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越來越不敢主動愛了。」

你身邊有沒有這種朋友?

桃花不斷,卻永遠單身。嘴上喊著我要找男朋友,但從來沒有實際行動。哪怕別人主動示好,她也能拒之門外。

朋友小齊就是這樣的人,在我們眼裡,她對待愛情吹毛求疵,甚至到了有點「事逼」的程度。

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她能親手把每條路都堵得死死的。

我們把時下最火的社交軟體推給她,上線半個小時,她就果斷卸載。

「開口就要照片,約見面,隔著螢幕實在太不靠譜了。」

可是到了現實裡,她照樣難搞。

有次我們在吃飯,身後那桌的一個男生眼睛時不時瞟向她。

終于在結帳要離開的時候,男生走過來想要一個聯繫方式,交個朋友。

她看了一眼男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

「不好意思,剛好手機沒電了。」

我瞥了一眼她背在身後還沒黑掉的手機螢幕,默默閉緊了嘴巴。

等男生走後,我問她為什麼拒絕,萬一是個不錯的人呢?

她搖搖頭說: 「一見鍾情大多是見色起意,荷爾蒙作祟罷了,來得快去得更快。」

行吧,萍水相逢不靠譜,那相親總行了吧。

家裡介紹的男生,知根知底,門當戶對。

可是兩個人從開始到結束,尷尬得能原地摳出一個三室一廳。

對方鼓足勇氣開門見山:

「我覺得你挺好的,你覺得我怎麼樣?如果可以,我希望明年就結婚。」

她禮貌地表示考慮一下,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走人,拉黑刪除。

「什麼相親啊,就是一場明碼標價的愛情買賣。」

從那以後,再提起談戀愛,她的口頭禪已經變成:「單身久了是會上癮的。」

其實啊,我知道她在嘴硬。

哪裡是單身上癮,只不過是目的性過強的戀愛,談起來就像是一場交易。

你權衡利弊,我左右搖擺。

一旦出現任何變數,都會隨時終止。

既然這麼麻煩,不如還是一個人。

是啊,談戀愛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從相識,相知再到相愛最後相守,兩個人需要互相熟悉,互相打磨,可即便如此,可能還是逃不過分手的命運。

記得在《朋友請聽好》裡,一個女生分享了她的戀愛故事。

她和男朋友戀愛十年,中間還經歷了異地戀,很辛苦,但兩人都堅持下來了。

終于,他們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見父母,籌備結婚事宜,愛情好像等來了好結果。

可就在某一天,變故發生了。

男朋友突然把她叫出去,然後很冷靜地告訴她:

「我好像對你沒有那種愛戀和激情了,我對你就像和我父母相處一樣,特別平淡的感覺。」

女生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直接懵了。

可男生好像生怕傷她不夠深,還繼續補充:

「如果你願意,我還是可以和你結婚,但我能為你付出的也就只是時間罷了。」

我無法想象,女孩聽到這句話的心情。

那種感覺大概就像,她拼盡全力,搭建好了一座名叫未來的城堡,只要男朋友牽起她的手,就能推開城堡的大門。

可最後他卻親手摧毀了這個城堡,毫不留情。

她無法相信這是事實,開始不斷回想,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為什麼突然說不愛就不愛了?這個善良的女孩,甚至以為男朋友只是婚前恐懼。

節目裡,她哽咽著說:

「我和他談了十年,我今年都快三十歲了,我要怎麼說服自己冷靜下來接受下一段再談十年?那時候我已經四十歲了。」

你看,愛情裡最殘忍的大概就是,我耗盡整個青春去愛你,滿心以為你終于屬于我了,你卻親手,把我的幻想撕得粉碎。

知乎上有人問:談了十年的戀愛,分手了是什麼感覺?

有人說:

比起悲傷,更多的是麻木。

就像打針的時候,針筒抽出的一瞬間還沒有感覺,等到反應過來,才覺得疼。

夢醒時分,恍如隔世。

然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走不出來,根本不能習慣那個人不在的生活。

甚至還自我欺騙,總覺得那個人還會回來。

明明熬過了那麼多苦,為什麼臨門一腳的時候好放棄呢?

當你終于承認分手的現實,就明白,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說過的誓言也都成了笑話。

原來愛情不止有天長地久,還有無疾而終。

後來,我們慢慢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一次心動,換回永遠的心死。

我們再也不會輕易開始一段新戀情了。

因為安全感這個東西,一旦崩塌,你會覺得接下來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帶刀而來。

只是在每個孤獨的時刻,心裡依然會對愛情有隱秘的期待。

什麼單身久了會上癮,不想談戀愛,不想找對象,其實潛臺詞是,害怕再次分手。

比起孤獨,更怕辜負。

分分合合,真的太累,與其一場空歡喜,不如從未擁有。

所以,在愛情的那扇門前,我們會反復張望、猶豫,想要看清門裡的一切值不值得我們奮不顧身的一躍。

李宗盛在《晚婚》中這樣唱道:

「我從來不想獨身,卻有預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靈魂。」

我們希望遇到一個人,他可以不帥氣,可以不浪漫,可以不會說情話,可以不懂暗示,直來直去,但只要心意相通,堅定不移。

那些不敢愛的人啊,都是一樣的。

我們不是在尋找完美的戀人,而是想談一段不分手的戀愛。

會遇見的人終究會遇見,只不過可能會晚一點,也許是明天,也許是下一個路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