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計程車司機,47歲虧30億孤注一擲,現身家1500億,用12億茶杯喝茶

2014年4月8日,香港蘇富比瓷器及工藝品春季拍賣會。

一件由玫茵堂珍藏的,明成化年間斗彩雞缸杯,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拍賣。

價格從幾千萬,一路飆升,最后停在了兩億八千一百萬港元(約11.1億新台幣)。

聽到這個價格,在場的所有人,面面相覷;偌大的會場,鴉雀無聲。

只因這個成交價,已刷新瓷器世界拍賣紀錄。

沒有人知道,香港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財大氣粗的收藏家,更沒有人知道,這個來自上海的劉益謙是何方神圣。

劉益謙中拍后,欣喜若狂。畢竟存世的雞缸杯僅有三件為私人收藏,而他已經擁有其中之一。

對于劉益謙來說,錢財從不是自己考慮的問題,他收藏的理念從來都是:「只買貴的,不買對的。」

從這個理念來看,劉益謙就不是一般的收藏家。

2020年胡潤百富榜上,劉益謙以400 億元的財富,位列第115位。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15家上市公司的大股東,資產百億的大富翁,卻在短短一年時間,財富極度縮水。

上海疫情期間,劉益謙在家自拍,一頭亂發,胡子拉碴,神情頹廢,被員工調侃成了「丐幫幫主」。

從「投資界的傳奇」到「丐幫幫主」,劉益謙身上有太多的「神奇」,而在這些「神奇」的背后,又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1980年,上海富民街。

劉益謙初二,在所有人都發奮讀書的時候,他卻選擇了退學。

老師勸說了他好多次,他還是堅持要步入社會,并對著全校學生喊道: 「你們繼續讀書吧,我要去賺大錢了。」

一開始,他跟著舅舅做皮具生意,這是純體力活,做一個人造手提包,就可以掙1塊錢。

因為樣式潮流,質量過硬,他的生意開始變得紅火起來。

隨之,劉益謙便將其外包給別人來做,自己每天只需要靜等收成。

雖然劉益謙國中還沒畢業,可也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此時皮具生意尚可,可是如果有一天,這行不行了,自己又該怎麼生活呢。

從那時起,他便攢起錢來,希望有一天可以自己左右生活。

1983年,劉益謙用多年的積蓄,在豫園商場租下了一個商鋪,經營著小型百貨商品。

因為要經常去廣州深圳進貨,他的眼界也逐漸打開。

那時的廣州深圳,出租車已有許多,可上海卻寥寥無幾,這讓他意識到了其中的商機,他決定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當時的司機大多在國企之中,由國家來統一培訓。如果私人想考駕照,光是學費就高達2600多元,相當于當時普通人近一年的工資。

可是劉益謙依舊沒有猶豫,自己出錢考取了駕駛執照。之后,他又買了兩輛車,和哥哥做起了出租車生意。

八九十年代,能坐得起出租車的,多為生意人。

劉益謙的健談,讓他很快便能和乘客拉進關系,也能從中聽到一些發家致富的方法。

一次偶然,劉益謙聽到乘客在討論股票,他發現這又是一個快速積累財富的方法。

那個年代,一共只有8只股票,被大家稱為「老八股」,其中「豫園」是商業股,也是劉益謙商店所在的商場,他對其非常看重。

可可哥聽了他的想法,有些不置可否:「我可聽說股票這東西掙得快,賠得也快,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做咱們的買賣吧。」

聽到哥哥的反對,劉益謙暫時放下了買股票的想法,可每次路過股票交易市場,他心中的沖動便會上漲一分。

終于,他尋得了機會,花了4萬多元,買下了這支股票。

4萬元在當時并不是個小數目,哥哥聽聞后,數落了他許久。可沒想到的是,這支股票一年內,居然翻了100倍,劉益謙也水漲船高,身價數百萬。

贏得第一桶金后,劉益謙把出租車和商店交給了哥哥,而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投資市場。

劉益謙和一般的投資者不同, 一是因為他的目光并不僅僅停在股票大盤,「盤外局」往往是他決定勝負的地方;二是他的投資理念非常激進,一旦看準,便要投下重注。

他曾一口氣買下千余張認購券,囤到抽簽當天出售,一張中簽證就叫價過萬,搖號當天就大掙幾百萬元。

有人覺得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屬于投機倒把,可對于劉益謙來說,資本市場從不需要循規蹈矩,機會和眼光才是成功的關鍵。

人生之中,總是有太多選擇,前進有前進的想法,停留有停留的思考。

想要有所改變,就要在前進與停留間,尋得最適合自己的方法,然后一往無前。

1995年,上海發行「327國債」。

當時的債券市場已然過熱,大多數人都表示要做空國債。劉益謙也不例外,與多家機構一起做空「327國債」。

可事實上,過熱的國債市場,還是得到了國家的支持,做多一派開始翻身。

劉益謙也看準時機,跳到「做多」的陣營,最后在股市中沖出一條血路,逆轉了結局。

目光敏銳,眼界獨到的劉益謙,很快成了資本市場的風云人物。

許多散戶都視他為明燈,按照他的投資理念來進行投資。

面對別人的崇拜,劉益謙卻有自己的一套理論: 「風險越大,機會越大。沒風險的事,我不會去做,我就是在享受風險瞬間的快樂。」

劉益謙從不是一個喜歡小打小鬧的人,他的目光永遠停留在「大事」上。

劉益謙曾說過, 世上最難的生意就是小生意。

小生意從來都是為了維持生活而存在的,零星瑣碎且耗時耗力。所以,劉益謙喜歡做大生意,在勝與負兩個極端上「博弈」。

2000年,劉益謙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資」公司。很快,他便在上海投資界,打出了名聲。

他最主要的業務,就是給沒上市的公司進行融資,一個公司有無發展潛力,他看得相當精準。

在隨后一年時間,新理益頻頻出手,先后進入多家大型公司的股東行列,爆賺數億。

之后,劉益謙又投資保利地產、金地集團等大型房地產公司,并靠著房地產行業蓬勃發展的勢頭,掙得盆滿缽滿。

可2015年,上證即將邁過5000點之時,美聯儲卻突然放出加息的消息,開始收攏資金。

外資也開始在股指上做起了文章,現貨市場一片哀嚎,配資爆倉的比比皆是。

股市一天便數十次「跌停」,散戶幾近套牢,血本無歸。

而這時,劉益謙卻挺身而出,揚言要「為國護盤」。

兩天時間,他便向股市陸續投入四十億元,這些錢迅速給動蕩的股市注入了一劑強心劑,為國家的干預,贏得了時間。

雖然這些錢幾乎都有不同程度的縮水,但對于劉益謙來說,他這次投資,卻是穩賺不賠。

他在股市中,成為很多人的救世英雄,人們不再當他是耍小聰明的「投機者」,而是為國為民的「企業家」。

商界的大獲成功,讓劉益謙有資本將目光投向「收藏界」。

為了得到收藏界的認可,他瘋狂購入世界級古董名作。

2013年,劉益謙以5000萬(約2.1億新台幣)拍到蘇東坡的《功甫貼》;

2014年,他花2.8億(約12億新台幣)拍下「明成化斗彩雞缸杯」,當場就用其喝了一杯普洱;

之后,他又花11億(約47.3億新台幣),買下了僅次于畢加索《阿爾及爾女人》的藝術品——《側臥的裸 女》。

憑借這三次出手,劉益謙在收藏界站穩了腳跟,被彭博社評為「最俗氣的億萬富翁」。

其實,俗氣的背后,不過是劉益謙的算計,一次次動輒過億的「廣告」,將自己的名氣徹底打了出去,為他之后的「大動作」埋下了伏筆。

2015年5月,劉益謙花費440億,買下長江證券的14.72%公司股份,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人們開始懷疑,他一個搞資本市場的,會不會運營上市公司。

劉益謙卻說:「企業管理不過那麼幾點,我在市場打拼了這麼多年,現在不會做了?」

可事實證明,有操控資本能力的人,卻并不一定有經營企業的技能。

劉益謙入主長江證券后,十年元老鄧輝因為權力爭斗,卸任辭職。

此后,因為公司處于失控狀態,包括長江證券在內的眾多券商,業績連續下滑。

到2018年,公司的凈利潤比前一年少了83%,長江證券的市值也跌去了超60%。

面對持續下跌,劉益謙焦慮之心自然是溢于言表。

可是此時的他,面對此等結局,也已無能為力。

他知道,隨著大環境的變化,過去的那一套投資理念早已過時;只靠信息差而一夜暴富的時代,也已一去不復返。

甘肅衛視《新財富夜談》節目中,劉益謙曾說:「20年來,我之所以賺錢,全是因為制度帶來的獲利。但資本市場經過20年的發展,這種制度性的紅利都沒有了。」

如果說,劉益謙的崛起,是膽量與運氣的結合;那劉益謙的發達,是對市場,對政策的精準把握。

他一路走來,憑借著機會和眼光,掙得偌大的家業。

可也正是這路太過一帆風順,讓他變得過分自信,當沒有了時代的紅利后,劉益謙只能跟隨現有市場的規則,亦步亦趨。

如今,回顧劉益謙的發家史,從「國中肄業」的毛頭小伙,到沉穩成熟的企業家,再到無可奈何的「丐幫長老」,劉益謙歷經過的江湖征戰、商場廝殺,遠比旁人想象的還要驚心動魄。

劉益謙看似「欲望加身」,可實際上,這份欲望的背后,卻是個人對命運的掌控感。

聽過這麼一句話:「所謂的成功,其實就是高于常人的欲望。」

在這個時代,人與人的資源背景天差地別,那些處于弱勢卻又想逆襲,想要實現階層躍遷的人,若不孤注一擲,幾乎很難實現。

做成一件事,需要有三個階段: 不害怕,不認輸,不后悔。

人在低谷時的沖勁與堅持,會使人努力前行,可巔峰時的傲慢與偏見,也容易讓人陷入困境。

畢竟,當一個人太過傲慢、逞強時,會帶有強烈的目的,對事情的決斷往往會出現偏差,最后的結果注定會偏離最初的方向。

所以,一個人最后的成就,除了能力,還要有內心的平靜。

選擇命運,看的是一個人的格局,而認清現實,則是需要一生的勇氣。

生命不息,折騰不止,該沖則沖,該止則止,在人生這趟旅程中,選擇自己適合的,才是最重要的。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