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2聊比賽丨解說米勒:五花八門與萬劍歸宗

聊天的時候,米勒的女兒多多會時不時「亂入」一下。每當女兒出現,你就會聽到這個三十多歲漢子一下子變得溫柔百倍的聲音。

作為解說,米勒已經陪伴全球總決賽走過許多年。2015年歐洲的滑鐵盧;2017年的鳥巢;2018年的首冠……每一次全球總決賽不僅僅是全世界選手們夢想中的戰場,也是所有解說們夢想中的舞台。

今年,S12全球總決賽在美國舉辦,米勒和其他解說在遠程完成解說工作。但僅僅是在流里聽到現場觀眾的呼聲,就重新讓他燃起了屬于全球總決賽的,獨有的興奮感。

開賽至今,小組賽第一輪已經結束,LPL賽區的隊伍也在賽場上各自書寫了不同的故事。接下來的賽程仍然很長,在這個時間點,我們與米勒聊聊比賽。我們聊到了讓我們驚艷的隊伍和選手,正統和偏門的陣容、打法,還有出乎意料的比賽結果。

所聊到的一切,都發生在小組賽開賽之后的短短四天里。

一、

Q:小組賽前,賽程上會不會有讓你特別興奮的地方?

米勒:小組賽開始之前,AB兩組的對決會讓我比較興奮和期待,相對而言,當時感覺CD兩組勢均力敵的對抗不多。

然后打著打著發現,C組還挺激烈。D組的RNG屬于是異軍突起,第一輪直接把GENG給干了。

我在接下來的小組賽第二輪也會解說到AC兩組的出線戰,感覺這兩組都挺焦灼,很有機會打加賽,可能到最后一兩場才能決出出線名額的樣子。

Q:畢竟賽程的設計是,就算是你第一輪全勝,第二輪還是有可能去打加賽,甚至出不了線。

米勒:咱們賽區算是有一些第二輪傳統的……因為第二輪是一天打完,你需要在五六個小時里打完三場比賽,有的隊會出現調整不過來的情況,或者說第一場被打懵了,后面兩場就直接心態崩盤甚至操作變形的情況。

所以第二輪還真的是蠻關鍵,有些歐美隊伍打瘋了,第一輪0-3,第二輪給你打個3-0,也還是有機會的。

 

二、

Q:小組賽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伙兒的主流玩法都有啥?

米勒:一個就是圍繞劍魔這個點在上半區的拆解。我自己之前做視訊,也提到了RNG在上半區的拆解做的特別好,他們是有勇氣把劍魔這個點放出來的,拿賈克斯+男槍做個交換,然后再讓中野互補,去打上半區的攻防。當時我入圍賽看完就狂練劍魔,因為還想打解說杯來著,感覺這個英雄太猛了。當時的想法也是說,小組賽哪個隊伍能夠把劍魔這個點處理好,就能在第一階段占得一些先機。

還有一種Meta,我覺得很有代表性的就是以貓咪為核心搭建的一套陣容,比較看重下路的發揮。

Q:之前采訪里也問了小虎,他說他們各種體系其實都有在練,也在找最適合自己隊伍的打法。

米勒:他們感覺就是找到了一種平衡。其實RNG的英雄池還是有一些問題的,比如小虎的阿卡麗、塞拉斯,包括小明的貓咪也不是他常用的選擇,但是就是因為RNG在上半區處理的很好,所以他們是能夠掩蓋自己在中下英雄池上的不足的。之后能不能延續現在的表現的,還要看他們接下來進一步的開發。

至于打雙C的隊伍,其實EDG是個比較典型的——他們就是給你整個酒桶,整個奧恩對吧。其實一些歐洲隊伍,FNC,RGE這樣的也都是打雙C的,上路也都是大樹、奧恩。

Q:別說,這兩個歐洲隊伍還真靠這套東西贏了比賽。

米勒:對的,所以這兩種打法現在也不能做強弱的比較, 我覺得可能就像小虎說的,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這畢竟才是小組賽第一輪,等到淘汰賽的時候,可能又會進入一個全新的版本變遷。每年都是這樣。

Q:其實第一輪看完之后,我特別想跳出來聊聊的就是NA,北美賽區。其實現場的北美觀眾還是挺給力的,NA一直輸,他們還能一直high。但是到了第一輪最后一天100T輸給RNG之后,說真的,他們也有點high不動了。被干沉默了都。

米勒:常規賽的比賽強度、訓練量的下降,再加上沒有新人……其實我覺得今年NA的希望在EG,因為他們雙C,jojopyun和Danny都挺年輕的,今年年中MSI上我看到他們,其實當時是看到了一些機會和希望,這兩個人很年輕,也很有天賦。可惜到了全球總決賽Danny因為心理問題沒來。雖然入圍賽里EG打了MAD一個3-0,讓北美的觀眾high了一波,但是最后我們也看到了,拎到小組賽的舞台,實力差距還是很大。

而且關于北美賽區,目前你看不到這樣一個拐點,總是覺得還會更差。這個可能也是會讓北美觀眾們比較心寒的。

Q:經過第一輪的比賽,北美的幾支隊伍給你留下了什麼印象?

米勒:其實是完全沒有印象——實力差的有點離譜了。不管是對線的細節,還是轉線期的運營,更別談中后期的團戰決策了,和其他三個賽區不是一個級別的。真的讓我感覺他們很難贏一場。

 

三、

Q:那還是聊聊相對有競爭力的三個賽區吧。其實關于今年EU在全球總決賽上的表現,有一個人讓我特別深刻——Humanoid,目前他和沙皇處于連體的狀態,用了三場,贏了兩場。

米勒:我對他的中單實力一直是比較認可的,他屬于那種基本功很扎實的、玩傳統法師極其出色的歐洲法王,沙皇、維克托、瑞茲、發條這樣的英雄他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而且這個版本也很適合他這種玩法,如果陣容需要保雙C的話,他和Upset一人整一個后期大核,然后上單就選工具人,Hylissang哪怕搞一搞也無所謂,最后靠雙C來兜底。

Q:今年FNC小組賽最亮眼的一場,毫無疑問的是和T1的比賽。那一場他們用了「盧娜」,我的第一感覺是,歐洲的盧娜效果也這麼好?可能是我們自己賽區已經有頂中頂的「盧娜」了吧。

米勒:那把我想起來了,T1有一波Oner的問題,他前期下路三四級搞了一波,讓對面「盧娜」起飛了,接著Upset直接給Gumayusi瘋狂上嘴臉。還有一點是,我感覺那一把T1確實有點不把FNC當人,Oner包括Gumayusi的一些站位和選擇給了「盧娜」舞台——我覺得Hylissang的娜美沒有那麼極限,但是Upset的盧錫安還是可以的,是一個合格的盧錫安使用者。

那一場比賽結束,我覺得某些隊伍很可能已經蠢蠢欲動了——好像「盧娜」現在也能玩,對吧。對于我們賽區,感覺FNC的這一場還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Q:這個話題挺有意思,其實大概在小組賽第三天的賽場上,我就已經見到一些賽區之間互相「抄作業」的行為了。

米勒:對,抄是得抄的,畢竟全球總決賽上不管什麼隊伍,贏下來的比賽都有參考價值。包括EDG第二天打C9的時候,就完全復制了上一場FNC打T1的上中野——劍魔、波比、沙皇。我一看,你這個效果好,我就會拿來用。這也是全球總決賽的特點,比的就是學習和進步的能力對吧——美化一下,美化一下,不說抄作業。你在全球總決賽上沒進步,沒新東西,遲早會被人研究透。這比賽一整個月,總不能一直玩一套東西。

Q:所以說,全球總決賽的版本答案其實是所有參賽隊伍互相內卷,卷出來的。

米勒:嗯。但是卷的同時呢,你也得有一個看家的東西,一個別人學不走,或者就算學走了也沒那味兒的東西,一些小絕活、小心思。比如去年EDG的男槍,其他隊伍也在玩,但是玩的好像就是差點意思,你別看就差那麼一點,可能最終就決定整個BO5的勝負了對吧。

拷貝別人很重要,但還是得有自己的東西。

Q:除了FNC, G2呢?G2給我的印象集中在薩勒芬妮這個英雄上。他們三場里拿了兩場。

米勒:歐洲玩薩勒芬妮是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理解的,這個讓我想到了有一屆全球總決賽上他們很喜歡玩的蓋倫琴女,這種打法下他們會主打上野,會出大概兩個戰士,或者一些帶突進的英雄。這種玩法,感覺如果讓下路拿薩勒芬妮的話我覺得很理智,但是如果給Caps拿的話就沒那味兒了。

不過Caps的那一場主要還是很多中單都被ban了,有點沒辦法選的薩勒芬妮,但是最后也看到了,效果并不好。

Q:但第二場G2打JDG的時候,他們下路薩勒芬妮加牛頭的組合就很有效果,游戲中期甚至有機會直接終結比賽。

米勒:有時候我們確實能見到這種情況,歐洲突然拿出來一個我們自己賽區一年都見不到一次的東西,結果你會錯誤地判斷這個陣容的強勢期,那把中期JDG接了兩波團之后發現還真的不行。

Q:當時我還和人開玩笑,我說一般的局是「有困難,找AD」,結果這把G2直接沒有AD。

米勒:嗯,他下路就充當肉盾和奶,只要混住就行,然后看上中野。不過那一場有一個問題是Caps,他的前期是玩的很好的,和打野Jankos做了很多事,中野節奏也特別好,自己也特別肥,但是到了后期團戰沒有太多的聲音,被輪子媽平A幾下直接人沒了。JDG這個陣容在輪子媽四件套之后,就開始慢慢攔不住了。

不過,如果他們再打好一點,很可能在中期就把JDG按死了。

Q:最后聊聊歐洲目前的全勝隊伍——RGE吧,他們的大樹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米勒:他們確實挺強的。不過,我覺得能贏TES和DRX還是因為這兩個隊伍打的有點差,我真的沒有感覺RGE有碾壓中韓的實力。和TES的那場比賽,TES上單的表現確實有點夸張,包括我今天還在看RGE上路的采訪,他說自己沒想到對面會選納爾。

還有就是RGE隊伍的特點是下野厲害,他們是靠下野的發揮拿下歐洲冠軍的。下路Comp這個人非常穩,中后期的Carry能力也很強。然后他們打野Malrang有點厲害,歐洲夏決時候的皇子有點絕活,在和TES的比賽里,他盲僧的節奏也是拉滿的。最后就是中單Larssen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壓。他們是這樣的體系。

但是我覺得TES到了第二輪如果能夠針對一下,或者說熟悉對手之后,我沒有覺得RGE能夠在這個小組里一枝獨秀。

 

四、

Q:接下來聊聊不管是我們還是韓國觀眾可能都比較關注的中韓對決。第一天的兩場,T1先勝了EDG一成。

米勒:T1和EDG那一場的話,我覺得可能還是頭一次,大家沒太搞清楚T1的打法。那一場EDG的陣容上,上路的奧恩不管是選擇還是對線期的處理,我覺得都不是很好,直接被劍姬拉開了比較大的差距。下路雖然拿到了卡莉斯塔,但又沒有完全壓制對手貓咪+輪子媽的組合。

可能還是第一天覺得貓咪沒有那麼強,選擇放了出來。

貓咪這個英雄,中韓玩的確實是比歐美要厲害,他們也基本不玩。你看那些歐洲解說,也會說亞洲隊伍的貓咪是他們的克星。

Q:然后第二把,RNG可以說非常驚喜的,滴水不漏的贏下了GENG。

米勒:上面也說了,RNG他們拆劍魔拆的確實很不錯,其實那場Doran的劍魔打的很不錯了吧?被抓了一波之后,補刀還是能壓制呼吸哥——這個英雄的強度就擺在這兒。而且那一場我覺得中單Chovy的走位有點裝,有些走位確實給了機會,雖然他后面采訪也說自己必須要壓線。

主要是RNG在那一場的節奏太完美了,他們每一步都在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那場比賽你真的不能說GENG打的有多差,可能前面稍微給RNG了一些機會,但是后面他們打的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完全地被RNG壓制住了。

這場比賽我覺得對RNG是挺有意義的,它應該會讓RNG確立一個信心,就是我按照我的打法,按照我的節奏,我是能贏任何隊伍的。我覺得這一點挺關鍵。

Q:Lehends那天自己的招牌輔助煉金也沒有亮眼的發揮,有一波還把呼吸的武器背到了Ruler的臉上。

米勒:他自己打暈了。那一把下路兩個人都有點暈,Ruler也好,Lehends也好,對線打完之后各種迷路。

Q:接下來聊一場我認為過程非常精彩的中韓對抗,DK vs JDG。首先想問的是,S12賽場上的DK,總體給你留下了怎樣的印象?

米勒:算是沒有出乎意料吧,就是一個正常版本的、今年的DK——贏不贏主要看Nuguri和Canyon的發揮,中路和下路相對的波動性沒有那麼大。如果這支隊伍能走很遠的話,必然是Nuguri和Canyon的狀態夢回S10是吧。不過和JDG的那一場,Nuguri的鱷魚被369玩的明明白白。

然后就是Canyon。我覺得Canyon依然具備頂級打野的嗅覺,你看他和Kanavi對位的時候感覺好猛,和開了圖一樣,前期直接在野區抓到Kanavi。這個版本也有野核,而Canyon和Kanavi這兩兄弟的野核即使放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最好的。

Q:那一場比賽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中期兩邊的相互拉扯,包括Showmaker巖雀幾次大招的地形分割。

米勒:對,但是那一場比賽的陣容,我記得JDG陣容后期是比較難輸的,雖然中期被DK找了幾波機會,但是打到后期的話,我覺得JDG的陣容還是挺穩。

那一場比賽DK在中期確實發揮的很好,但是鱷魚這個英雄到了后期有點不配贏,而且那一局Nuguri的出裝有點奇怪,他出了渴血加血手,我以為他會出日炎加破敗,畢竟你是要去打奧恩的。那一場比賽JDG贏下來之后,我就覺得小組第一應該還是比較穩的。

Q:接下來的一場中韓對抗,我相信已經在互聯網上被許多人幾乎逐幀地復盤過了。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在賽前你會覺得DRX完全贏不了TES麼?

米勒:……其實我還真覺得完全贏不了。因為那個時候我并沒有覺得DRX很強,當時覺得TES在這個組肯定是亂殺的。

但其實TES的中野在這個版本下玩的不是特別舒服。他們倆的向性都不是最符合的,目前看來這個版本比較適合的是偏野核的玩法,然后中路選節奏型的英雄。那如果你玩不了,就選沙皇+節奏型的打野,這樣的話也能彌補傷害的不足。

但比賽中,他們玩沙皇這套體系好像也沒那個味道。結果那天好巧不巧又選了個德萊文,這種英雄就是選出來你前期就必須要硬幫的,結果5級沒幫,然后到6之后幫了一波直接炸了。

Q:不知道你注意沒注意一個細節,那一天的德萊文是秒鎖的,說實話我看到了之后很振奮,覺得今天TES很有自信,有備而來。

米勒:就是說,今天我就要玩德萊文。TES應該是想好的,你女警一出我直接選德萊文,就是用德萊文打。

Q:后來采訪Mark,他提到了那一場對局中的幾個失誤,包括前期他和AD的溝通失誤,以及那波大家回看了幾百遍的越塔。

米勒:那一場我覺得BeryL的布隆是處理的非常好的,那一波TES越塔時候他的大招、盾以及虛弱的使用。至于那一場的BP,確實第三手拿泰坦……我覺得他們可能設想對方女警會配一個拉克絲,我拿了泰坦你不敢拿軟輔。但到了最后,對面布隆亮出來的時候,我就感覺特別的難打了。

而且小組賽第一輪Tian也沒玩破敗王。我覺得第二輪是否可以找機會在前三手給Tian拿破敗王,先把自信找回來,幫隊伍建立點自信。

Q:本來已經輸了DRX,結果第二天又輸給了RGE。

米勒:那一場的話,TES失誤比較多,我認為那一場中期是可以贏的。包括他們自己采訪也說了,要減少失誤才去想其他的事情,那些溝通上的失誤,那些中期突然送一波的情況。

這把比賽還有一個問題是,我覺得TES上路的英雄可能得換一換,他們選出來的都不是這個版本特別好的英雄,納爾這些其實你會發現基本沒有幾個隊伍在玩。我在想他們第二輪有沒有可能上晴天,因為那一天的Wayward說實話給我感覺有點懵了。

Q:接下來聊聊LCK?第一個想聊的就是GENG,你怎麼評價他們小組賽第一輪的發揮?

米勒:說實話,你要是一年沒看比賽,你都很難相信這是LCK的一號種子。你可以看一下以前LCK的一號種子,什麼S10的DK這種,小組賽完全就是在亂殺。但今年的GENG就沒有那個感覺——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的實力不夠,還是說現在的版本和自己的狀態真的沒有摸的特別清楚。

不過說回來,你在賽區內的榮耀,一個賽季的表現僅僅是一個參考,一切都是以你在美國,在紐約,在當下的表現為準。別和我說你在自己的賽區無敵,我只看你全球總決賽的表現。目前看下來,GENG確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無敵或者強勢,至少在第一輪三場打完之后,我沒有感受到他們應該有的那種王者霸氣。

Q:放好幾年前,我們都有點不敢抬頭看LCK的一號種子,是吧。

米勒:氣質這個東西挺重要的。比如第一輪打完,我覺得JDG就有了某種氣質,給人感覺它打任何隊伍我都不會太擔心,哪怕打的很焦灼——我們知道,JDG在LPL就是打的很焦灼的隊伍,各種BO5拉滿。

反正現在看他們比賽我是最安心的。不知道LCK那邊的觀眾看GENG會不會有同樣的感覺。

 

五、

Q:本次S12小組賽從凌晨5點開打,解說們也要早起上班了。你在全球總決賽期間的工作節奏是怎樣的?

米勒:一開始還是有點不適應。

早上5點比賽,我大概凌晨1點就得從太倉出發,然后到上海一直解說到第二天的中午,感覺還是蠻累的。

但好處是,我們的流里面會有一些墨西哥或者紐約現場觀眾的聲音,這種感覺還是挺好的。雖然沒能到現場,沒有實感,但是能聽到一些觀眾的呼聲,收到來自現場的一些反饋,我覺得還是能感受到一些全球總決賽的氛圍的。

Q:哪怕是聽到耳機里那邊觀眾傳來的聲音,你都很有感覺。

米勒:對。我們線上賽解說的也蠻多了,俱樂部在自己基地里打比賽,確實沒有現場的氛圍感。全球總決賽的話,每次打完能夠現場采訪世界各地的選手,包括現場觀眾舉的牌子,歡呼聲,一切都把我拉回了過去的氛圍里。

前兩天看到歐美解說們站在那個有全球總決賽logo的護欄里面,大概在觀眾席的二三層的位置。其實還是蠻懷念那樣一個位置的,因為往年我們也是站在那里,在那樣一個小小的台子上解說,能夠和現場觀眾一起去欣賞、享受全球總決賽。

真的有點羨慕他們。希望以后還能有那樣的機會。

Q:如果我們拋開賽區,拋開我們的喜好,單純從玩家的角度去看這個比賽,你會覺得今年S12目前的比賽好看麼?

米勒:不錯。我能看到不同賽區理解之間的對抗,每個賽區各有各的理解,打起來也各有千秋。

其實每年小組賽都挺好看的,主要還是到了淘汰賽階段,當理解越來越統一了之后,在那樣的模式下比賽會不會有觀賞性。有些版本的淘汰賽,大家都打同一個模板,可能只是說拼熟練度怎麼樣,而不是說有特別明顯的風格上的對抗。

我想,大家還是喜歡看不同風格之間的對抗,你打雙C,我打上中野,你突出一個五花八門,我突出一個萬劍歸宗,這樣才會有意思,對吧。

Q:其實這一次的聊天讓我想起2018年我和你做的一次采訪,那一次在夏決之后,全球總決賽開打之前。當時你說了一句話我用作了標題,你說,LPL確實已經超越過去了。結果那一年,LPL就拿了第一個世界冠軍。

米勒:18年是這樣的。當時的情況確實有些勢不可擋,當時感覺特別自信。

不過現在我們也還是強的,目前看下來,還沒有一個對手會像2020年的DWG——當時看他們的比賽,就感覺這座大山挺難翻的,頗有點三英戰呂布的樣子。

但今年的話,沒有隊伍讓我有這種感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