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嫁豪門獲70億身家!後又「嫁3任小鮮肉老公」被家暴,60歲「放棄一切出家」皈依佛門!

2002年,台灣娛樂圈出現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女人」。這個女人不顧個人形象,將自己五次結婚又五次失婚的婚戀史在媒體上進行公布,並且大談特談。這個台灣富婆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許純美。

因為坐擁近百億身家,許純美整日以社會上流人士自居,曾經放言:「要當上流社會人士,第一就是要有錢。」這囂張的言語一出,頓時引爆整個台灣人民的熱議。按理說這個台灣富婆坐擁70億財產,本可以一輩子吃喝不愁,繼續過她包養年輕男模、購買奢侈品的安樂生活。

Advertisements

然而這個女人在晚年卻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在許純美結束自己的第五段婚姻之後,意外地消失于媒體的視野,轉而皈依佛門,專心修行佛道去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本可以享樂一生的富婆做出了出家的決定呢?

 

許純美的童年其實並不幸福,甚至算得上「悲慘」。1957年,許純美出生于一個台北家庭,生活十分困窘。許純美的母親沒有工作,而父親只是在動物園負責給遊人拍照的小員工,收入極其不穩定,還動不動就遭到遊客的侮辱和唾罵。

然而許純美家裡一共有五個小孩需要養育,日子過得緊緊巴巴。小時候的許純美因為家境貧寒,沒有錢買衣服和文具,經常是長時間只穿一件衣服,餓著肚子去上學。

那時的許純美已然患上了嚴重的營養不良,不算低的個子,卻十分消瘦,尖尖的臉上只有一雙美麗有神的大眼睛十分突出。

年輕時候的許純美

 

每當許純美看到其他的同學都有新衣服穿,都有零花錢買零食吃的時候,她都十分羨慕,但又知道家裡的困窘,因而從不問家裡要錢。

有一次,許純美看到別的同學在吃一塊精美的小蛋糕,飢腸轆轆的腸胃再也承受不住了,她鼓起勇氣,走到那個同學面前小聲地說:「可不可以借我一點錢買東西吃?」此時的同學卻看了看她補丁一堆的衣服,嗤笑一聲,走開了。

這時的許純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跑到衛生間,偷偷地哭泣起來。躲在衛生間里的許純美暗暗發誓,自己一定要變成一個有錢人。

除此之外,家中的母親還時不時地給許純美灌輸這樣的思想:嫁人務必要嫁給一個有錢人,只要能夠嫁給一個億萬富豪,她就能過上好日子,可以買無數好吃的,也可以買無數的漂亮裙子。

Advertisements

然而,那時的許純美哪裡知道,嫁入豪門且收穫甜蜜婚姻,不過是一場夢幻泡影。現實的人生總是痛苦而充滿波折的。

十九歲的一天早晨,許純美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醒來,此時的她還因為昨夜的酒精而頭痛不已。然而在看到身邊還躺著一個男人後,她恍然大悟:自己被人強暴了。

 

許純美一時難以接受,尖叫出聲,驚醒了身邊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是昨日酒會上故意與她搭訕的富豪李文清,也是這場[強.奸]的施暴者。

李文清一早就注意到了許純美這個長相貌美、酷似王祖賢的美麗姑娘,便趁許純美酒醉對其下手。

後來李文清在許李兩家的共同脅迫下,心不甘情不願地娶了許純美過門。

李文清本來就是一時興起,又怎會真心相待許純美呢?

他只是每個月給許純美一些微薄的生活費,關于許純美的一切都不聞不問。

甚至在許純美懷孕的時候,還動不動對她拳打腳踢。

雖然嫁入了豪門的夢想已然實現了,但是許純美每天都活在李文清的折磨與冷暴力之中,她實在不堪忍受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就像李文清提出了失婚。

李文清不耐煩地在失婚協議上籤了字,只丟給許純美十萬塊錢,就將許純美和兩個女兒趕出了家門。

Advertisements

李文清與許純美

正當許純美因為婚姻失敗痛苦不堪的時候,一個男人的出現改變了她的人生。

這位被許純美認作「真命天子」的男人,名字叫做鄭奇松。

 

鄭奇松這個人,用現在的話來說,真是標準的高富帥,不僅長相酷似黎明,而且身價百億,在台灣有數套房產,甚至在日本還有一棟摩天大樓。

鄭奇松對許純美一見傾心,也不介意許純美已然有過一段婚姻,反而對許純美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二人很快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許純美看著眼前的鄭奇松,不由感動地熱淚盈眶。

此時的許純美彷彿置身于天堂,但是任何感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

鄭奇松與許純美

就在許純美懷上鄭奇松第三個孩子的孕期,她得知自己的丈夫鄭奇松出軌了,出軌的對象就是鄭奇松公司的一名職員。

許純美不能接受有其他的女人介入她和鄭奇松幸福的婚姻,她挺著大肚子怒氣沖沖地來到鄭奇松的公司,找到這個職員和她當面對峙。

許純美此時哪裡還顧得上形象,對著這個女職員就是一頓破口大罵,搞得這件事在公司人盡皆知。

而這名女職員也許是有說不出的苦衷,也許是接受不了公司輿論的壓力,她採取了極端的做法,在幾日之後,就投河自盡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許純美一下子癱坐在自家的地板上,她喃喃自語:

「這個女人是因為我死的。」

後來,許純美在手術室拼盡全力,才生下了鄭奇松的女兒,然而她卻拒絕照顧這個孩子,甚至連看一眼都覺得厭惡。

許純美覺得這個女兒日夜哭鬧不休,不讓人省心,彷彿是那個女職員投胎轉世到女兒身上來折磨自己。

久而久之,在許純美不斷地精神臆想下,她將這個女兒轉送給了遠房親戚。

而在十幾年之後,這個女兒被媒體爆出,在街頭以撿垃圾為生,已經淪落成了流浪兒童。

許純美女兒

然而即使如此,許純美也沒有將女兒重新接回來的想法。

在這段感情里,許純美在乎的只有她的老公鄭奇松。

可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婚姻持續了短短二十年,鄭奇松就因為肺癌過世了。

鄭奇松猝然離世,留給許純美的是價值百億的財產。

世人都以為許純美會因為這筆財產稍感安慰,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鄭奇松離世之後,許純美卻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驚愕不已的事情。

許純美雖然得到了鄭奇松留下的百億財產,但是她的精神世界一下子就崩塌了,在她看來,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男人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人世,自己對于這個世界也沒有半分留戀了。

在一個夜晚,許純美孤獨地坐在空蕩蕩的別墅里,越想越覺得活著沒意思,隨即吞下了安眠藥準備自盡。

然而湊巧的是,一個叫做黃海明的商人,在這時恰好有公事與她商量。

在給許純美打了幾個電話都無人接聽之後,黃海明心覺不對,連忙衝到了許純美的家裡,將已然吞葯的許純美送到醫院,救活了她。

從鬼門關回來的許純美,在睜開眼睛之後,終于意識到自己自盡的行為有多麼愚蠢,而對自己的救命恩人黃海明,也有了除感激之外莫名的情愫。

隨後,二人很快就領證結婚,日子過得倒還算有聲有色。

然而婚後的許純美,卻一直深陷于對自己第二任丈夫鄭奇松的思念之中。黃海明對她十分照顧,但她每每望著黃海明,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後來的許純美反應過來,這種不對的感覺來自于黃海明與鄭奇松長得並不相像。

她也沒辦法將苦惱講給黃海明聽,只能像之前的李文清一樣,每月給黃海明五萬塊的零花錢,送他上百萬的現金,然後自己再出去找其他的小鮮肉解悶兒。

得知自己的妻子在外面夜夜笙歌的黃海明,此時又會作何反應呢?

黃海明當然是不會容忍自己的頭上長著廣袤草原,在得知許純美帶了牛郎私會之後,帶人將許純美和一個叫林宗一的牛郎堵在了酒店房內。

一時間,黃海明和許純美的失婚官司在整個台灣傳得沸沸揚揚,黃海明要求許純美作為婚姻的過錯方,要將一半的財產,也就是320億新台幣分割給他。

許純美當然不會答應黃海明這個無理的失婚訴求,在媒體面前痛罵黃海明趁火打劫的行為。

二人之間的失婚案件,一時間成為整個台灣茶餘飯後的談資。

最終,黃海明敗訴了,然而這時的許純美又找了一個小鮮肉來慰藉心靈。

失婚後不久,許純美帶著她的70億財產火速跟另外一個叫做邱品叡的男模訂了婚。

許純美對于這位男模可以說是一擲千金,在訂婚當天就拿出了200萬現金當做聘禮,而且還送給了這個男模一款價值500萬元的昂貴手錶。

這足以看出許純美對于這位男模的誠心。

邱品叡和許純美

然而事實上,邱品叡只是看上了許純美的錢和地位,想蹭她的熱度把自己帶火,而對于此時即將50歲的許純美沒有絲毫感情。

邱品叡本身就喜歡賭,在和許純美訂婚之後,依然沒有收手的想法,反而越賭越大,欠了一屁股爛賬。

一天夜晚,邱品叡找到許純美要求她替他償還欠下的巨額賭債。

許純美不想管他的爛攤子,委婉地拒絕了這個賭棍的請求。

結果令人沒想到的是,當晚許純美就因鼻樑骨折被送進了醫院的搶救室。

據事後許純美自己向媒體聲明的控訴來看,當天夜晚,在她拒絕了替邱品叡的還債要求后,邱品叡就火冒三丈,將瘦弱的許純美舉過頭頂並狠狠地摔在地上……

許純美的臉直接著地,鼻樑也遭受了嚴重的磕碰。

在此之後,邱品叡便不知所蹤。

在經歷了這麼多背叛和暴力的許純美,此時仍然沒有醒悟過來,反而對于自己的感情生活更加任性。

在和邱品叡失去聯繫后沒多久,許純美便嫁給了男助理蔣清全。

這個男助理僅僅用了十八天的溫存照顧,便騙取了許純美的100萬元現金,隨後就和許純美火速失婚。

後來的許純美也就看透了,向她拋出曖昧之意的男人們,多半不是愛上了自己,而是愛上了自己的錢財。

此時的許純美對于愛情近乎到達了一種絕望的境地,然而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個時候當年被黃海明暴打的林宗一,又通過重重門路找到了她。

林宗一與許純美

一開始的許純美還心存警惕,害怕這個林宗一是來騙取她的錢財,後來在林宗一的溫言軟語之下,許純美再次被愛情蒙蔽了雙眼。她開始在林宗一身上大把大把地花錢,甚至拿錢來資助林宗一賭博。

可是林宗一和之前的那些男人又有什麼分別呢?在拿到了許純美的眾多金錢之後,林宗一就向許純美提出了失婚。而被感情一再折磨的許純美,此時對真心也不做什麼奢望,她只是麻木地在失婚協議書上籤了字,隨即看著這個年輕的男人拿著自己的金錢揚長而去。

在經歷了五嫁五離的失敗婚姻之後,許純美終于對男女之愛絕望,而她也萌生了出家,修行佛法的念頭!

此時的許純美已然五十多歲了,三十年的奢靡生活,令許純美對于金錢也全然沒了興趣。

許純美會偶爾想想自己的幾任丈夫,想想自己在電視節目上的瘋言瘋語,想想自己此生都花不完的財產,最終陷入對鄭奇松無比的思念之中。

這種思念逐漸衍生出一種猶如藤蔓的怪物,在她的心頭反覆纏繞,她總是上不來氣,覺得心裡空空落落的。

年過五旬的許純美已然瘦削的不成樣子,隔一段時間就會駕車去精神病醫院,進行心理問題諮詢。

然而,心理醫生也療愈不好許純美內心的失落,她求醫不成,便換上一襲怪異的黑色佛醫,開始修行佛法,企圖靠著佛家真諦來尋求內心的安穩。

數年後,媒體突然想起十幾年前風靡一時的台灣富婆許純美,便很好奇許純美的現況如何,找到許純美來進行採訪。

許純美面對鏡頭,還是一副看似瘋癲的樣子。她大聲地在鏡頭前發誓:「我許純美如果再交男友,我許純美不得好死。」

這句話聽起來可笑,但是回顧許純美一生坎坷不堪的感情歷史,再品一品這句話,竟然生出一絲心酸。

現如今的許純美已然脫離了公眾的視野,有消息說她不僅在潛心修佛,而且在匿名做一些公益捐贈,算是為自己積累公德。

許純美的人生著實如同一場鬧劇——從貧窮女孩到百億富婆,五嫁五離,最終遁入佛門。這樣奇幻的一生,倒是難以得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