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比尷尬!科學家追蹤了17年的外星信號,竟然來自地球上的微波爐

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帕克斯鎮北部,有一座1963年建設完成的天文台,名叫帕克斯(PARKES)射電望遠鏡天文台。

其主要任務是接收來自宇宙深空的無線電信號,除了解開宇宙奧秘外,也企圖接收到外星信號,在宇宙中找到人類的朋友。

當然帕克斯射電望遠鏡除了主職外,也經常抽身擔任一些副職,其中最著名的副職就是在1969年阿波羅11號登月期間,擔任起接收地月之間的通信任務,阿姆斯特朗的在登月后的直播,信號之所以暢通,就少不了它的功勞。

帕克斯天文台雖是1961年建設完成的,年代比較久遠,但是好在經常升級,設備更新,在1987年的時候,就曾進行過一次大的升級,把主射電望遠鏡的直徑由64米,擴展到70米,由南半球第二大射電望遠鏡,變成南半球最大的射電望遠鏡。

而它最近的一次升級,發生在2018年左右,經過升級的帕克斯主射電望遠鏡,靈敏度是1963年建成時候的10000倍。

接收到神秘信號

帕克斯天文台最出名的事情,除了1969年擔任阿波羅11號通信聯絡任務外,就是著名的「外星信號」事件。

1998年的某一天,帕克斯天文台射電望遠鏡,突然接收到一個異常強烈的無線脈沖信號,這個信號異常神秘,先是一陣高頻信號,接著在幾毫秒的時間里頻率迅速降低,然后就消失不見了。

當時駐守在天文台的科學家們,先是震驚,接著是茫然,因為這個信號太奇怪了,與所有觀測到的天文事件都不相符。

接著在場的科學家們又喜悅起來,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就是見證歷史的時刻,如果弄清楚這個信號來源,他們一定可以在科學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

研究神秘外星信號

在第一次接收到這個神秘信號后,科學家們就好像在黑暗的宇宙中,發現了一盞明燈,而這盞明燈有可能幫助人類解開宇宙的奧秘。

這讓平時比較冷清的帕克斯天文台,立馬上就熱鬧了起來,因為這個神秘的信號與現有的宇宙輻射模型有沖突,一旦解開這個神秘信號的秘密,天體物理學的根基將會被顛覆,而參與這其中的人,都會被濃墨重筆的書寫。

這份誘惑是很多科學家無法拒絕的,接著就是申請海量的資金,對這個神秘信號進行研究,有科研資金又有眾多科學家參與其中后,研究成果也非常顯著。

有科學家認為這個信號是閃電引起的,為此專門寫一篇論文發表,并未得到科學界的認可。

有的科學家認為這是中子星相撞,合并后向外輻射的電磁脈沖,為此又發表一篇學術論文,這還是沒法解釋這個信號的奇怪之處,只有接著研究

然后有科學家認為這個神秘信號是黑洞蒸發時,發出的脈沖信號,又是一篇論文,但是這還是無法解釋這個信號的蹊蹺之處。

有個天才科學家靈光一閃:在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后,無論剩下的有多麼難以置信,剩下的就是真相,所以這位科學家認為這個難以置信的信號,是外星信號,其目的是為了聯絡人類,為此又發表了一片論文。

追蹤外星神秘信號

那些年,為了這個神秘的信號,學術界成績斐然,發表了一大批論文。

但是對于這個神秘信號的來源,成因和原理一無所知,全部是猜測的理論,只因為這個信號太難追蹤了。

只是因為這個信號平均一年只出現兩三次,而且出現的時候沒有任何征兆和規律,它突然出現,又突然的消失,來無影去無蹤,為此科學家給這個信號取了一個神話中的怪獸名:佩里頓(perythons)

科學家追蹤這個縹緲的信號一直到2015年,從1998年開始,17年時間,總共接收到這個信號40多次。

在這17年的時間里,科學家追蹤這個信號也不是一無所獲,他們還是發現了一個規律,那就是這個信號只在白天出現,這也算不是規律的規律了。

在2015年1月份的時候,對帕克斯天文台又進行了一次升級,安裝了一個新的接收器來監控干擾,最終在信號出現的時候,監控到信號的頻段為2.4 GHz。

并且信號在射電望遠鏡5公里內,也就是說這個信號是在地球上,而不是在宇宙空間之中,科學家對這個信號頻率不要太熟悉了,這不就是微波爐的頻段嗎?

最終經過驗證,這個信號就是微波爐還沒到時間,被突然打開口自動關停,外泄的信號,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信號總是白天出現,突然變強后,又快速的消失。

這就無比尷尬了,研究17年,這是研究給寂寞啊!

最后還沒完,當發現這個神秘信號是微波爐發出的信號后,又有位之前沒趕上趟的科學家,因為這個發現,又寫了一篇論文發表在自然雜志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