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退休后 ,要不要去找一份工作 ?57歲大姐告訴你什麼叫生活

導語:

很多人都想退休后過上安逸清閑的生活,可是一個人生活過得太安逸真的好嗎?這個問題有很多不一樣的答案,要看個人的經濟實力,關鍵是有些人經濟實力夠了,卻把工作當成一種鍛煉方式和娛樂方式,那麼退休后要不要再要去找一份工作?

以為57歲的退休大姐,她退休后又繼續出去工作,結果帶來與眾不同的生活,接下來我們一起去了解秦姐的故事。

57歲秦姐的自述:

我姓秦,今年57歲,是單位退休的職員,退休后我每個月有3700塊的退休工資,當時我老激動了,想著不用去上班,還有工資領,心里美滋滋的。于是我就開始規劃自己的退休生活,首先是睡到自然醒,以前因為要上班,很少有睡懶覺的時間,何況女人就喜歡睡懶覺,而且睡懶覺也可以增加美容,所我不想浪費自己的時光,退休后我會按自己的想法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的生活很有規律,每天睡到八九點這樣起床,煮早餐,然后去菜市場挑選最新鮮的食材,為午飯和晚年做好準備,因為我是一個很愛制作美食的人,但是做飯占不完我一天的時間,剩余的時間我喜歡看電視,看手機,晚年吃完飯就出去散步,這樣的生活過了一年多,我便感到很無聊,所以我就想著去找一份工作來豐富自己的生活,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充實,當時還想著,自己去工作,還能存上不少的錢,將來也好幫助自己的兒子。

我是一個離異女人,婚姻很失敗,被丈夫背叛了我。丈夫有二心后,狠心把我們母子甩下,去組建他的新家。我不是一個軟弱的女人,任由別人欺負,當時我一怒之下,把前夫起訴了,剝奪他身上的所有財產,讓他一個人凈身出戶,有了這些錢,我余后養活兒子不是很累,雖說過得不是很富有,但是從不缺衣少食。但是我的生活也因此變得孤單,兒子在外地讀書,平時就剩下我一個人在家,很多親戚朋友都勸我重新找一個人再婚,可是受到一次傷害后,我心有余悸,所以我給自己下了一個決心,等到兒子大學畢業后再考慮自己的人生大事。

現在我的兒子還沒有結婚,剛大學畢業,在外地工作,所以我退休后基本很清閑,想著兒子將來結婚需要很多錢,所以我就有了在工作的念想。有了這個心思后,我特別愛注意一些招聘網站,然而適合我這個年紀的工作很少,但是我以前是單位的會計,為單位做了不少貢獻,當我拜托身邊的朋友幫我找工作,單位的領導就注意到我,因為我對會計這份工作很熟悉,單位正好缺一位像我那麼熟悉的人,所以我被返聘回去處理一些工作,順便把新人培養起來。

自從我又回去上班后,我感覺生活真的變得充實,剛退休那會,我常常想到以前的事,一想就會很傷心,導致有一段時間心情都很煩悶。何況我平時不喜歡接觸陌生人,自己又是一個單身,在家里生活時間長了,反倒覺得孤單。莫名其妙就感覺自己是一個可憐人,感覺家里冷冷清清的。

回到工作崗位后,我感覺找到了新生活,整個人變得特別有精神,我還因為工作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他是我的同事,大家叫他老王。老王是一個喪偶的單身男人,比我大三歲,我回去上班讓他感到很意外,也因為這一點他對我產生好感最后對我展開追求,半年后我們生活在一起。

為了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的豐富,我依舊在單位上班,而老王退休后單位上沒有合適的職位給他安排,他就去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我們退休后都有工資可領,退休金根本用不到,所以我們就各自把退休金存起來,平時生活開始都是靠我們的工資。

由于我們都在退休后繼續工作,能黏在一起的時間特別少,所以始終能保持著一種新鮮感。我們現在就像談戀愛一樣,在一起生活特別的開心。現在想想,退休后繼續找工作也很好的,如果我不這樣也不可能和老王走到一起,也不會過得開心,說不定身體還因為郁悶的心情,變得糟糕。

現在我和老王都說好了,我們根據自己的身體情況而定,他工作到63歲,我工作到60,昨晚這幾年我們也能攢下不少的錢,既能幫助子女們,也能為我們的生活奠定一些基礎,往后我們在一起生活,不用為難子女,給子女添麻煩。還有我不想給兒子帶孫子,但是我不想兒子因為我不能幫忙,而導致他們生活過得不好 ,所以我現在打工攢錢,等將來兒子需要的時候,我可以補貼他們的生活,讓兒媳自己帶孩子。

我認為,我們剛退休五六十歲,真的不算老,沒必要浪費時間,在家里吃吃喝喝,那樣就是荒廢時光,我們找一份工作,發揮余熱,不僅可為為生的增加多一份保障,還能讓生活過得充實,也能接收到一些新鮮的事情,認識更多不同的人,還有各種社交可以參加,心情好了,心態也會跟著好,那樣就會越活越年輕,身體也會變得更加硬朗,還能得到多一份收入,將來可以幫助子女,還可以為自己的養老生活,增加更多保障,這樣不是很好嗎?

所以,我們要做一個對養老有規劃的人,時光很珍貴,浪費一點就少一點。作為一個退休老人,想要晚年生活變得好,為自己多打基礎準沒錯。

寫在最后:

秦姐的生活經歷讓我欽佩,她真的是一個很自強的女人,雖說年紀大了,但是那種不服輸,不服軟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反觀很多年輕人,年紀輕輕就像擺爛,平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