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退20余年,64歲胡慧中攜87公斤女兒籌備復出,卻遭群嘲:時隔20年,還能翻紅嗎?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64歲的演員胡慧中即將復出,目前她和女兒已經現身廣東某酒店,為后期的復出做準備。

消息一出便引來的網友們熱議,有人高呼「女神回歸」,有人期待她「霸氣歸來」,但還有很多人對胡慧中的復出持嘲諷態度,認為她此次的帶著175斤的女兒復出很有可能會達不到預計的理想效果,這并不是對胡慧中沒信心,而是出于對娛樂圈「人走茶涼」的了解。

娛樂圈新舊更迭太快,有人成名了,有人沉寂了,縱觀娛樂圈發展的這幾十年,演了幾十年的劉德華只有一個,火了幾十年的周星馳只有一個,打了大半輩子的成龍更是只有一個,大浪淘沙,胡慧中隱退20余年后復出,哪里還能有她的位置?

想拍戲,自帶「打女」標簽的她肯定是打不動了,拍文戲可能還行,但可選擇性不大;想直播帶貨,現在走這條路的明星太多了,更何況,自從「潘子」之后,明星直播帶貨的這潭水早已被攪得穢濁不堪,很難再有人輕易買賬……

所以,胡慧中這次攜女復出被網友群嘲,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雖然她從去年開始就已經開通各種賬號,為復出做準備,但可想而知,她的復出之路不會很順利,隱退了20余年,是否能翻紅還是個未知數。

說這些,只是在分析事實,但從內心里來說,我還是希望胡慧中能夠順利復出,畢竟,她曾給觀眾留下了太多的青春記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們熟悉的港片美人有「霞玉芳紅」(林青霞、張曼玉、梅艷芳和鐘楚紅)。而當時的台灣,由胡慧中、林青霞、胡茵夢、林鳳嬌組成的「二林二胡」四大美人也曾紅極一時。

胡慧中與林青霞、胡因夢等

四個人里,胡慧中是出道最晚的那一個,但她的起點很高,憑借一部《歡顏》很快便躋身成為新一代票房女王,片酬也一度高過林青霞。而后便在台灣、香港、內地發展多年,風光一時無兩。

直到1998年,正處于事業巔峰期的她選擇結婚隱退,安心在家相夫教子,而這一隱退就是20余年,期間很少出現在公眾視線里。作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標志性女星,胡慧中的一生不可謂不傳奇。

1958年,胡慧中生于台灣,自小聰慧美麗,是個美人坯子。

1978年,20歲的她還在台灣大學歷史系讀書,期間被星探發掘,出演了處女作《歡顏》。影片中,她一襲白衣,懷抱吉他彈唱《橄欖樹》的飄逸靈秀形象,讓她一炮而紅成為很多人心中的「女神」。

那時的她,長相和早已成名的林青霞極為相似,于是也被外界稱作「小林青霞」「林青霞接班人」,媒體也常常將她與林青霞相比較,并問她,「有很多人都認為你很像林青霞,對于這種說法你有何感想?」

胡慧中這樣回答道:「你們說我像林青霞,這是在抬舉我。但我是胡慧中,你們說我像林青霞,這似乎又是低估了我。」一句話,禮貌又謙遜,機智且自信,足以見得她是一個美貌與智慧并存的「奇女子」。

五官精致,清純可人,那時的她稱得上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以《歡顏》打響名聲后,胡慧中又相繼拍攝了《我歌我泣》、《候鳥之愛》等一系列文藝片。

后來便有了齊名林青霞、林鳳嬌、胡因夢的「二林二胡」稱號,甚至片酬一度高過林青霞,在台灣紅極一時,在香港也收獲了大批粉絲。這也為她日后在香港影壇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80年代后期,台灣文藝片逐漸沒落,林青霞遇到了徐克進入武俠江湖,胡慧中也有幸合作洪金寶,轉型成為了港片輝煌時期極具代表性的「打女」。但從文藝女王轉向武打女星,對于毫無功夫底子的胡慧中來說,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

那時候的她不會粵語,一點功夫基礎都沒有,一切都要從頭學起,每天都練習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回到家疼得動都不能動。甚至有一次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成龍跑過去看到后還說,「怎麼那麼傻,不如不要拍,去嫁人好了」。

她知道成龍是出于心疼,但似乎以前的女明星,骨子里多多少少都有點韌性,不服輸、要強,總想拼出些許成績出來。于是便有了后期胡慧中在《福星高照》和《夏日福星》里,一頭利落短發,眼神凌厲,打戲干凈利落的「霸王花」。

此后她又接連出演了《霸王花》《神勇飛虎霸王花》《橫沖直撞霸王花》《霸王花3皇家賭船》等系列電影,曾經柔聲細氣的文藝女王,剪去了飄逸的長發、矯正了嗲氣的聲音,將精明干練、身手不凡的「Madam」形象深入人心。

「霸王花」讓胡慧中迎來了事業第二春,也成為了她演藝生涯中很重要的角色形象,讓她火遍了東南亞,成為炙手可熱的功夫女星。

不得不說,胡慧中趕上了港片的黃金時代,相比其他「打女」,她雖然沒有羅芙洛、惠英紅、大島由加利、西協美智子這些人的基礎,也不像楊紫瓊、李賽鳳、楊麗菁等人學過舞蹈,但她勝在愿意勤學苦練,敢打敢拼。

頂著一副玉女的面孔,卻有著一腔過江龍般的神勇,胡慧中在電影中不像關之琳、李嘉欣那樣的「花瓶角色」,而是不用替身親自上陣,再看現在動不動就摳圖、用替身的明星,不知道看到這麼拼的前輩,他們會不會臉紅?

也因為太拼,1989年拍攝《獵魔群英》時,由于煙火師的失誤,導致胡慧中,連同一起拍戲的李賽鳳、呂良偉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燒傷。

其中胡慧中當場就成了「火人」,身受重傷。

當時,她的頭髮、眉毛、睫毛都燒沒了,手臂和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燒傷,好在搶救及時,臉上也只是燒蛻了一層皮,這才沒有毀容。但即便如此,她也因傷休養了一年多,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黑暗期。

「浴火重生」大概說的就是她,傷后復出后,胡慧中愈加明艷動人。

此后,胡慧中轉戰內地影視圈,先后拍攝了《梁山伯與祝英台新傳》《中華警花》等眾多作品,還在1992年登上了央視春晚的舞台,演唱了一曲《城市行囊》,受到了更多內地觀眾的喜愛。

如今來看,胡慧中的演藝生涯,說不順也不順,說順其實也很順。出道的起點很高,趕上了台灣文藝片的末班車,后面轉型當「打女」,雖然過程很困難,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傷,但她也依然憑自己的努力證明了自己,創造了屬于自己的輝煌。

其實,我們看了她早期的顏值就能發現,她完全可以不走「打女」的路,有著那麼高的顏值,即便是不再拍文藝片,在功夫片里當個「花瓶」也綽綽有余。

比如,《功夫小子闖情關》中,即便是飾演吳京的母親「慧娘」一角,跟青春靚麗的鐘麗緹相比,她也不輸;在《梁山伯與祝英台新傳》中,她的祝英台扮相讓人眼前一亮;《方世玉》中飾演的李小環更是撩人心弦。

哪怕是40歲那年拍攝《情人保鏢》時,她也是優雅美麗的存在。但她卻沒有選擇一條好走的路,反而在做「打女」時,不僅讓人記住了她的超高顏值,還讓觀眾為她的精彩大戲連聲叫好,不得不再次感慨,那個年代的演員真的很拼,很清醒。

到了1998年,胡慧中急流勇退選擇嫁人生子,低調生活,在她隱退的這20余年里,我印象中她只有三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

一次是她的前任唐重生身亡時,媒體紛紛猜測胡慧中的動向,但當時的胡慧中早已嫁做人婦,所以在唐重生葬禮當天,即便曾被很多人視作「大嫂」,她也沒有露面,只能悄聲痛哭,無法送別。

第二次就是她的丈夫何志平犯罪被抓時,她為了丈夫到處東奔西走,寫了100多封求情信,堅韌和癡情感動了很多人。還有一次就是她和演員孫儷同框出現時,證實了親戚關系的傳聞,網友才發現,原來她是孫儷的姨奶奶。

如今,已經64歲的胡慧中欲攜女復出,雖然有人嘲諷,但大多數的網友還是比較支持,畢竟她曾是一代人心目中的「女神」。皺紋爬滿了眼角,卻也多了一份從容和淡定,我不知道她能否順利翻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她將自己最好的時光獻給了熒屏,她對待苦難的堅韌態度影響了很多人,她成功塑造了很多經典的影視形象,她拍戲時的那份認真和敬業為后輩樹立了很好的榜樣,這樣的她,任憑嘲諷也根本不再需要證明自己紅不紅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