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生下「連體女嬰」!12年過去,倆人已「亭亭玉立」:她們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

任何生物要想不滅絕,就必須繁衍后代,人類亦是如此。

對全人類而言,繁衍是一項重要的使命,世界上的人口有70億之多,就如世界上沒有相同的葉子一般,世界上也不存在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人與人的家庭背景、相貌體態甚至是命運都各有不同,而有些人自出生便與眾不同。

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卻可以后天改變自己的命運。2009年,一對連體嬰兒火遍了全網——一名來自湖北的母親誕下了雙胞胎,這本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卻讓孩子一家都愁眉苦臉。原來,這對雙胞胎與正常的嬰兒有所不同,是真正的「骨肉相連」。

這可愁壞了母親小楊和其丈夫張建軍,當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奇特的「連體嬰兒」后,他們頓感絕望,這個消息對于他們而言如五雷轟頂,可是,又有誰愿意割舍自己的親生骨肉呢?

想當初,楊女士與丈夫張建軍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雖然夫妻二人的生活并沒有大富大貴,但日子也過得格外幸福。張建軍為了給楊女士更好的生活,常年在外打工,而楊女士則留在農村,平日里干一些農活。

在2008年的時候,得知妻子懷孕的消息,張建軍欣喜若狂,從此便要求楊女士安心養胎,還囑托母親來小心照顧,唯恐照顧不周,委屈了腹中胎兒。

由于張建軍家在農村,地方上的醫療條件有限,楊女士做產檢時要跑去很遠的縣上,但丈夫等家人則表示,產檢可馬虎不得。因此,即便是路途遙遠,但是,楊女士還是遵醫囑定期到大醫院檢查,檢查的結果指出,楊女士懷的是雙胞胎,并且胎兒都十分健康!

得知一下子來了兩個孩子,楊女士與丈夫都十分欣喜,從此,孩子的到來便是一家人的盼頭。懷孕后期,楊女士的胃口變得挑剔,丈夫每次回家都不怕路途遙遠為妻子找來想吃的,每次出差回家也會為妻子捎回一些特產。

直到懷孕后的第七個月,產檢的結果都顯示胎兒十分健康,楊女士與丈夫的心也一天天穩定了下來。很快,楊女士迎來了預產期,一家人都十分緊張,為此張建軍還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只為留在妻子身邊照顧她。

2009年的某一天,楊女士忽感腹中陣痛,丈夫急忙將其送入了醫院,得知自己的孩子即將出生,初為人父的張建軍怎能不激動?他在產房里來回踱步,既為妻子與孩子擔心,又為即將到來的新生命而興奮……

由于當時情況緊急,張建軍已經來不及帶妻子去縣里的大醫院了,鎮上的衛生所雖然條件簡陋,但里面的醫生都十分有經驗,張建軍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在產房旁左顧右盼。

產房里的一聲啼哭打破了衛生所的平靜,張建軍猛然反應過來,急忙湊到門口等待護士出來。護士緩緩地推開門,「大人和小孩都平安」,護士雖這樣說,滿臉卻寫著凝重,「兩個孩子是連體嬰兒,情況還無法確定。」

連體嬰兒?張建軍心里一驚,在此之前,張建軍甚至都沒有聽過這個名詞,如今這種幾率之小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家身上。張建軍連忙跟著護士就要去看,只見兩個孩子從肚子開始便連在了一起,在床上哇哇大哭,十分可憐。

張建軍的心里不是滋味,掩面抽泣起來。護士安慰他說:「孩子除了外表,其他和正常的孩子還是一樣的,沒準有希望存活。」張建軍聽了此番話,重新振作了起來,畢竟在他的背后,還有整個家庭。

來不及多想,張建軍又去產房見了妻子,本想不告訴妻子這件事,可哪有做母親的不想見自己孩子的呢?想到這里,張建軍還是一五一十地將情況告知了妻子,與他預想的一樣,妻子同樣也痛不欲生……

不管怎樣,張建軍還是先帶著妻子和孩子回了家,看著自己的孩子會哭會笑,吃奶的樣子十分可愛,他默默地下了決心,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救自己的孩子一把!可是,張建軍家出了「怪胎」一事很快便在鄉里鄉親間傳開了,許多人只顧好奇,分明不管作為父母親的心情,湊到張建軍家里想一探究竟。

更有一些親戚鄰居直言讓楊女士和張建軍放棄這一胎孩子,任其自生自滅,反正他們還年輕,以后還有生育健康孩子的機會。

外人沒有與之類似的經歷,又怎能和這對夫婦感同身受呢?的確,他們也不知道,楊女士與張建軍跑遍了湖北的多家醫院,只為求助醫生救助自己的寶寶。但是,單單是看這對「連體嬰兒」一眼,許多醫生就表示無能為力,幾乎給寶寶判了「死刑」。

每每想到自己的孩子要來人間一趟,遭受如此大的折磨,做父母親的楊女士和張建軍揪心不已,悔當初沒有檢查出嬰兒的異常。那麼,醫院做產檢時為何沒能檢查出這對雙胞胎的異狀呢?

武漢協和醫院的醫師給出了答案,他們表示或許是因為小縣城的產檢設備已然十分落后,機器分辨度不是很高,故造成了誤判。令夫婦二人感到欣慰的是,武漢協和醫院并沒有放棄對自己寶寶的治療。

在經過一次詳細的檢查后,醫生們看到了其中的希望。雖然這對雙胞胎是連體的,但是,他們的器官都是各自工作的,并不存在共用器官、缺少器官的情況,這樣一來,將他們「解體」后,兩個寶寶都有存活的希望。

可是,在手術進行中,不乏一些令人棘手的問題,如連體寶寶所粘連的部分面積過大,手術風險高,兩個寶寶共用一個大腸,要保證他們都能正常的生活,需要做到精準無誤。

除此之外,兩個寶寶的腎臟雖然完好,輸尿管卻有一束是為彼此工作的,這就需要設計新的方案,重新搭建輸尿管……

最后,醫生們共同討論后決定,以「z」字形進行切割,那麼一個寶寶會被分到更多的肉體,存活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些,而另一個寶寶,存活的可能性也會隨之減小。不過,這已然是醫學專家能夠想出的最好的辦法,張建軍及其妻子并沒有猶豫再三。

然而,張建軍和楊女士還來不及松一口氣,因為另一個現實的問題擺在了眼前。

手術的方案決定了,可張建軍與小楊都是農村人,怎能承擔如此高昂的手術費呢?可要是就這樣放棄,張建軍和楊女士都會愧疚一輩子,遺憾一輩子……

走投無路之下,張建軍只得向媒體求助,借助網絡的宣傳求助社會。「連體嬰兒」的事件被媒體廣泛報道,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看見如此小的嬰兒如此遭罪,眾人只覺十分揪心。許多社會人士紛紛籌集善款,在短時間內便籌夠了「連體嬰兒」所需的手術費。

此外,醫院還為連體嬰兒鑒定了性別——是兩個女嬰。楊女士為兩個寶寶分別取了名字:「張玲」、「張瓏」,醫生告訴楊女士和其丈夫,張玲的存活性更大,即便這并不是最完美的結局,可他們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就這樣,家屬簽了同意手術的協議,「連體嬰兒」的手術也很快進行。

相信不僅是手術室外的楊女士和張建軍,全國有許許多多的人們,都在關注著兩個寶寶的消息,也都為「連體嬰兒」的手術捏了把汗。終于,在12個小時的手術之后,兩個孩子終于被分開了。

張玲的情況較好,手術后生理情況一直十分樂觀,可張瓏的情況卻不容樂觀。因為被分到了更少的肉體,張瓏還要進行好幾次的生理重建手術。不論如何,張建軍和妻子已經獲得了一個健康的寶寶,他們將更多的目光轉移到了尚未脫離危險的寶寶,希望張瓏也能順利渡過難關。

幸運的是,經過幾次的手術重建后,張瓏的生理將逐步恢復正常,在一段時間內她依然要靠著人工尿道,可對于其父母而言,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至此,張建軍和楊女士的壓力終于得以釋放,他們忍不住放聲大哭,對那些幫助過他們的人致以了真誠的謝意。

的確,若是沒有諸多愛心人士的幫助,這對「連體嬰兒」根本無法實現手術,也無法迎接全新而光明的人生。十二年的時間轉瞬即逝,當初苦命的「連體雙胞胎」也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她們的身體都十分健康,目前與正常孩子一樣享受著上學時光。

作為出現機率為幾百萬分之一的「連體嬰兒」,張玲與張瓏二姐妹的遭遇是不幸的,但是,好在在她們身邊圍繞的是愛她們的父母家人,還有千千萬萬的默默無聞的人間天使。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她們能夠克服一切苦難,茁壯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