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拒絕成龍追求!24歲「當紅時嫁入豪門」遭冷眼,丈夫被綁勒索1億「她孤身救夫」地位逆襲

温晗晗 2023/04/23

如今70后、80后的人肯定都聽說過 林青霞、王祖賢、周慧敏等這些風靡一個時代的港星名字,但與她們同時代的一個名字或許早已被人遺忘。

她曾紅極一時,但卻為了愛情,早早的退出了娛樂圈,嫁入了豪門,她就是 彭雪芬。相比較同時代的其他明星,她就沒有那麼被人熟知。

雖然她的演藝生涯并沒有那麼長久,但她的傳奇人生卻是台媒爭相報道的熱聞。

17歲的時候被星探發現,隨之而來的是各種劇本廣告。 她在5年內拍攝了20多部戲,火遍大江南北,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

24歲的她放下如日中天的事業,和富二代吳東亮私奔去了美國。30歲剛做完宮外孕手術的彭雪芬為救被綁架的丈夫,孤身一人勇敢前往,讓所有人另眼相看。

如今62歲的她,身價過億,依舊美麗優雅,歲月為她留下的是更加成熟與迷人的氣質。

兩個兒子也已長大成人,唯一焦慮的便是孩子們都有自己的事業,不肯繼承家業。

01、精彩事業

1960年出生台北的彭雪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她的父親是外貿西藥廠的代理,家中生活也算優越,作為家里的小公主,彭雪芬也是被父母寵大的。

自幼彭雪芬就是個美人胚子,一雙靈動烏黑的大眼睛,明眸皓齒、清秀可人的長相讓她一直都人見人愛。

而且她的父母還給她安排舞蹈課,覺得女孩子還是要練練舞才會更有氣質。

1977年,17歲的彭雪芬去電影院看電影,出眾的外貌和氣質讓她被廣告公司的負責人拉去拍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廣告。

之后又被《拒絕聯考的小子》的導演看中,擔任了電影的女主角,至此彭雪芬正式踏上了演藝之路。

當時《拒絕聯考的小子》的導演徐進良正因找不到合適的主角人選而發愁,無意間看到了彭雪芬所拍的廣告,對她的長相驚為天人,覺得這簡直就是為他的劇量身定制的女主角。

于是徐進良立刻就找到了彭雪芬,與她商談合作事宜,兩人一口氣簽了3年的合約,而彭雪芬也正式成為了輝煌電影公司的一名基本演員。

徐進良

《拒絕聯考的小子》在上映后,反響熱烈,而彭雪芬也憑借其甜美清秀的形象一炮而紅。

18歲的彭雪芬以甜美長腿的形象風靡了全台灣,成為了無數雜志媒體的寵兒,許多的雜志封面、卡片貼紙上都是她的身影。

首部電影的成功也讓彭雪芬未來的演藝道路順風順水, 越來越多的代言、劇本、廣告接二連三的找上她。

她也在不少電影中出演了各種角色,如《不妥協的一代》《野性的青春》《紅粉游俠》等。

1983年,彭雪芬出演了《大輪回》,這是一部由胡金銓、李行、白景瑞三位導演分段執導、描述三段不同時空愛情的電影。

而彭雪芬憑借一個人分飾三個時代背景迥異的角色——明朝高官之女、民國初年在戲班里的唱戲姑娘和現代歌舞團的舞蹈演員。

彭雪芬充分的展現了她高超的演技,獲得了業界的高度肯定,走上了事業巔峰。 彭雪芬在成名后,有不少人都對她傾心不已,據說就連成龍也追求過她。

但她是一個非常果斷聰慧的女孩子,看得清自己,也認得清他人,她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23歲的彭雪芬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次心動, 他是台灣新光集團的三太子吳東亮,(吳東亮1950年出生,比彭雪芬年長10歲)。

吳東亮出生富裕,父親吳火獅是新光集團的創始人,資產超2000億台幣,是台灣五大集團之一,其商業版圖覆蓋台灣市民的吃穿用度。

而吳東亮雖然出身豪門,但卻是一個文質彬彬、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

而與吳東亮相反,彭雪芬雖長相甜美,但膽識過人, 眉宇之間有一種說不出的英氣,或許這也是她獲得許多導演和觀眾賞識喜愛的原因之一。

也正因如此,她才吸引了吳東亮的注意,使得吳東亮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雖然彭雪芬對吳東亮也十分的喜歡,但她畢竟年紀還小,面對感情也會無措,于是她想特地請來兩位前輩導演李行和長輩制藥廠的廠長廖詳雄來為自己做參謀。

在這次聚會中,吳東亮的良好家教和得體的行為也給兩位長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認為他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人。

李行導演

所以,他們也給彭雪芬提了意見,認可了彭雪芬和吳東亮的交往。但光彭雪芬這邊同意并沒有用,吳東亮的父母并不喜歡這個戲子出生的兒媳婦。

就在兩人交往了半年后,準備邁入婚姻的殿堂時, 遭到了吳東亮父母強烈的反對。

七八十年代的時候,對演員這一行業非常輕視。吳家對彭雪芬的工作很芥蒂,而且她還曾經和其他的男藝人傳過緋聞,因此堅決反對吳東亮和彭雪芬結婚。

盡管彭雪芬出生并不差,但和吳東亮家實在沒法比,吳文亮的父親吳火獅和母親吳桂蘭共養育4個兒子,吳東亮排行老三,他前頭兩個哥哥和后面的弟弟所娶皆系商界豪門之女。

大兒媳許嫻嫻,她的父親是台灣政商兩界的大佬許勝發,與吳火獅也是多年的好友,兩人在結秦晉之好前,一直都是互相幫助,攜手吸金。

許勝發

二兒媳孫若男家族歷代從事紡織業,根基深厚;最小的兒媳 何幸樺,則是永豐余集團老闆的千金。

相比較而言,彭雪芬的學歷只有中專,從事的還是演員的行業,家里也只是小康,除了長相就一無是處。

但是吳東亮也是一個癡情之人,他認定了彭雪芬,不顧家人反對, 他放下了所有,帶著彭雪芬私奔到美國秘密成婚。

彭雪芬也被吳東亮的誠意打動,放下了如日中天的事業,毅然決然地與丈夫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他們在美國結了婚,一直到兒子出生后,他們才返回台灣,見了家長。

這時候雖事已成定局,但吳家人對彭雪芬依舊非常排斥,哪怕是過年全家團聚時, 彭雪芬都連上桌吃飯的資格都沒有。

面對這樣的羞辱打壓,彭雪芬心里也生氣委屈,但是為了讓老公吳東亮不夾在中間為難,她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地陪著吳東亮。

但是吳火獅夫婦卻是因為兒子違背了他們的意愿,執意娶彭雪芬而對其也心生不滿。

本來吳火獅很看重這第三個兒子,覺得他比其他的兒子能力都要出眾,也有意將家族的事業傳給他。

但他私自娶妻的這件事,讓吳火獅不喜,漸漸的就將他排除在集團之外,使他在新光集團內被邊緣化。

吳火獅

直到1986年吳火獅去世,新光集團被架構重組,吳東亮的大哥和二哥都被委以重任,兩人聯手把持了大權,吳東亮再看不到施展拳腳的一絲希望。

于是,吳東亮做了一個決定, 他要帶著妻子出去單干。

1990年,吳東亮脫離了新光集團,自己創辦了一家銀行,彭雪芬二話不說就支持丈夫,她寧愿陪著丈夫受窮也不愿乞求婆家的垂憐。

但好在吳東亮自身有較好的商業頭腦,不久就將事業做了起來,這也就是後來的台新銀行。

這時候孀居的吳桂蘭似乎也徹底放棄了老三一家,任由他們自生自滅,不管他們想做什麼,都隨他們去了。

就在彭雪芬和丈夫的生意才剛剛起步,厄運就接踵而至。這是一段讓吳家人永生難忘的驚險插曲,也讓彭雪芬徹底轉變了吳家上下對她看法。

02、勇敢救夫

1990年12月,吳東亮22點下班回到了自己位于台北士林忠誠路的社區時, 忽然被黑暗中沖出來的幾個壯漢給強行擄走。

而他家所在的是高檔小區,安保系統也較高,門禁嚴格,能在如此環境下一擊得手,可見綁匪也是埋伏挺久,做足了準備。

彭雪芬左等右等不見丈夫回家,打電話也沒人接,十分著急。

直到凌晨,她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說:「喂,彭雪芬嗎?你老公現在在我手里在,你不用著急, 只要給我1個億,我就能保你的丈夫平平安安的。」

你想啊,1個億在現在本就是非常大的一個數額,更何況是在90年代。然而,1個億對于別人可能是天文數字,但是對于吳家,那倒也是拿得出來的。

綁匪既然能夠一次就將吳東亮綁了,那肯定是對他的家世背景調查得一清二楚。

彭雪芬在得知丈夫被綁架后,第一時間通知了婆家,而吳家為了兒子的安全,選擇了報警,讓警方來進行救援。

警方在接到報警后,得知被綁的是當時知名的企業家,輿論影響較大,立刻采取了行動。

他們在吳東亮的家中全方面布控,將吳家的所有通訊設備都采取監聽監視,可以在綁匪打來電話的第一時間收到訊息并采取行動。

果然,沒過多久,綁匪就又打來了電話,說:「 先交500萬。我知道你報了警,只要你甩開警察來交贖金,我能保證吳東亮的安全,否則你再也別想見到你的丈夫。」

彭雪芬都沒來得及說話,綁匪就將電話掛了,害怕丈夫被撕票,彭雪芬將家中所有監聽的警察都趕了出去,決定自己一個人去交贖金。

當天晚上,彭雪芬按照綁匪要求, 一個人開車帶著500萬現金和一部手機(按綁匪要求之后聯系用的),前往指定地點交贖金。

但警察在被趕出去后沒有離開,而是一直守在門口,見彭雪芬一人行動就立刻開車跟上。

彭雪芬將車開出車庫就發現身后有警察跟了上來,于是加速猛踩油門撞向了警車,想要阻止警車尾隨,但沒有得逞,後來又加速想要甩開警車但也沒有成功。

彭雪芬按照綁匪要求一直沿著高速公路開, 直到開了大約八80多公里后,在一座高架下停了下來。

此時,高架上有一只吊籃掛在那里,彭雪芬將事先準備好的東西放進了吊籃,然后吊籃就緩緩被拉了上去。

高架大約有四五層樓高,警方無法攀爬上去,又沒法提前得知地點進行布控, 等警方趕到高架橋上時,綁匪早已拿著錢逃之夭夭了。

事實上,綁匪非常的狡猾,他們之所以不一次進行交易,是為了測試彭雪芬是否真心想要救她的丈夫,肯不肯為了丈夫的安危擺脫警察。

在吳東亮被綁的第三天,彭雪芬又接到了綁匪電話, 要求完成剩下9500萬的交易。

一個編織袋根本裝不了剩下的那麼多錢,于是,彭雪芬將9000萬分了3個袋子,又見剩下的500萬用手提袋裝著,準備被前往交易地點。

在去之前,她還特意打了電話給當時負責案件的警察署長侯友宜說:「我不管你們能不能抓到綁匪,但請你們不要跟著我,我只要我的丈夫能夠平安回來。」

雖然警察知道彭雪芬的意思,但為了人質和彭雪芬的安全, 他們并沒有聽彭雪芬的話,而是在彭雪芬出發后,就立刻開著私家車跟上了。

本以為這一次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跟著彭雪芬抓到綁匪。

但是就在前往交易的路上,綁匪讓彭雪芬在外面盤桓了6個小時之多,最后卻打一通電話,說: 「有太多警察跟著了,交易取消。」

那麼綁匪又是如何直到警察的行動的呢?原來,綁匪曾讓彭雪芬在盤山公路上開過一段路,而他則在公路的制高點用望遠鏡觀察。

山區有一些S路段,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哪些車正常的車,哪些是一直跟隨彭雪芬的車輛。

因為山道上的干擾太大,加上信號不好,警察們的聯系往往會受到影響,一旦沒有了上級的指示,他們就會像沒頭蒼蠅似的在山間轉悠,很容易被發現。

而此時的彭雪芬本就做了宮外孕手術,還沒有恢復,為了救丈夫,她忍著疼痛,和歹徒周旋了許久,導致傷口崩裂,一直在流血。

這一天注定毫無收獲,疲憊了一天的警察也都精疲力盡,于是都收了工,回去休息。

但就在所有人放松警惕時,晚上11點多,彭雪芬再一次接到了綁匪電話: 「今晚交易,不要再驚動警察了。到時候以車燈為信號,會告訴你地址。」

于是,彭雪芬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趁著夜色,迅速開車前往了交易地點,并在指定的地方發現了一個白色畫框的區域, 她將9500萬錢放入方框內,然后離開

警方動作也非常迅速,在發現彭雪芬離開后,立刻派人跟上。但狡猾的歹徒卻在彭雪芬開入指定線路后,破壞了來時的路,減緩了警察前來的速度。

這一夜注定無眠,彭雪芬一直焦急地等待著丈夫的信息,希望綁匪能夠信守承諾,將吳東亮放回來。

但過了一天,遲遲沒有吳東亮的消息,難道綁匪撕票了?還是根本就不準備放人?

好在等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彭雪芬終于接到了吳東亮的求救電話。

原來綁匪將吳東亮帶到了元山保齡球館的停車場,并給了一部只可以與彭雪芬單線聯系的手機,讓他可以撥打求救電話。

吳東亮的平安歸來讓彭雪芬終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但是警方仍然需要抓住這窮兇極惡的歹徒,盡快破案。

讓人頭疼的是,隨著吳東亮被放回來,所有的線索都斷了。

在吳東亮被抓期間,綁匪給他用了藥,使他大多數時間都處在昏迷狀態,而且他全程帶著眼罩,根本沒有任何線索可以提供給警方。

于是警方將目光集中到了那部被吳東亮帶回來的手機上, 最終在電話底部采集到了一枚不屬于吳東亮的指紋。

這一發現讓整個案件有了突破口。警方經過DNA檔案庫的比對, 鎖定了一個名叫張家虎的犯罪嫌疑人。

經過懸賞,警方很快抓到了張家虎,而他還有一個老大,名叫 胡關寶。

那時台灣有四大疑案:桃源加油站搶劫案、東屏風分局偷槍案、林永泉殺人案和新竹兩起警察被殺的命案、華南銀行搶劫案。這四起案件性質惡劣、情節嚴重,但卻都遲遲沒有抓到兇手。

而這次吳東亮的綁架案所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胡關寶,讓警方抓到了兇手, 原來這四大懸案都是這個叫胡關寶的犯罪嫌疑人所犯下的。

面對如此窮兇極惡的罪犯,彭雪芬卻一個人與他周旋許久,又獨自一人救丈夫于危難之中。

她沉著冷靜,不顧自身安危勇救吳東亮的行為打動了吳家人,讓婆家對她刮目相看, 她的婆婆吳桂蘭更是視她為上賓,對她十分重視。

之后,彭雪芬也成為家族中4家公司的董事,同時幫助丈夫完成對家族主營產業的控股。

吳桂蘭和彭雪芬

2015年10月8日,彭雪芬和吳東亮的小兒子吳昕豪和胡亦蓮舉辦喜宴,并于2016年生下一個兒子。

彭雪芬有了一個「金孫」,她和孫子的生日只差了一天,還被人稱為 「最美婆婆」。

長子吳昕威長年住在海外,對藝術有較大興趣,不愿繼承家業,但小兒子吳昕豪已經開始出任新光金控董事,未來可能成為吳家第三代接班人。

2022年, 吳東亮、彭雪芬夫婦以85億人民幣財富,位列《2022家大業大酒·胡潤全球富豪榜》第2677名。

如今62歲的彭雪芬家庭幸福、兒孫滿堂,但風采依舊不減當年,不久前,台新銀行舉辦的21公里的半程馬拉松「Taishin Women Run Taipei」。

她作為台新金控董事長夫人,參與了領跑,鼓勵女性跑者無畏、認真地挑戰自我,同時也跑出美麗與自信。

小結

17歲進入演藝圈,24歲嫁入豪門放棄娛樂事業,30歲「單槍匹馬」只身救丈夫,如今生活美滿、家庭幸福。

彭雪芬的傳奇人生讓人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獨立女性——聰慧、果斷、堅毅、勇敢、自信……

大家也要認真地過好每一天,活出不一樣的精彩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