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DNA中發現爬蟲動物基因?科學界認為,進化論會再次迎來挑戰

當第一個單細胞生物從地球原始的「混沌湯」中誕生那一刻開始,基因就成為地球所有生物共有的「獨特標識」。

科學界會根據每個生物的基因特性將它們按照「門類」進行劃分,不同門類的生物通常意味著它們在「基因構造」上有巨大的差異。

那麼究竟是誰造就了這樣的差異?

要知道35億年前所有的生命都來源于一模一樣的「藍藻」,為什麼現在的地球卻擁有幾千萬種「相距甚遠」的物種?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在國中的生物課本中都學到過。

地球萬物之所以「發源一處」卻天差地別,歸根結底是「環境」的力量改變了我們的基因結構。

通俗來說就是達爾文「進化論」中提到的「生物需要主動適應環境變化才能不斷繁衍」,為了自己的生存,生命個體不得不在殘酷的大自然中不斷「進化」自己。

從目前的現實來看,達爾文的觀點大部分是正確的,但科學界卻不斷的在「DNA」中找到違背進化理論的證據,這也給「進化論」蓋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我們很多人都聽過這樣的說法,某某生物的基因和人類基因有「大比例」的重疊接近。

不太了解科學知識的人乍一聽這樣的說法還以為人類和那些「八竿子打不著」的動物是「遠親」。

比如2019年國際科學界在「基因測序」工程中發現人類的「基因堿螺旋結構」和爬行動物很像,少部分的片段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一樣。

難道人類是由爬蟲動物進化的?還是說爬蟲動物是由人類進化的?

比起后者讓人「脊背發涼」的猜測,似乎前者更容易讓人接受。

真相其實并不難理解。

就像我們前文中提到的,地球所有物種起初都來源于共同的「單細胞結構生物」,在之后漫長的歲月里才不斷演變為「多細胞生物」。

而基因本身會在延續過程中發生一定的突變,所以看起來非常不同的物種體內可能有著讓我們意想不到的「巧合」。

同時也有不少科學家認為靈長類的祖先是一種名叫「始祖螈」的「兩棲動物」,這或許就是人類「DNA」包含爬蟲動物基因片段的原因之一。

不過自從進化論問世以來,對它的質疑聲就沒有停止過。

除了我們剛才所說的科學界不斷發現新的基因證據,以此來證明人類的進化「是個例外」,剩下的就是人類本身和其他生物之間巨大的「智力差異」。

盡管從生物學角度來說,作為動物的我們最多能自詡為「高級動物」,并沒有格外特殊的地方,可大部分人還是不能接受人類的祖先曾經和動物園里的猴子一起在叢林里「奔跑」。

科學家試圖尋找我們進化歷程中最為關鍵的幾處「基因片段」,用來彌補「原上猿」和其他猿類之間的裂痕,可惜目前還沒有找到。

進化論遇到的挑戰有很多,不過它的理論根基始終很穩定,歸根到底還是因為人類科學還沒有發現比它更合理的推測。

如果我們現在拋棄了進化論,那麼人類起源就只剩下「外星造物」和「宇宙來客」兩個選擇了。

宇宙起源說倒是有不少證據,也符合目前在彗星和其他天體上觀察到的「有機物」現象,但這些是否可以支撐一個文明發展到今天的程度,恐怕還是一個機率微乎其微的「偶然事件」。

總而言之,在新的證據出現以前,科學家只能對進化論「修修補補」,不可能推翻這個理論的全部,一些科學上的發現也只能成為進化論的「意外」,而不是生命起源理論的「例外」,不過隨著科學的不斷發展,生命起源之謎和進化論的真相,早晚會呈現在科學家面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