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過冬:市值一年蒸發超1.4萬億美元,頭部機構接連暴雷

2022年,加密行業面臨寒冬,加密貨幣市場總價值大量縮水,降逾1.45萬億美元,期間多家加密公司接連倒塌,引發市場連鎖效應。

加密貨幣總市值降逾1.45萬億美元

根據數據,加密貨幣總市值(Total Cryptocurrency Market Cap)從2022年1月1日凌晨22502.55億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7986.88億美元,下降14515.67億美元,降幅達64.5%。

加密貨幣總市值2022年走勢圖。圖片來自CoinMarketCap

此外,比特幣(Bitcoin)、以太坊(Ethereum)等2022年價格表現與整體加密貨幣市場趨勢類似:比特幣價格從2022年1月1日上午8時46311.74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16547.91美元,降幅為64.3%;以太坊價格從2022年1月1日上午8時3683.05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1196.71美元,降幅為67.5%。

「比特幣等加密資產已經高度金融化,因此價格大機率擺脫不了周期性規律。」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執行主任于佳寧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分析稱, 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資產,其牛熊週期大致為4年一循環,目前正處于減半週期的中期,進入回調週期不可避免。

于佳寧認為, 加密市場這一輪深度調整主要與全球金融市場密切相關。當下市場還處于美聯儲加息階段的探底行情中,今年以來美聯儲在貨幣政策管理上始終處于鷹派,堅定要將通脹回歸到2%的目標。全球金融市場均遭受嚴峻挑戰,納斯達克指數一度創下2020年7月以來收盤新低、標普500指數也曾較1月份高點跌超27.5%,加密市場也不能逃脫資金面的緊張。

一位加密貨幣觀察人士也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加密市場2021年經歷了一次較大的牛市,加密資產的估值整體較高。其次,2022年美元大幅加息,風險資產均出現了較大的跌幅。 加密市場作為新興市場,目前還處于基礎建設和探索時期,還沒有明確的估值方式,所以受到市場情緒的影響比較大,波動率也就更大。 」

市場方面,于佳寧指出,隨著價格的逐步降低,部分機構用戶已進入止損階段。對于部分機構來說,一旦其投資標的到達止損線,就必須清算出場,因此這些在牛市助推比特幣價格上漲的資金,在熊市也是加速下跌的因素。

于佳寧還提及,加密企業和DeFi(去中心化金融)項目的連環暴雷,以及其牽扯的機構大規模連環清算,致使出現踩踏式拋售。

多家加密機構接連暴雷

去年,加密貨幣市場動盪伴隨多家加密公司接連破產。

2022年5月,號稱「幣圈茅台」的LUNA幣項目崩盤。同年7月,幣圈對沖基金三箭資本(Three Arrows Capital)、加密借貸平台Celsius Network與Voyager Digital等接連申請破產;幣圈交易平台AEX(安銀)交易所暫停平台相關服務,並配合警方調查。

圖片來自Rafael Henrique/SOPA Images

接近2022年年末,頭部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加密對沖基金Alameda Research等的破產與FTX創始人薩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被美國指控詐騙、洗錢等八項刑事罪名,使加密貨幣市場寒冬更是「雪上加霜」,引發幣圈地震。加密貨幣借貸平台BlockFi隨之申請破產,其破產程序財務顧問Mark Renzi表示,連續兩次對沖基金倒閉、FTX對其救援以及更廣泛的市場不確定性共同迫使BlockFi破產。他指出,與Voyager Digital、Celsius Network的破產申請類似,加密對沖基金三箭資本的崩盤加速了加密貨幣市場動盪,使得BlockFi面臨流動性危機。

于佳寧認為,這些機構在本次行情中出現危機, 本質上是其對于加密資產的理解不夠,以及對系統風險的把控不足,甚至還出現平台挪用用戶資金最終形成無法挽回的局面。「許多機構在經歷前期牛市後,對于整體金融市場和加密市場過于樂觀,快速下跌的市場,以及DeFi的過度抵押和循環借貸使得這些機構被深度套牢,甚至出現抵押資產清算危機。對于行業而言,無疑是最深刻的一次警示。在危機中淘汰這類機構或許也是一種對行業亂象的清洗。」

于佳寧指出,從2022年幾大機構暴雷案例來看,這個市場仍存在諸多問題。例如, 中心化平台的財務匯報及披露、客戶資產管理的透明度仍有待完善和合規化管理,風投機構存在過多高槓桿操作,DeFi 項目的運作機制還需要行業更深入地研究探索等等,儘管這些都是影響加密行業內部小周期運轉的因素,但仍對加密行業的負責任創新和可持續發展帶來了諸多限制。

上述加密貨幣觀察人士將2022年加密機構暴雷事件歸為兩類: 一類是去中心化鏈上的算法風險,比如LUNA;另一類是中心化機構資產不透明的風險,比如三箭資本和FTX。「前者的風險在于算法設計上有明顯的弱點,容易被攻擊;後者的風險是把傳統金融機構的模式搬到去中心化市場上,且又缺乏傳統金融市場的監管,放大了中心化的風險。兩者共性就是人性的貪婪,在加密市場這樣缺乏監管的領域裡,無論是算法漏洞、還是資產管理人挪用用戶資產的貪欲都會被無限放大。這勢必讓加密市場參與者希望監管介入或用其他方式實現一個更透明公平的市場。」

除了前述負面的暴雷事件,還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9月以太坊正式合併,以太坊主網從工作量證明(PoW)過渡到權益證明(PoS),標誌著大規模顯卡挖礦時代的結束。

2023年加密行業或將面臨更嚴監管

加密市場的劇烈動盪與多家機構接連崩盤引發各地監管機構的注意。

11月,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要穩慎推進虛擬資產行業在香港發展。「我們既要充分利用創新技術帶來的潛力,也要小心防范當中可能造成的波動和潛在風險,更要避免這些風險和影響傳導到實體經濟。」

圖片來自陳茂波「司長隨筆」

同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就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崩盤後有關問題做出聲明,並強調「即使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在新加坡獲得了許可證,目前對其監管也只是為了解決洗錢風險,而非為了保護投資者。這與大多數司法管轄區目前採取的做法類似。」

12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下屬部門公司財務部表示,美國公司應向投資者披露對加密資產市場的風險敞口,以及近期加密市場動盪對其業務的影響。

上述加密貨幣觀察人士表示, 過去一年,加密行業的監管仍處于探索期。「關鍵在于監管層目前暫時沒有對加密資產定性。 在加密資產定性之前,各國很難拿出一套系統化,全面化的監管方案。定性了以後,才會全面套用相應市場的監管方式。未來隨著加密市場的影響越來越大,趨勢上一定會加強監管。」

于佳寧指出, 各國對牌照的申請要求不一致,部分國家和地區要求合格,對平台運營中出現的各個環節都有詳細要求,有些地區則相對寬鬆。因此一旦加密機構出現問題,導致投資者受到損失,由于海外的交易平台運營主體難以確定,以及觸及到管轄障礙等難題,對交易平台的處置相對困難,投資者保護無法真正實行。

于佳寧認為, 各國監管收緊對加密資產的監管力度,保護本國投資者的資產安全以及防范金融風險極為必要。各國監管部門可能會著重于以下幾個方面:1、明確加密資產的法律地位,金融監管部門以及政府的監管標準與監管職責;2、借鑒加密資產的國際監管思路,建立與完善加密資產監管的法律法規;3、制定加密資產行業標準,完善諸如加密資產交易平台、加密資產基金等相關公司的準入和退出機制;防范打擊洗錢、恐怖融資和逃稅等違法犯罪行為,維護金融穩定等。

如何防范加密行業風險溢出

2022年,不少傳統金融機構紛紛探索佈局加密產業:2022年4月,德國銀行業巨頭德國商業銀行申請加密資產牌照,成為首個申請加密資產牌照的德國大型銀行;2022年10月,新加坡星展銀行(DBS)宣布推出自主加密資產交易功能。

與此同時,加密行業對傳統金融行業潛在的溢出風險引人擔憂。

11月22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官網發布《評估加密貨幣波動溢出至傳統金融資產的情況:資產支持穩定幣(asset-backed stablecoin)的角色》研究報告(下稱《報告》)。《報告》聚焦全球最大的資產支持穩定幣Tether, 揭示了加密資產所承擔的風險可能溢出到傳統金融體系,並對金融穩定構成潛在威脅。

當地時間1月3日,美聯儲、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與貨幣監理署(OCC)在美聯儲官網發布加密資產對銀行構成風險的聯合聲明,並強調 與加密資產有關的風險不能轉移到銀行系統。

美聯儲等多家監管機構發布聯合聲明。圖片來自美聯儲官網

于佳寧表示,隨著以華爾街資金為代表的機構參與者進入加密行業,加密行業與傳統金融行業的關聯已經越發緊密。

上述加密貨幣觀察人士認為,加密行業在結算確權和透明性上有著獨特優勢,並且這種優勢特別適合金融行業,所以加密行業與傳統金融行業大趨勢上會越來越緊密。但中間的路途是曲折的,會有很多突發事件,比如FTX暴雷事件讓很多投資該公司的傳統金融機構損失慘重,影響了傳統金融的信心。

于佳寧認為, 銀行業面臨的加密風險更多來自洗錢和詐騙犯罪。相對于傳統洗錢犯罪,利用加密資產進行洗錢犯罪更不易被發現和追蹤。對于執法機構和銀行而言,監測和追蹤犯罪資金流動情況、去向較傳統洗錢犯罪更為困難, 難點在于加密資產洗錢犯罪中匿名、去中心化、全球流通等特性。

友站推薦,「 」服務 「 」找安貸,「 」安全快速沒煩惱 「 」首選 「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