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光年外,參宿四已經炸了一次,但它現在正試圖自愈

地球夜空中明亮的 參宿四一直以來都倍受天文學家關注,有關它亮度變化的記錄也持續進行了兩百多年。

參宿四之所以有這麼高的關注度,是因為它屬于紅超巨星,距離地球640光年到720光年的它隨時都有可能超新星爆發,它也是因為超新星爆發之前頻繁的亮度變化而被盯上的,2019時參宿四甚至變暗了三分之二,如此幅度的變化讓天文學界相信它已經處于爆發的前期了,甚至有可能已經爆發了,只是信息還沒傳到地球。

雖然三年過去了,我們并沒有等到夜空中突然出現的那一抹藍光,參宿四目前仍然活著, 繼續向超新星爆發的邊緣逼近,但當天文學家再次觀測參宿四時,還是在似炸未炸的參宿四身上發現了一些異樣。

因為最新的參宿四圖像數據顯示,它的光球層此刻已經失去了很大一部分, 原來光球層的物質現在已經被拋灑到了參宿四附近的太空中,而這一現象也是導致它在2019年亮度驟降三分之二的原因,換言之就是說:參宿四漏氣了。

據測算,此次參宿四拋灑的光球層物質總量相當于 4萬億次太陽日冕物質拋射,可以說是損失了相當一部分質量和體積,不過紅超巨星龐大但虛弱的特性也決定了參宿四內部的物質會逐漸填補這些物質所在的區域,進而造成參宿四整體密度下降。

雖然連現在最強大的天文望遠鏡也不可能看見系外恒星的表面情況,但根據恒星尤其是紅超巨星的演化模型,天文學家大致能模擬出參宿四目前的狀態:

2019年大量光球層物質被拋灑出去后,剩余的物質并不會很快填滿原來的缺口,所以就像太陽會因為表面溫度差而出現黑子一樣,參宿四表面也一定會出現一個巨型黑斑,這是由于光球層物質消失后造成的局部溫度下降引起的。

這個長在參宿四身上的 「低溫傷口」,在接下來的幾年間將逐漸縮小甚至消失,但此前被拋灑出去的光球層物質冷卻后,可能會重新被參宿四引力掌控,成為一團圍繞參宿四公轉的大型分子云,每當它公轉到參宿四與地球的連線處時就會造成參宿四亮度下降。

等后續韋伯望遠鏡瞄準參宿四進行長時間觀測后,也許還能發現這團距離參宿四并不遠的塵埃云,進而更加還原處參宿四目前的狀態。

當然了,相比參宿四目前不穩定的狀態,人們更想知道的是如果它炸了, 會對地球造成什麼影響?

從歷史上來看,人類文明其實是見識過超新星爆發的,比如公元1054年宋朝天文學家記載的蟹狀星云超新星爆發, 直接導致了地球夜空中出現了一顆比滿月還亮的星星,人們甚至能借助它的光芒在晚上看書,這一現象持續了幾個月才逐漸消失。

在蟹狀星云目前距離地球6500光年,而參宿四距離地球最近只有640光年的情況下,參宿四的超新星爆發對地球的影響絕不會只是多一個那麼簡單。

考慮到超新星爆發瞬間的能量釋放,參宿四爆發后的高能輻射將飛行數百年后到達地球,期間的能量肯定會衰減一部分,剩下的高能帶電粒子可能會像太陽風一樣干擾地球的電離層,造成全球范圍內的電磁紊亂或者大停電。

再嚴重一點的話,地球上所有用電的設備都將在高能帶電粒子風暴中被摧毀,整個人類文明將瞬間倒退三百年,回到工業革命時代。

最嚴重的后果是,高能輻射的劑量和強度遠超人類想象,已經能從影響無機物變為影響有機物了,屆時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將面臨來自參宿四的超高能輻射,地球生命包括人類文明將像消毒燈下的細菌一樣消失,徹底和宇宙說再見。

唯一值得寬心的就是,不論參宿四的超新星爆發所帶來的后果有多嚴重,跟人類文明都是沒關系的, 因為光速限制了我們的視野,我們永遠無法主動預測參宿四的爆發時間,只能被動等待早已注定好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