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放下一段感情,這個回答有點甜」

文|柒先生       圖|《今夜,就算這份戀愛從世界上消失》

1

有一次,跟朋友聊起,一個人,真正放下一段感情,是什麼狀態?

他隨手抓起桌上的麻辣小龍蝦,遞給我一只說,給。

我接過小龍蝦。

等我吃完以后,他說,這就是放下最好的狀態。

我問,你的意思是,一個人就像小龍蝦一樣,終究會褪去堅硬的殼,露出柔軟的心,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他搖搖頭,舉起酒杯說,走一個。

我問,什麼意思?

他說,我先干了,你隨意。

我端起酒杯,要跟一個,他笑著攔住我,說,你悠著點。

然后他接著說, 真正的放下,不是后來提及那個人,你心里再無波瀾,而是,你心底某個地方,溫暖著,柔軟著,閃耀著。

我問,這怎麼算放下呢?

他拿起一個小龍蝦,一邊扒,一邊把蝦肉放進嘴里,說,你看,蝦肉放進嘴里,蝦殼放在桌子上,很自然,各歸各的。

你真正放下一個人,是坦然把一個人好的一部分放進你心里,你滿懷怨懟,憎惡,憤慨,恐怕余生都會被此折磨,到頭來,郁郁寡歡。

你懂一個詞吧,善始善終。

當初憑本事喜歡的人,為什麼后來分開,要把她貶的一文不值呢,是你抓著自己的面子不放,才不得善終。

明明心里想跟她舉杯邀明月,嘴上說的卻是我先干了你隨意,你讓對方怎麼跟,一口,半杯,還是干了?是你把壓力先給到對方,就該尊重對方的選擇,別人以茶代酒,你還不樂意了?

人痛苦的是,把蝦殼嚼的嘎嘣脆,流著眼淚往下咽,好讓對方新生愧疚,你看,我為你的離開,多痛苦,多深情,你哪怕多看我一眼呢。不是她的離開,把你推向深淵,是你的不自愛。

她給過你溫柔,給過你寵愛,給過你理解,給過你閃耀的光,給過你柔軟的懷抱,給過你明月清風的陪伴,給過你踏破山河的鼓勵,給過你至真至純的喜歡,可是呢,你看,你雙手抓住的是什麼。

所以,你問我,放下一段感情,最好的狀態是什麼?

遺憾的那個人不是我,后悔的那個人不是我,走不出來的那個人也不是我。我很清楚,那些溫暖我的,激勵我的,照耀我的,我都放在心里,承蒙厚愛,不勝榮幸。

最后沒在一起,沒關系,你我都盡力了,也盡興了,往后啊,我們都得好好生活,要閃耀著,不是為了守住燦爛的回憶和青春,而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

2

我問他,你始終記得前任的好,對下一任禮貌嗎?

他笑著說,那些好,是教會我怎麼去愛一個人,要付出,要溫柔,要感恩,不是讓我拿來比較,新的她做的好不好。你要遇見一個你愿意付出喜歡的人,而不是一個來愛你的平替。

我說,可能,你還是會不自覺的愛上一個跟前任很相似的人。

他說,所以你還沒放下嘛。

放下是去愛,主動去付出愛。放不下是找被愛的感覺,抓緊找一個,把心的坑洞填上,哪有什麼不自覺,其實,失戀后,你心里很清楚,那個新人出現的意義, 你期望他幫你打掃好亂糟糟的心房,帶你出去看看彩云易散琉璃脆。

你知道的,如果是愛,你會主動走向他,而不是等待被拯救。

我問,你讓一個口袋空空的人,怎麼敢去重新付出愛?

他說,失戀那段日子,挺難熬的,就像把自己關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你可以哭,可以鬧,但是,哭過鬧過,你得自己抹黑去找那個燈的開關,會撞到桌角,疼,會撞到沙發腳,疼,然后,你摸到開關,啪,燈亮起來。

黑暗里呆久了,突然看見光,眼睛會疼。

家是涼的,地上亂七八糟,你茫然,不知所措,可是,哭過了,鬧過了,還想怎樣,一點一點收拾,整理,擦洗,各歸各的位置。

忙完以后,餓了,像從前一樣,去找速凍水餃,冰箱里沒有,很失落,攢夠的所有運氣都沒遇見一袋速凍水餃。

不甘心。

翻遍整個冰箱,發現一塊冰凍的里脊,幾根蔫兒的芹菜,柜子里還有小半袋面粉,于是,打開手機菜譜,看著步驟,一步一步,和面拌餡,起鍋燒水,后來,那扭扭捏捏的水餃在沸水里起起伏伏,甚是可愛。

水餃盛盤,家里沒醋沒蒜,這怎麼行,我不愿將就。

起身,走出房間,咚咚咚,敲開了鄰居的門,我家吃餃子,借你家一頭大蒜一碟醋。

我一直以為我走不出那間黑暗的房間,我一直以為我會吃一輩子速凍水餃,我一直以為沒有醋沒有蒜,我可以將就。我一直以為她是來愛我的,直到她走了,我才知道,她是來教會我愛的。

麻辣小龍蝦,只有自己徒手去扒,才有樂趣,吃起來才麻辣鮮香,殼放在桌子上堆成小山,才有成就感。那一刻,端起酒杯,你可以坦然的跟自己的心,說,我先甘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