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2八強篇:JDG vs RGE——勝負的重量

「東方對西方。歐洲對世界。」

2022年9月11日,RGE俱樂部上單選手Odoamne,站在瑞典馬爾默體育館舞台正中,接受主持人Laure的提問,接受全場觀眾海嘯般的歡呼。

這一天,他們在LEC 2022夏季總決賽中3:0擊敗G2,捧起冠軍獎杯——但這并不僅僅是一個橫掃歐洲霸主的故事。春決中,RGE被G2 3:0 橫掃,夏季季后賽四強,RGE再次被G2 3:0 橫掃,但在掉入敗者組之后,他們戰勝了FNC進入決賽,并將過去的痛苦原封不動地還給了G2。

同時,對于Odoamne這位職業生涯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的老將來說,這也是他首次站上LEC賽區的頂端。「7年了。7年,478場比賽,3次總決賽,你終成冠軍。」這是Laure對他說的第一句話。而在后面的回答中,Odoamne難掩激動地對全場怒吼,連著說了三個臟字。

「等待了那麼長時間,經歷了那麼多次失敗,你甚至開始想到退役,是什麼給了你希望?」

「我的職業生涯太長了,一次又一次,我確實想到過退役。我不希望在大家的記憶里,我是歐洲最強上單中的一員,但同時也是個沒有贏下任何比賽的失敗者——這是我近期的主要驅動力。很高興,這一切(奪冠)都是那麼真實。在整個馬爾默(LEC夏季總決賽舉辦地)面前,在這麼大的人群面前,在G2的粉絲面前,我感謝你們今天來到這里,盡管你們是我們對手的支持者,我仍然感激你們所有人。」當Odoamne說出這段話的時候,同樣激動的輔助Trymbi坐在舞台邊流淚。

而在10天前,大洋彼岸的LPL賽場,夏天的王者也剛剛誕生。相比于LEC夏決的干脆,JDG和TES在決賽中苦戰五局,為觀眾奉上了頂級對決。賽后采訪中,Yagao和369兩位表現出色的隊員神態輕松,盡顯冠軍之姿。

「世界賽的展望,就是突破一下自己的成績,打進決賽吧。」這是奪冠之時,369對即將到來的全球總決賽的期待。

而另一邊,Odoamne是這樣說的。「今年,我們將以歐洲一號種子的身份晉級全球總決賽。我們會拼勁全力。在今天我們3:0橫掃G2之后,我們不會讓整個歐洲賽區失望。」

2022年10月21日,JDG在S12全球總決賽八強中遭遇RGE,兩支賽區一號種子的對決。

如今,我們已經知道比賽的最終結果。但當我們回顧那些賽場瞬間時,我們同時也感受到,勝負加諸于兩個賽區之上的,不同的重量。

八強第一場比賽,很早就來到了比賽現場,準備去化妝室等待選手化妝。化妝師和LEC主持人Laure看到我,比了個V。賽前的她們,心情不錯。在她們身后的墻壁上,貼著一張RGE的簽名海報。

賽前,RGE中單Larssen在選手休息室外反復徘徊,沉浸在他的音樂里。他的狀態讓我想起電影《激戰》里,準備上台應戰的張家輝。「怕,你就會輸一輩子。」

BO5第一局比賽開始前的QC Room。選手在這里準備上台比賽。有人和婁運峰打招呼,他笑著比了一個OK。這個OK讓我覺得,他已經準備好了。

BO5開始之前,兩邊選手準備登台。歐洲冠軍Odoamne站在369的對面。2016年,當他在同一場館參加S6全球總決賽的時候,369還沒有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

婁運峰站在隊伍的最后,是最后一個登台的選手。從背后看,他的肩形寬闊,很堅定地走向舞台。給我帶來一種安全感。

選手會在比賽之前調試機器,作為攝影師,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拍到選手相對放松的表情。因為比賽開始之后,這樣的表情就很難再出現了。

Hope是那一天調試機器最久的選手。在調試完回到后台之前,Hope望著自己的左手,足足盯了好一會兒。

比賽正式開始。盡管Yagao沒有出現在舞台上,還是要給他一個鏡頭。他依舊坐鎮JDG的中路。

每次到線下比賽,總會有很多有趣的觀眾,他們常常會給你一些意想不到的畫面。比賽間隙,我突然看到了Karsa的「圣經」。而此時台上的369,已「非復吳下阿蒙」。

BO5第一局中,Odoamne被擊殺。作為觀眾,我們在觀賽過程中很難看到選手的畫面,而在被擊殺后,他們卻需要經歷幾十秒的黑白。

第一局比賽結束后,返回休息室的Larssen在復盤比賽時雙手抱頭。從BO5的第一局就能看出,RGE面對的對手有多麼強大。

一直很想在全球總決賽上拍一次LPL教練的登台。和前年相比,此時的Homme已經消瘦了很多。

BO5的某場比賽結束后,輸掉的Larssen急急忙忙穿上自己的鞋。他是最后一個走下台的選手。

比賽已經結束了。但RGE的支持者們依舊在陪伴著他們自己的隊伍。我很少看到歐洲的觀眾傷心難過,除了選手的家人。

當JDG拿下這個BO5的瞬間,RGE輔助Trymbi捂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站起身來望向對方,讓我想起2019年IG輸給TL后的Theshy,也是第一個站起身來,面向對方。

當JDG回到舞台中央向觀眾鞠躬的時候,RGE的選手還沉浸在悲傷之中,Trymbi則依舊站著,用力地鼓掌。

而他終于意識到自己要離開這個舞台的時候,他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臨別一眼。

Larssen在鞠完躬,收拾完裝備之后,依舊望向觀眾。事后采訪時,他說,這是他在本次全球總決賽上的最后一刻,他想要把雙眼變成相機,牢牢地記錄下這一幕。

在BSI等待采訪的LEC主持人Laure情緒低落。身旁的余霜見狀,給了她一個安慰的擁抱。

而當對選手的采訪結束之后,Laure依舊可以開懷地與選手「united」。

時間回到比賽開始之前。我在化妝間對Laure和化妝師說,墻上的這張簽名海報真的很帥,她們對我解釋了一番,我聽到兩個詞組——「our hope」,「last hope」。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I’ve come to talk with U again.」

——《The Sound of Silence》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