多方面的考慮,最終沒有去撥通這個電話,這也就成了老父親一生的遺憾,如果他給兒子打個電話,吩咐他路上注意安全,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可是人生沒有如果,也從不買后悔藥。

先后失去兩個孩子的老兩口,悲痛欲絕,在把張雨生和張玉仙合葬在梨山,墓園取名「雨生園」后,老兩口就變得沉默寡言,總沉浸在往事中不能自拔,他們思念兒女,思念他們曾經在一起時的歡聲笑語,于是便從此住在梨山,守護著這一雙兒女。

在2011年時,張雨生的父親也因胃癌去世,與一雙兒女葬在一起,而孤獨的母親,仍堅守在梨園,在思念、孤獨、痛苦中勉強度日,人生最悲涼的便是生離死別……

此外,還有一個人也痛不欲生,那就是與張雨生相識五年的女友黃慧玲,張雨生去世后,黃惠玲沒有賣掉張雨生在淡水買的別墅,而是自己咬著牙還完了貸款,而直至張雨生去世10年后,黃惠玲才步入婚姻的殿堂。

盡管張雨生如今已離去20年,但我們并沒有將他忘懷,在他離世20周年時,他的《天天想你》在第二十八屆金曲獎頒獎現場響徹天際,他被追頒特別貢獻獎,這是我們對他的思念和肯定,愿他在天堂與妹妹相逢,一同快樂的歌唱,再沒有哀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