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2聊比賽:余霜和她的第七次全球總決賽

時至今日,主持人余霜已是全球總決賽的常客、老友。

2016年,她剛剛進入《英雄聯盟》賽事領域,同年全球總決賽,她在美國跟完了全程。2017年,全球總決賽來到中國,余霜真正意義上出現在全世界觀眾的視野之中。隨著時間推移,她經歷了賽區內外的大小賽事,陪伴《英雄聯盟》的一切已經快滿七年。

如今,全球總決賽再一次回到北美,余霜第七次踏上趕赴賽場的旅程。在她眼中,在緊張激烈的晉級和淘汰之外,全球總決賽更像一次能讓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們重新聚在一起的聚會。

我們從去年在冰島舉辦的全球總決賽開始,一路聊到今年她采訪過的隊伍和選手們。采訪于小組賽第二輪結束后第一天的下午進行,那一天的紐約陽光正好,車水馬龍。全球總決賽上僅剩的八支隊伍也正在各自默默準備著向頂峰攀登。

一、

Q:現在的你,對去年全球總決賽的舉辦地冰島,還有怎樣的記憶?

余霜:其實去年全球總決賽前是很擔心的——擔心因為各種原因辦不了,或者遇到很多困難。

包括直到抵達了冰島,自己都還是有一些擔心,不知道現場是什麼情況,或者說整個世界賽期間會發生什麼。

Q:還記得當時現場是怎樣的麼?

余霜:去年的現場沒有觀眾,再加上冰島人本身就很少,我們住的酒店距離場館也很近,走路5分鐘左右,幾乎除了我們工作人員就沒有其他人了……渺無人煙的感覺。

場館是一個小體育場,有差不多20排觀眾座位,但是沒有人坐。決賽的時候,我坐在觀眾席看,打的很激烈的時候,我們LPL的工作人員都在那里瘋狂地大喊加油,有同事看到他們打的很好,都哭了。

當時我的感覺是,沒有觀眾的比賽,可能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

Q:我們的確有一段時間沒有過「現場」的感覺。

余霜:上一次有現場的感覺還是2020年的決賽,在上海。但那一年除了決賽之外,其他都是在演播室里進行的。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這兩年春決的時候,都有很多選手會跟我說,很可惜,沒有觀眾,如果有觀眾,他們會打的更high一點。第一次好像就是2020年春天,京東在綠棚子里奪冠的時候。當時他們打滔博,第五局Lvmao拿了巴德。奪冠之后,他們下來也都和我說沒有觀眾很可惜。

我也覺得,如果他們能夠在萬眾矚目下捧起獎杯,感覺應該又不一樣。

Q:剛才你對去年冰島的描述讓我想到,過去的全球總決賽是什麼樣子的?就是我在地圖上拿鉛筆戳一個洞,然后全世界所有的頂級選手、工作人員、觀眾和愛好者全部被吸進這個洞里,或者聚集在這個洞周圍。這個洞就變成了中心點,最后的冠軍在這個中心點捧起冠軍獎杯。但聽了你對去年冰島的描述,我的感覺是,還是有一個洞,還是有頂級的俱樂部和選手,但是也確實缺了點什麼。

余霜:其實也還是有咱們國內的、冰島的粉絲會來到場館。雖然兩支手差不多能數的過來,不過還是能喚起一些我對全球總決賽的感覺的。

而且還有一個不同點是,去年冰島從入圍賽到決賽都在同一個地方進行,包括2020年也是全部在上海,有點讓我忘記了過去那種在不同城市,不同地區舉辦的感覺——那種你來到全球總決賽,會在不同城市遇見不同的人,那種很不一樣的感覺。

所以我這一次來到全球總決賽之后,第一感覺是錯愕——已經記不得什麼時候有這種現場的人浪、一起倒計時、寫加油板,Coser,以及一些奇裝異服的粉絲。

小組賽這幾天在現場看比賽,甚至會覺得很像我們自己的主場,感覺有差不多一半都是華人,都是這里的留學生或是LPL的粉絲,走在場館里都能聽到很多中文。

Q:紐約確實有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其實我也看到了外國的LPL粉絲。

余霜:那天我就采訪了一個穿著RNG隊服的外國人,他說他花了30個小時來到這邊,說自己從S3開始就喜歡RNG,喜歡Uzi,喜歡Gala,他自己穿的還是Gala的隊服,還會用中文說一句,我很喜歡你們之類的話。

所以這一次來,對現場的粉絲我會格外的珍惜,只要看見他們,在防疫要求的標準下,合影這樣的要求,幾乎能滿足的我都會滿足。

 

二、

Q:還記得麼?2016年全球總決賽也在美國,當時你也跟了全程。

余霜:是為了做一個賽前的節目。

Q:其實那個時候和現在相比,你的人生發生了挺大變化。當時作為一個剛剛來到《英雄聯盟》領域不久的工作人員,你對全球總決賽的感覺是怎樣的?

余霜:覺得特別有意思,當時我和兩個女編導分頭去不同的地方采訪,去探索了紐約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譬如法拉盛的華人網咖。當時還去采訪了很多大學,有些大學有開設電競專業,還去上了一節他們的課。

Q:當時有做對選手的采訪麼?

余霜:有,當時我們也可以提采訪需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采訪廠長——那個時代LPL的一個代表。

Q:那一年我們的成績并不好,當時沒有一支LPL隊伍來到紐約(四強)。

余霜:對,芝加哥(八強)讓我很傷心,芝加哥之后就沒有我們的隊伍了。

Q:那是你第一次在做電競工作時感受到失落?

余霜:感覺到絕望——就是打不過。當時芝加哥那個劇院很小,沒有工作間,我們需要在外面的賬篷里工作,很冷,芝加哥風很大,輸了之后就更冷了。之后來到紐約的隊伍就是ROX Tigers、SKT、三星這些了。

Q:所以,當時來到紐約之后你就變成吃瓜群眾了。

余霜:對的,我就是來這里吃瓜的,看看人家打比賽,誰贏都可以。

Q:今年重新回到美國,回到紐約,這個地方會不會勾起你過去的一些回憶?

余霜:讓我想起了2016年的半決賽,ROX Tigers打SKT。當時的場館和現在的場館是同一個地方,就在正上方,很大,有掛在天上的大屏幕。那個時候的花生讓我印象很深。

Q:那一年算是他橫空出世的一年。

余霜:當時就覺得他很可愛,皮膚很好(笑)。后來也是因為他在LGD呆了一年,所以這一次再見到還是會有一些親切感。

 

三、

Q:紐約在小組賽開始之前有一段陰雨連綿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剛剛落地。有沒有一個時刻,會讓你覺得今年的全球總決賽正式開始了?

余霜:有。比賽前一天走出酒店去場館拍攝賽前節目的時候——之前幾天都在酒店,沒敢亂跑。

當時走在去場館的路上,看到時代廣場附近大大小小的大屏幕都在放全球總決賽的宣傳片,還有EDG的應援視訊,感覺他們這邊的大屏幕清晰度好高——很自豪的感覺。

Q:這種自豪感來自于?

余霜:我是全球總決賽的一份子,走在路上哪兒哪兒都是我們的東西,很有自己人的感覺。

Q:說說你的工作,這一次全球總決賽,你的具體工作是怎樣的?

余霜:我們在后台搭建的有背景板的小隔間里采訪。一共三個隔間,每一個賽區在一個格子里。我們會拿到一個名單,也會提報一些選手,然后按照賽區優先和舞台優先的原則,比如舞台上的采訪邀請了誰,我們選擇了同一個人,那會優先給到舞台。

總之,會有一個不確定性,就是你也不知道你最后會和哪位選手做采訪,所以每一次比賽快結束的時候,我在棚子里等的時候,如果當時的比賽很焦灼,不知道那一邊會贏,我的心情就會很復雜。

有點像是下班接孩子回家的感覺,你在里面,他從外面走進來,你會很緊張,因為你希望看到走進來的是你的孩子。

Q:在等待的時候,你能夠看到比賽進程,即時知道比賽結果麼?

余霜:可以,我們的棚子旁邊就是導播間,可以穿過門看到比賽情況——我們應該是能夠最早知道比賽結果的。而且我們那個地方也能聽到觀眾的歡呼聲,其實就在舞台的背后。

Q:我能夠理解一些你的心情。這一次,我看到你在采訪小Ming之前很開心地蹦跳,包括網上也會有人說你是「雜」。

余霜:我感覺不太一樣。可能在聯賽里你會有一支很喜歡的隊伍,可能相比于其他的隊伍你會更喜歡一些,但是每一次來到全球總決賽,無論是哪一支隊伍來,你都會覺得是一家人,這4支隊伍是高于一切的。

以及在全球總決賽上,你會和隊伍、選手更親近,變得更有「親人」的感覺——尤其是去年在冰島,當我們的隊伍失敗之后,我會覺得我要更去關心一下我們的選手。在國內不管是出去玩或者是點外賣,語言都是OK的,但是來了國外之后,如果能夠多幫他們一下,或者帶著他們去感受一下賽場外的東西,特別是在他們失利之后,那種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不管怎麼說,都是自家出來的隊伍,不管是誰你都希望能夠看到他有好成績。每個賽區都有主持人在后台,幾家歡喜幾家愁,有人笑也有人哭。

Q:這種情況其實你應該已經經歷很多了。

余霜:我經常安慰別人,也經常被別人安慰。比如在和LCK打的時候,如果我們贏了,LCK那邊的主持人會很難過,我也會安慰她,但其實因為你自己是勝利者,所以你去安慰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一種很難形容、很奇怪的感覺。

不過,其他賽區的主持人也都是能夠接受強者,或者勝利一方的人。

 

四、

Q:接下來聊聊你這一次在現場感受到的隊伍的樣子吧,先聊RNG。目前你做了Gala、Xiaohu和Ming的賽后采訪。

余霜:有點可惜,沒有全部采訪一遍。我很想采訪陳晨和Wei。不過機會確實不多,能采訪到誰有時候也不取決于你自己,因為舞台上會有要求。

當時小組賽第二輪的時候我想著沒事,還有一天可以采訪他們倆,特別是陳晨,第一次來全球總決賽,包括他從季后賽到現在也越打越好。結果沒有采訪到,覺得很可惜。我也不知道他們接下來的BO5能不能贏,想到這個就更難過了。

輸了的話就不會有采訪,就沒機會了。

Q:確實,小組賽最后一天他們在那種狀態下,給我的感覺已經很盡力了。不知道之后如果隊員們身體好一些了之后,能不能有更好的發揮。

余霜:我也不知道,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了。

他們幾個人相對和我是比較熟悉的,可能陳晨沒有那麼熟,但是他人也很好,賽后跟他聊天,也能有老朋友的感覺。包括Gala,大家都說他不笑——那個表情包嘛,但其實他也是會笑的,有時候其他隊友在溝通的時候,他就會在旁邊笑。

去年他們淘汰之后,我和他們一起去看極光,滿天都是綠色,那個時候感覺這支隊伍的凝聚力和氛圍真的很好。雖然淘汰了,大家還是一起在樓下玩一些小游戲,一起去吃飯,然后我們去冰島的湖邊看天鵝,有幾個隊員大冷天還穿拖鞋,一堆人走走停停。那個時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小白和我說,他很感謝Ming和Xiaohu,這兩個人給了隊伍里其他人很多心理疏導,不管是面對輿論也好,還是面對失敗也好。

所以其實我挺羨慕隊伍里的人能夠有這樣的「大哥」,會給你一些責罵,也會給你一些開導,帶著你去經歷很多事情。畢竟他們經歷太多了。

Q:是的。包括你看Ming,可能留給我們的印象都是嘻嘻哈哈的,但是其實啥也都經歷過。

余霜:是的。知世故而不世故,這種事情是很難得的。當你知道很多,洞悉很多的時候,你依舊能夠保持一份純真和熱情。那天他們贏了GENG,我們休息室就在他們隔壁,小Ming就直接推門進來說,阿姨我要走了,和我道別。

Q:和RNG一樣,EDG今年也再一次回到了全球總決賽的舞台,作為去年的世界冠軍,今年你會對他們有全新的認知麼?

余霜:EDG還是給我那種管理很好,很專業的感覺。Meiko是我很喜歡的選手,也認識很久了,每一次接受采訪的時候都很像隊長,隊伍的發言人,其實他私下里也很有趣。還有圣槍哥,在Snake的時候就認識他了,我覺得他也是那種什麼都經歷過的人,而且在隊伍里也是一個偏抗壓的位置。

Q:今年關于EDG,有讓你印象深刻的采訪麼?

余霜:一定是Meiko錘石的那一局。其實我是看到大家的評論和提示,才看到那個很久之前的句子:「大家好,我是Ray戰隊的輔助,我的名字是田野,我今年16歲,擅長的英雄是錘石和娜美。」當時就覺得,這麼多年了,居然還是這兩個英雄,還是Meiko,他還是玩的那麼厲害。采訪的時候他也說,自己錘石很久沒玩了,選出來隨便鉤鉤,很自信。

 

五、

Q:接下來聊聊京東。聊聊你的老鄉Yagao。

余霜:Yagao雖然看上去悶悶的,有點不善言辭,但其實他是個很仗義,很兄弟的人。

他家和我家就住在隔壁,一個樓盤的不同小區,開車只要幾分鐘——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售樓處的人有一次和我媽說,是不是有個誰誰誰住在這附近?全球總決賽之前他剛開了電競酒店,我就說,我去給你打廣告,就和管哥一起去了,結果發現做的還真的挺好,咋說呢,就是老鄉牛逼吧。

至于JDG整個隊伍,給我的感覺就是「蟄伏」,他們一直在很默默地努力,包括他們的粉絲量,應該也是三支隊伍里面相對沒那麼多的。

所以那天采訪膏子哥的時候,他說他也想和選手合照,但是沒有文化。我當時就很想對他說,我來!我來當你的翻譯,我是社牛,我去給你整,這樣的。

我是希望他可以證明自己,然后成為一個讓其他人都過來和他說中文,和他合照的人。

Q:其實你2020年全球總決賽的時候也采訪、陪伴過這支隊伍,這一次感覺會有不一樣麼?這一次是大家一起出去打比賽。

余霜:很親切,就是很親切的感覺。

其實京東的經理也算是我的老鄉和好朋友,還是比我大一屆的高中校友——緣分真的很奇妙對吧。我記得第一把的時候,Hope很緊張,京東的人在賽前也和我說,Hope從出道以來就沒怎麼打過有觀眾的比賽,所以一開始我很擔心他,擔心他會不適應,但是后面看他打的越來越穩,還有過終極Carry的時刻。

Q:369呢?今年你和他的采訪也讓人印象深刻。

余霜:他其實一直都是采訪鬼才,很搞笑。那天他打的很好嘛,走過來的時候屁顛屁顛的,說的話也很有意思。他真的性格很好,能感覺到是受到了很多鼓勵,被教練帶的很好的那種。其實Kanavi也很有意思,他有點隊伍里的大哥哥的意思,類似于「我C你們穩住」這樣的。

不管怎樣,今年看到這支隊伍打好,我還是很開心的。因為他們是一號種子,本身壓力就大,再加上他們粉絲沒有那麼多,如果打不好的話,質疑你的人就會更多。

Q:最后我們聊一聊已經離開賽場的TES。尤其是你和Mark的采訪。那一場采訪很打動我,因為它很非常規——一般你采訪的都是贏完比賽的選手,但是那一場結束是他們雖然贏了,但仍然要離開全球總決賽的舞台。

余霜:當時采訪前,我的心情很復雜,一直在想我應該怎樣去做好這個采訪。

其實當時只是想問問他,在這種高壓的情況下,隊伍里面是誰讓他們放下所有的壓力,或者說讓他們轉變、穩定軍心的人是誰——因為他們后面兩場其實表現的相當好。以及很想知道他當下的感受,因為我相信他們肯定會說很多關于自己被淘汰了的感覺。總之,我希望這一次采訪就像聊聊天一樣,我不希望讓他有任何的思考和壓力。

說說吧,說出來就好了。

Q:但其實有時候這種感覺你擋不住。就像Mark在采訪到一半還是哽咽了一樣。

余霜:他來的時候眼睛已經是紅的了,當下我就覺得,我要少說一點,少問一點,要照顧他的情緒。和他溝通完問題之后,采訪的時候他的眼淚已經在眼眶邊上了,我看到之后就有點忍不住,我也有點想哭,但因為當時在直播,所以我只能把話筒抓的很緊,告訴自己在工作。

Q:你在通過攥那個話筒來防止流淚。

余霜:對的。最后畫面結束,一切切走之后,Mark就已經哭了。我抱了抱他,也忍不住了。我記得他當時和我說,我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擔心。然后就一邊哭一邊走了,我就開始在那邊狂哭,之后LEC的主持人就過來抱著我,安慰我。

Mark也是我覺得很好的輔助選手,他離開之后因為我要打解說杯嘛,他還在微信上和我說,如果你有關于輔助的問題想問,可以直接問他。其實基本每一個輔助選手的性格都是……一個人能夠選擇這個位置,和他自己的性格可能是有些關系的。

Q:那場采訪里,當Mark提到他可能要退役的時候我內心是很觸動的,因為我第一感覺就是,這很可能是一句他沒怎麼過腦子,直接就宣泄出來的一句話,那句話很能讓我感受到他和隊伍在被淘汰之后的那種絕望感。

余霜:聽到那句話的時候,我胸口就像被狠狠地錘了一下。

所以我后來才會跟他說,其實這個賽場上有很多老將,比如Zven,每一年我見完他,我都覺得他是不是不會打了,要退役了,但是你發現,第二年,他還是會出現在全球總決賽的舞台上,依舊閃著光芒。哪怕是在自己賽區里是冠軍,來到這邊0-6,他們還沒有放棄。

采訪最后,我也說失意是人生的主旋律。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是想盡力安慰他。

但有一點讓我很開心的是,后來他又給我發微信,說他想了想我說的,他覺得他還是不要放棄。

Q:包括小天也一樣。小組賽第一輪他接受你的采訪,那個時候意氣風發,后來第二輪被淘汰之后接受LCK那邊的采訪,兩個采訪對比著一起看,簡直恍如隔世。

余霜:是啊。只打了六場,直接就回家了。

這就是全球總決賽吧,你調整不過來,版本沒有抓好,一場比賽就能決定你的生死。

 

六、

Q:今年全球總決賽到現在,我們賽區隊伍們給你怎樣的感覺?

余霜:給我的感覺是成長了。去年LNG和FPX離開的太早,雖然我們奪了冠,但可能只能感覺到EDG的強。

今年我覺得整體都不錯。就像京東的比賽,BP很舒服,打的也不錯,劣勢了也總能找到機會。比較放心。

現在回頭看看,我們LPL的隊伍太多了,太卷了,競爭太激烈了——腥風血雨里殺出來的隊伍就是不一樣。

Q:關于你自己的工作呢?

余霜:這一次的工作其實并沒有讓我感到很疲憊,可能因為今年是從小組賽開始,往年都是從入圍賽開始,賽程拉的很長很長,也會很累,畢竟入圍賽期間要準備很多外賽區隊伍的信息。

其實每年全球總決賽給我的感覺就是考試前的復習,你需要去了解所有的隊伍,去看國外各種分析師做的視訊和復盤,去看英文流的節目,以及我們自己平台上一些自媒體做的賽評,或者外賽區的媒體寫的關于選手的故事。

最后你來到全球總決賽的賽場見到真人——有點像是很久沒見,也很久沒了解的一個老朋友,你馬上就要見到他了,所以在之前瘋狂地了解他的近況,想要知道他這一年是怎麼過來的。

Q:今年你做采訪的時候,你會比較注重什麼?

余霜:問題的斟酌。其實我們賽區觀眾對于采訪問題的要求還是挺高的,有時候需要好好想一下究竟應該如何問,譬如如何在不暴露戰術的情況下讓對方說出更多比賽相關的內容,或者讓采訪變得更專業一些。

Q:目前全球總決賽的賽程還剩下大概一半,你對之后的這一半有怎樣的期待?

余霜:我就希望我們有一支隊伍可以陪我走到最后,走到勇士的主場。

當然,現在許多選手的身體有一些狀況,也希望他們可以早入康復,調整好狀況之后,全力迎戰接下來八強的比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