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該警惕了嗎?加拿大北部凍土帶內:發現一頭4萬年前動物遺骸

Live Science上報道了一個驚人的案例,加拿大金礦工人在淘金時發現了一頭4萬年前的木乃伊猛犸象,興奮的金礦工人將其從融化的凍土帶中挖了出來,因為它的價值堪比淘到幾十千克黃金,甚至可能要更高!

但可能沒有人知道,隨著凍土帶內出土的動物越來越多,人類或將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

西伯利亞凍土層融化,又發現一頭3萬年前猛犸象

前不久,Treadstone礦業公司的工人在Trʼondëk Hwëchʼin的傳統領地克朗代克金礦區的尤里卡溪永久凍土層開挖采掘面,當操作小型挖掘設備的工人正打算下第二鏟時感覺似乎有個什麼障礙。

似乎就是一具尸體,他跑過去摸了下,好像還處在某種沒有腐爛的狀態,很有可能是一具史前動物的遺體,這讓工人們興奮起來了,經常在加拿大育空地區工作的曠工們對史前動物尤其敏感,一旦發現保存完整的動物,科學家們將會趨之若鶩的購買研究,這可比金子值錢多了。

工人們小心翼翼地把這只不知名的動物從凍土帶中挖了出來,大部分都是結構都還不錯,看起來就是只大象,顯然現代大象不會到達加拿大北部的育空地區,這里對于生活在亞熱帶的大象來說實在是太寒冷了,那麼這只看起來像大象的動物應該是只猛犸象!

Treadstone礦業公司的專家接收了這只動物的尸體,它被送到了該公司在當地的總部,解凍后發現,這只動物的身體大部分都還保持了完整,皮膚和肌肉都非常有彈性,從外觀上看這是一直猛犸象的幼崽,應該是在出生后不久就遭遇了不幸!

消息傳開后,加拿大的頂尖古生物學家都來到了Treadstone礦業公司的生物實驗室,對其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結果發現這頭1.4米長的猛犸象幼崽是一頭雌性,死亡時只有一個月,死亡時間大約在距今4.2萬年前,科學家將這頭猛犸象命名為了「Nun cho ga」,意思是「大嬰兒動物」。

它很有可能在一次越過沼澤的時候陷入了泥沼,它的母親一定試圖拯救,但卻無能為力!此后很快就被第一場秋雪覆蓋,最終封凍在凍土層中、穿越時空到現在的動物,它的到來,將會給科學家們帶來驚喜,當然也可能帶來災難。

猛犸象:史前巨物,突然就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猛犸象全身覆蓋有棕色長毛,門齒向上彎曲,除了長毛外與現代大象非常相似,猛犸象起源于非洲,早更新世時分布于歐洲、亞洲、北美洲的北部地區,尤其是凍原地帶,體毛長,有一層厚脂肪可隔寒,從500萬年前開始一直到數千年前才滅絕。

猛犸象的消失有幾個說法,有資料認為是一萬多年前的新仙女木時期,北半球氣候大變,從溫暖濕潤期再次轉入冰川期而導致猛犸象滅絕,不過有古生物學家認為,人類的活動更可能是猛犸象滅絕的主要推手。

科學家為什麼會對上古生物感興趣?

一直以來科學家只能通過化石的方式研究古生物,比如目前在發掘得到的恐龍化石已經難以計數,但科學家甚至都無法確定恐龍到底有沒有毛發,因為這些組織很容易在形成化石的過程中消失。

然而猛犸象卻不一樣,它們所在區域在數萬年前就是冰川期,死亡后很容易被冰雪覆蓋,而且地處高緯度地區,被埋入凍土帶后將會形成一個天然的冰箱,一直到有人將它們挖出來。

由于凍土帶的低溫保存效果極佳,化凍后的猛犸象往往就是死去不久后的樣子,無論是皮膚還是肌肉,又或者是毛發,甚至還能提取到數萬年前寄生在猛犸象身上的寄生蟲,它吃下卻未來得及消化的植物與種子。

史前動物的肉,據說還能吃,古生物學家邢立達就曾嘗過味道

科學家可以根據一頭猛犸象身上提取到的物質建立起當時的一個生態環境,加上各種動物植物的DNA,科學家能將它們的演化脈絡勾勒出來,所以在科學家眼中這頭猛犸象并不只是一只動物,而是窺探數萬年前環境與生態的一扇窗口,圍繞著這頭猛犸象,科學家甚至有可能發表多篇高質量的SCI論文,而它的價值,很多時候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育空地區古生物學家格蘭特·扎祖拉博士表示:「作為一名冰河時代的古生物學家,與一只真正的猛犸象面對面是我畢生的夢想之一。‘這個夢想今天實現了。Nun cho ga 很漂亮,是世界上發現的最不可思議的木乃伊冰河時代動物之一。我很高興能更多地了解她。

發現猛犸象的Treadstone 礦業公司的布賴恩·麥考恩 (Brian McCaughan) 則表示:「在人的一生中,中會有一件事是最突出的,我可以向你保證,這就是我的人生中最突出的一件事。」

2022年6月24日,Yukon在線新聞發布了這個偉大的發現,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Trʼondëk Hwëchʼin和育空地區政府將共同​努力,以尊重的方式保護和了解 Nun cho ga,并與道森市社區、育空地區居民和全球科學界分享這些故事和信息。

人類該警惕了:凍土帶融化,已經發現了N種動物

古生物學家們在為找到史前保存完好的動物而歡呼,因為這不僅代表了距今數萬年前完整生態的補充,也將代表他們個人學術生涯中的一個小[高·潮],但氣候學家與微生物學家卻在擔憂另一個危機。

凍土帶融化:氣候變化的結果與推手

盡管育空地區的這頭猛犸象并非全球變暖的結果,但在北半球凍土帶近期發現的多只動物卻都是全球變暖后暴露繼而被發現,比如:

2007年5月由涅涅茨馴鹿飼養員兼獵Yuri Khudi和他的三個兒子在俄羅斯北極亞馬爾半島發現了一只41,800年前的猛犸象,被科學家命名為Lyuba,結構保存非常完好; 2011 年,西伯利亞北部 Yukagir 部落發現了一頭完整的野牛遺骸,和Lyuba一樣,由于體內結構非常完整和受到了科學家的青睞; 2015年3月份,一位獵人在西伯利亞薩哈共和國Semyulyakh河邊發現了一頭幼年的長毛犀牛(披毛犀)遺骸,這是凍土帶融化后露出地面被發現的; 2017年9月,一名在東西伯利亞尋找猛犸象牙的俄羅斯男子意外發現了一只冰河世時期的洞穴獅,寒冷的凍土層保存了它大約3萬年,死去時僅一周大; 2018年8月份,古生物學家在遠征西伯利亞東部的雅庫特發現了一具史前小馬的木乃伊,據測算,它大約生活在3~4萬年前;

越來越多的遠古生物出土告訴科學家,北極地區的凍土帶正在遭遇異常劫難!凍土是在高緯度或者高海拔地區地下的一層永凍層,它的厚度從幾十厘米到數十米不等,全球凍土面積超過590萬平方公里,其中大部分都位于北半球。

凍土帶溫度低,含水率比較高,一代又一代的植物枯萎,埋入地下成為永久凍土層,大量有機碳被封存在凍土帶內,由于溫度低,微生物活動少,數十萬年來幾乎原封不動的保存在地下!

據科學家估計,全球凍土帶的有機碳儲量是大氣層中含碳量的2倍,因此當凍土帶遭遇全球變暖影響時科學家應該會比較緊張了,因為全球變暖會加速凍土帶融化,而凍土帶融化又將會加速全球變暖,一旦形成這個惡性循環,那麼即使在《巴黎協定》中全球減排達到目標,全球變暖的趨勢仍將不可遏制。

遠古微生物:凍土帶時光機穿越到現在

除了全球變暖這個比較「遙遠」的話題以外,更可怕的則是這些出土動物身上攜帶的微生物,就目前而言,對付細菌我們有抗生素,而對付病毒則依靠免疫系統或者疫苗,到目前為止,人類和細菌以及病毒之間仍然處在恐怖的平衡狀態。

但要是有一種超級細菌或者病毒出現,而人類卻毫無抵抗力,那麼該怎麼辦?人類目前接觸的都是現代環境中的細菌與病毒,而對從數萬年前穿越到現代的遠古細菌和病毒,人類的免疫系統可能根本就不會防范,怎麼辦?

可能毫無辦法!只能等待新的抗生素以及制造新的疫苗,而這需要時間!就像目前正在全球流行的COVID-19一樣,不斷傳播、不斷變異!疫苗開發了一代又一代,卻無法防止感染,只能降低重癥率,實在是太可怕了。

遠古細菌和病毒:已經被發現了

2014年法國科學家克拉維里曾發表過一篇論文,描述的是3萬年前的一種巨型病毒,比常規病毒大10倍,發現地是西伯利亞凍土層,并且復活后仍具傳染性!

2015年,美國和中國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在冰川中鉆取冰核樣本中發現了28種現代沒有的病毒,盡管這些病毒對人類不具威脅性,但問題是未來大面積凍土融化后的可能影響人類的病毒是否會出現可是最擔心的。

2016年西伯利亞爆發的炭疽熱殺死了2000多只馴鹿,導致96人入院治療,據俄羅斯專家調查,這些炭疽芽孢來自一頭馴鹿的尸體,由于天氣暖和被解凍而釋放到周圍的環境中感染了任何動物。

不斷發現的凍土帶動物,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人類是否該警惕了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