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A奪冠10年,傻笑男孩Bebe轉大人成二寶爸回憶拆隊:那時滿受創

說起台灣電競史,台北暗殺星(TPA)絕對是喚起所有人記憶的一段時光,從S2至今10年過去,每位隊員現今都有著不同的際遇。其中,當年被稱作「伊澤瑞爾」本人的下路射手BeBe(本名張博為)如今已經是二寶爸及Twitch專職實況主,當年拿下「世界冠軍」後,成員們卻沒有選擇將榮耀延續,獨身留在隊伍的他看著隊員一個一個離開身邊,他向我們吐露,「其實那時候真的滿受創」。

▼當年TPA奪下冠軍後,Bebe選擇了伊澤瑞爾成為他的冠軍造型。

在還沒有接觸到《英雄聯盟》之前,就跟許多台灣小孩的遊戲史一樣,第一次接觸到遊戲是媽媽買了SEGA主機,之後在同學、朋友推薦下,開始接觸了信長、CS、三國等遊戲,回憶起第一次玩《英雄聯盟》的契機,他回想了一下說,「那時候Garena的區網在維修,所以不能打三國」,朋友就跟他說,「欸,有個新遊戲要不要試試看」,剛好彼時《英雄聯盟》外掛沒那麼猖獗,就讓Bebe深深陷入在這款遊戲之中。

當時台灣電競產業並不發達,更沒有所謂「電競選手」這個職業,Bebe說,「其實我沒有想象過自己會走上這條路」,在當時他只是告訴家人,「我去Garena上班」,家人也沒有多做干預,但卻沒想到,在當年TPA以黑馬之姿,一舉拿下S2世界冠軍後,他的世界改變了。Bebe想起當時狀況,思考了一下說,「最大改變應該就是不能在外面做壞事了,走在路上會有人找你拍照、四處都有人能認出你是誰」

但或許就是因為幸福來的太突然,在面對離別時候也特別深刻,TPA在奪下冠軍後,迅速出現TPS(台北狙擊者)的兄弟隊,由與Bebe共同在下路奮鬥的MiSTakE轉調過去擔任隊長,儘管在多年後,MiSTakE在許多專訪中都有提到,「已經完成一個目標,本來就沒有考慮繼續當選手」,但對于粉絲來說,就好像一個喜歡的隊伍硬生生被撕裂成兩半,而其他隊員也因為種種因素一個接著一個離開TPA,Bebe說,「那時候真的滿受創的」,我追問,「那你有去問過摸使,或著問過公司,為什麼嗎?」他無奈地說,「沒有,但它就是自然而然的發生了」,他也透露,目前僅跟史丹利有一些聯繫「討教一些招式」外,其他成員都比較少有聯絡。

▼Bebe說每年都會打亞洲盃只是單純覺得跟朋友聚在一起很好玩,面對粉絲直喊「再一年」都會認為他們只是開玩笑。(圖/Twitch、Bebe提供,下皆同)

接著Bebe一個人待在TPA,之後不斷輾轉更名,來到了現在的JTEAM,從S2征戰到S7,從20歲傻笑男孩打到26歲,中間曾接任過TPA隊長、曾選擇退役後又復出,但在2017年他確確實實的向所有喜歡他的粉絲宣告,「要離開職業生涯了」,他向我解釋,「26歲不早了,尤其後面比賽開始打不贏,加上後頭又有一個有力的競爭者(小V),就決定該把這個位置讓出去了。」

在退役後,跟許多選手一樣,Bebe決定轉換成 Twitch 實況主,透過遊戲實況延續對于電競的熱情,同時也按照自己的人生規劃,在2018年與長跑5年的女友結婚,在小魚蛋之後又迎來家庭全新成員,成為了二寶爸,現在的他,過的很幸福。他說,在Twitch開台其實滿自由,比起選手需要有固定的練習量,實況主則是只要維持一定的開台時間,其他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分配進行,此外,他也給一些想當實況主的人建議,要學會「自言自語」的能力,不能只打好自己的遊戲,而心態上面也要做好建設,讓自己狀態好的情況下再開台,會讓效果比較好。

▼Bebe在今年喜獲二寶,正朝著幸福的道路繼續走下去。

而在專訪的過程中,Bebe會時不時提到,「年輕的時候會,現在已經不會了」,不管是以前打遊戲就是想要贏、想要比別人強,又或著是會在意網友的評論、影響自己的表現,但現在的他已經不是10年前那個傻笑男孩,走過、經過了很多成長的他,也向現在想進來這一行的「菜鳥」說,「當你開始不對勁、變得太在意時,遠離一下社群媒體一陣子,會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

最後,當然不免俗的問起對于世界賽的期待,他也做了下效果說,「當然是JTeam囉,啊不對,他們連進去都沒有」,而對于同樣賽區的CFO,Bebe也說,「當然要給予支持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