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年輕人不想談戀愛的真相Top1。

生活不是童話,愛情故事的結局很少圓滿。

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個問題:

為什麼那麼多年輕人開始掉頭髮?

看到一個回答,令人啼笑皆非。

「因為他們太久沒對象,頭髮以為他們出家了。」

在以前的時代,隨著年齡逐漸增長,身邊的人自然該戀愛戀愛,該結婚結婚。

但如今你看,身邊單身的朋友越來越多,卻都不急著找個人談戀愛了。

現在很多人,越來越不想吃愛情的苦了。

《她比煙花寂寞》中有這樣一句話:

「戀愛的形成需要兩個條件:有合適對象的同時,也要有寂寞的心情。」

朋友韋藍大學剛畢業的時候,獨自來到北京工作。

她本是江浙地區的女生,來到陌生的城市自然人生地不熟,一個朋友也沒有。

寂寞,貫穿了她除了工作之外的所有時間。

休假的周末,她獨自一人去逛故宮,看展覽,卻覺得了無生趣。

就是在那個時候,她認識了工作后談的第一任男友。

但因寂寞而靠近的愛情,往往會因不再寂寞而分開,

男生在北京讀研,有大把的時間和精力傾注于戀愛之中。

獨在異鄉的感情,升溫也格外迅速,兩人很快就濃情蜜意,如膠似漆。

他們會在周末一起做飯,一起看展。

夏天去梅園吃杏仁豆腐,冬天去街邊買冰糖葫蘆。

但慢慢地,韋藍的工作進入關鍵狀態。

下班后還要用大量的時間,來處理工作的事情。

于是約會時也盯著手機,生怕錯過工作消息;

夜晚不再依偎在男友懷里看電影,而是抱著電腦緊皺眉頭。

男友只是學生,無法理解她對工作的「癡迷」,但又沒有經濟能力。

韋藍才是付出更多的那個。

為了這一段戀愛,韋藍不僅降低了自己的生活水平。

吃穿都節儉,省下的錢用于約會了。

還要在工作之余,擠出時間來哄耍性子的男友。

那段時間,兩人的吵架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兇。

疲憊不堪的韋藍最終選擇了分手,問其原因,她只說了兩個字:

「太累。」

如果戀愛時的心情,比單身時更辛苦。

那麼這段感情不僅需要結束,甚至沒有必要開始。

就像韋藍說的那樣:「不談戀愛,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

最近在網上看過一句話說:

「智者不入愛河,寡王一路碩博。」

這句話雖然是調侃,但卻暴露了戀愛中最殘忍的真相:

戀愛很辛苦,是其中一個人跟不上對方的腳步。

成年人的感情,不是秋天的一杯奶茶,情人節的一盒巧克力。

約會時要高級餐廳,禮物要送大束玫瑰與球鞋。

聊天時要興味相投,興趣和愛好也勢均力敵。

亦舒的書《我的前半生》中,涓生與子君本是校園情侶。

結婚之后,子君做了家庭主婦。

涓生則是當時香港數一數二的牙醫。

婚后兩人的步調越來越不一致。

涓生拼命賺錢養家,子君卻只懂得品鑒法式下午茶和高級包包。

最后,他們連睡在一起時都找不到話題。

涓生給了女友豐厚的物質條件,可在精神方面,兩個人話不投機。

忍無可忍的涓生選擇了分手,拋棄了為他做了十年家庭主婦的愛妻。

可能愛情就是這樣的。

可以因為一句話而相愛,也可以因為一個細節而不愛。

在復雜的人性面前,愛情無疑是難靠得住的東西。

你看那些本就被生活折磨得無比疲憊的人們,也很難有心力再去愛情里下賭注。

「我本來期待愛情能為了遮風擋雨。可后來才發現,是愛情給我的生活帶來了更多的風雨。」

生活不是童話,愛情故事的結局很少圓滿。

比起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撞南墻撞到頭破血流才是大多數人的愛情常態。

我想,愛情是人類最美好、也最期待的情感之一。

它充滿神秘和甜蜜。

《午夜巴黎》里說,

「愛情是一種合法的精神病。為彼此的眼神心動,為一個簡單的觸碰而動容。相愛是人類的本能,但孤獨的人也并不可恥。「

哪怕是李宗盛唱了一萬遍「我只見過那合久的分,沒見過那分久的合」。

該在一起的人還是會在一起。

如果暫時失去戀愛的心情,那就盡情享受單身吧。

就像《翠翠》里說的那樣:

像他明天就要到來那樣生活,像他永遠也不會到來那樣生活。

-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