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老人育有4子女,靠拾荒為生住「爛房」獨居,兒子卻在「隔壁」住「豪宅」!背後隱情曝光網友齊翻臉:是我也這樣做

2018年在湖南衡陽,一位老人正在一處嶄新的小區里踱步,并不停抬頭看著一棟樓,神色惆悵。

老人名叫金海蓮,這年已經82歲了,這棟樓上有她的房子。 之前金海蓮趕上了老房拆遷,她被分配到了5套安置房,總價值高達400萬(約1700萬台幣)。

為什麼老人不在房子里,而是選擇來到樓下看著房子呢?她并不是在散步,也不是下來尋找什麼東西,她根本就不住在這里。

難以想象,被分配到5套房的金海蓮老人,如今居然只能住在一個殘破的屋子。

這間房子有一半已經在2015年被拆掉了,留下了殘垣斷壁, 老人就住在沒有被拆完的另一半房子里。

這套房子 有幾個窗戶甚至都沒有裝上,洞口大開,不用想也知道冬天是怎樣的寒冷,夏天又是怎樣的炎熱。

走進家門,家里的家具看起來十分破舊, 房頂上墻皮脫落,有漏水的痕跡,墻上還有好幾個洞。

老人說,刮風下雨的時候都會從屋外飄進來,房子不擋風也不擋雨。房頂在下雨的時候會漏水,平日里會落灰, 她吃飯的時候甚至碗里都會有墻灰

門口堆了不少瓶子,這就是老人平日的收入來源, 她靠在外面撿廢品賣錢為生。由于患有糖尿病,她每月還需要省出幾百元藥錢。

老人為何獨自住在這樣的地方?難道她沒有兒女嗎?

說到兒女,老人寒心地擺擺手,不愿再提。

其實,金海蓮老人有4位兒女,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其中 大兒子就住在離這里不到10米的地方,甚至可以算是老人的「鄰居」。

大兒子的房子與老人住的地方簡直大相徑庭, 大兒子的家裝修得整潔氣派,兩套房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老人說,即使住在這樣近的地方,過年的時候大兒子也不會喊她去和自己一起吃飯,平常遇到了也不會和她打招呼。

除了大兒子,平日里其他幾個子女也不來看她,大女兒和小女兒偶爾會來幾次,兩個兒子是從來沒來過。

甚至家里沒有窗戶都是拜兒子所賜。 兒子拆走了她房子的窗戶,還把她屋內的家具全部丟了出去。現在能看見的破舊家具都是她從外面撿來的。

究竟是怎樣的深仇大恨,能讓兩個兒子把母親家里的窗戶拆掉家具帶走,還讓她獨自住在如此破舊的地方?

在記者的陪同下,金海蓮老人找到了她的大兒子王建華。 看見母親,王建華扭頭就走,任憑母親在后面怎樣質問,他都不回頭。

面對記者的提問,王建華似乎不想說太多,他只說他現在身體不好,沒有能力贍養母親,也不想管她。

他說,母親在房屋拆遷的時候分到了10幾萬的補償款,她交了幾萬塊的養老保險,現在一個月有1600元的養老金,這些錢足夠養活她自己了。

可他難道不懂,82歲的老母親現在比起物質上的滿足,更想要子女的陪伴嗎?說到這個問題,王建華突然激動起來,他說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但具體原因他則閉口不談。

王建華說, 母親房子的窗戶是小兒子王建國拆的,家具也是王建國丟的,當初拆遷他一點好處都沒得著,所以不愿意插手母親和弟弟的事。

王建華的兒子王勇看到這一場面,向記者透露了一個秘密: 父親不愿意贍養奶奶,是因為他的母親就是被奶奶逼死的。

母親生前婆媳關系就不好,奶奶經常看不慣母親。從那時起,他們家和奶奶的關系就開始變差。

十多年前的某天, 奶奶堅稱母親宰了她家的一只雞,母親冤枉至極,但奶奶卻咬死不松口,再也受不了委屈的母親選擇喝農藥自盡。

母親沒死的時候,盡管兩家關系不太好,他也對奶奶很好。后來,奶奶的做法徹底傷了他和父親的心,就和奶奶斷絕了來往。

王勇說,如果讓他因此對老人做出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他下不去手,但是他也不可能再對她很好了, 希望兩家就這樣老死不相往來

母親死后,他們就和奶奶分了家,奶奶一直和叔叔住在一起,拆遷分得的5套房和拆遷賠償款也都在叔叔手里,他們一分都沒拿到,也不打算要。要說贍養老人,叔叔有主要的責任。

這個家變得如此分崩離析,和房屋拆遷離不開關系。 當年拆遷的時候,女兒們得知老人把分得的5套房全部給了小兒子王建國,就連16萬元拆遷款也全在王建國手里。

從此,女兒也不怎麼來看老人了,認為老人既然把房子和拆遷款全給了王建國,那就理應讓王建國負責贍養老人。

老人的四個子女就這樣只剩下一個小兒子王建國。老人把五套房都給了小兒子,那麼小兒子又在哪,他為何不贍養老人,還到老人家里鬧事?

當務之急,是要找到王建國,聽聽他的說法。老人帶著記者來到了其中一套拆遷安置房,里面正在裝修,能聽到屋內傳來的聲響,老人說,小兒子就在里面。

不管老人怎樣敲門,怎樣在門外叫喊,小兒子都好似聽不見一般,沒有打開門。老人說,她已經來過這里好幾次了,每次都是一樣的結果,她見不到小兒子。

見不到小兒子,她就帶著記者找到了王建國的妻子劉英。對于贍養問題和拆遷的問題,老人和兒媳的說法并不相同。

老人指責兒媳不來看望她,也沒有盡到贍養她的義務,兒媳卻說,她明明每次只要路過那里都會過去看望老人,而且 他們也給老人留了一間房,是老人自己拒絕來他們家住的

金海蓮老人為何拒絕住在小兒子家?一提到這件事,老人就悲從中來,她說,拆遷分得的5套房產如今確實都在王建國名下,但是 這并不是她的本意

當時, 她根本就不知道房子要被拆遷的事,小兒子也沒告訴她,還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把5套安置房都寫上了他們一家人的名字,沒有寫上她。

她對小兒子的做法十分生氣,所以拒絕住在小兒子家,堅持要住在老房子里。

劉英的說法和老人完全不同, 她說拆遷房本來就是丈夫修的,丈夫是房子的所有者,拆遷得到的安置房寫上他的名字是理所應當的事。

為了反駁兒媳,老人拿出了幾張紙,作為重要的證據,老人一直把它們細心保存著。

有一張老房子的產權證明復印件,上面寫著, 被拆遷的老房子是在她和大兒子王建華的名下,根本就沒有小兒子王建國的名字。

在拆遷安置房合同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寫上了王建國一家人的名字,根本就沒有金海蓮。所以金海蓮堅持,她的5套房就是被王建國一家強行霸占了。

她還說,小兒子和兒媳不來看她,她的孫媳婦也是過門三天之后才來和她見面的,現在就連她的曾孫也把她當做陌生人了,這讓她特別傷心。

記者輾轉找到了王建國,想要向他問清楚房屋拆遷的事。但是王建國卻情緒激動地說, 房子是他修的,他就是戶主,不管母親當時知不知情,后來她也拿走了她應得的東西。

自己同意拿一套房出來給母親住,她想住哪套房都沒問題,是母親自己拒絕的,與他無關。

當時分下來的16萬元拆遷款,5萬元給母親交了保險,母親又拿走了八萬多,自己只得到了3萬2千多元。

自己確實幾乎沒有看望過母親,這是因為他工作忙,逢年過節也沒有休息過,根本沒時間看望母親。不過,他雖然沒有去過,卻讓兒子兒媳經常去探望。

而且,母親也沒有什麼大毛病,能吃能動的,根本不需要自己每天都在她身邊照顧她。

想到為了這5套房,如今子女們都不來看她,金海蓮老人內心生起一陣悲涼,自己把他們培養長大,但是他們就這樣一走了之,留下她一個人。

如果他們對我好,我能不把財產給他們嗎?金海蓮認為自己不能就這麼妥協,她必須要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于是, 她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確認這5套房子的歸屬問題。

金海蓮想不通,她只是想要生病的時候有人能照顧自己,怎麼就這麼難?她再次決定尋找小兒子王建國。

王建國見了母親也是扭頭就走,在記者的調解下,兩人終于同意心平氣和地坐下談論。可剛說幾句話,他們就又開始為了以前的矛盾爭執不下。

金海蓮要求他贍養自己,王建國卻認為這不只是自己的事情。 母親一個月能拿到1600元(約7000台幣),而自己一個月只能賺到1000元(約4500台幣),她完全有能力獨立生活。

兩人爭論許久,金海蓮老人決定每月拿出1000元的生活費給當月贍養她的子女, 王建國也坦言,只要4個子女共同贍養老人,他愿意盡到自己應盡的責任。

但是對于這5套房產,兩邊卻是說什麼也不愿讓步,都寧愿對簿公堂,交由法官來處理此事。

為了這5套房子,一家人竟然鬧到如此地步,被金錢蒙蔽雙眼的他們,何時才能明白,血濃于水,親情才是最重要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