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體夫妻走紅後,無腿丈夫劈腿粉絲,斷臂妻子一人帶娃又重獲愛情

夫妻間同甘共苦容易,但有福同享太難,金錢總會迷失他人心性。

截掉雙腿的小波和失去右臂的阿嬌,兩個同命相憐的人從相識相戀,並最終走入婚姻的殿堂。

兩人相逢于苦海中,像是彼此生命中的光亮。相互依靠,惺惺相惜。阿嬌時常用竹簍馱著丈夫四處行走,一手再牽上女兒,一家人其樂融融。這本該是一個相互救贖的故事,直到小波出軌,讓童話戛然而止,畫上了句號。

1、失去雙腿的阿波

阿波出生于四川成都的一個小鎮。童年時期的阿波很調皮,他時常帶著一幫孩子在鎮上追逐打鬧。

每逢春節,他總會把壓歲錢全部拿來買鞭炮。然後趁人不注意,把鞭炮插進別人家地裡的白菜上點燃,看白菜飛上空中,被炸得粉碎,一堆小夥伴在遠處拍著手樂呵。

又或者是把鞭炮扔到水塘裡,看水花四濺。鄰居告狀到父母口中,總免不了挨一頓打。

父母對阿波沒太大的期望,不指望他成材成龍,健健康康長大就行。沒想到在13歲那年,飛來橫禍降臨在阿波身上,父母的願望落了空。

放學後阿波還是照例和鎮上的小夥伴一起結伴回家,突然不遠處沖過來一輛失控的麵包車。阿波閃躲不及,被撞出去好幾米遠。

在墜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疼痛,隨後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意識。再次迷糊著醒來已經躺在了醫院,父母正坐在床邊掩面痛哭。

他有些不明所以,問父母怎麼了?母親則哭得更大聲了,還是父親擦了擦眼淚解釋,「因為傷得嚴重,為了保住性命,所以把你的腿......截了。」

阿波伸出雙手摸了摸下方空蕩蕩的下肢,才相信了這個殘忍的事實。年幼的阿波也跟著發出了絕望的哭聲。

此時的阿波尚且還年幼,還不能真正體會到失去雙腿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只是簡單地以為,以後再也不能和小夥伴一起跑步走路玩耍了。

出院後母親想用輪椅推著阿波上學,最初阿波不願意。突然沒了一隻腿,要怎麼和老師同學解釋?

嚴厲的父親給了他兩個選擇:如果不願意去學校,那就不上學了;要不就坐輪椅上學。

第二天,阿波讓母親推著輪椅把他送到學校,才剛到校門口,同學們便一窩哄的擠上來,將他團團圍住。七嘴八舌的問:「你的腿呢?」「你的腿怎麼了?」

被人群圍在中間的阿波被同學們上下不停打量,他感到渾身不自在,低著頭,臉一陣紅,一陣白。

他開始明白,失去了雙腿後就意味著成了殘障人,的確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即使他不願意承認,但都無法改變這個殘忍的事實。

來自周圍異樣的眼光,讓少年敏感的自尊心嚴重受挫。

以前的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王,最希望能得到別人的關注。而現在,他恨不得找個地洞縮進去,不被任何人注意到。

冷暖自知的孤獨感,乏力感,只能自己獨自體會消化。

高二那年,阿波說什麼都不願意再去學校了。父母勸不動,給他在家附近找了一份在超市收錢的工作。他仍不願意去,超市里人來人往,別人每朝他看一眼,他就渾身難受一遍。

他就每天躺在家,望著天花板發呆。少了雙腿,註定是很悲劇的事,讓他與很多事無緣。他越想越絕望,甚至有了親生的念頭。

但想想父母他又覺得不忍心,自從他截去雙腿後,母親辭去了工作,不辭辛苦地照料他。和他聊天說話都十分小心翼翼,害怕他想不開。就算是為了父母,他也不能這麼自私。

父母為了讓他樂觀振作起來,讓他報名加入了殘障人聯盟,也是這裡,小波認識到了更多和他一樣的殘障人,也認識了阿嬌。

2、與阿嬌的相識

殘障人聯盟舉行線下聚會時,來自天南海北的身體有殘缺的人聚集在這裡。

阿波看到了很多比他還困難的人都在努力生活,都有自己經營得很好的事業。這讓阿波觸動很大,他也沒理由自暴自棄,也開始敞開心扉,結交更多的朋友。

此時,一位叫阿嬌的姑娘走進了阿波的生命裡。阿嬌有著一頭烏黑飄逸的長髮,笑容明媚動人。初見時阿波就被阿嬌吸引,阿嬌3歲時因為一次意外失去了右前臂。

成為殘障人的阿嬌處處遭人歧視和嘲笑,相似的境遇與相差不大的年紀讓兩人在初次見面時就有了很多共同話題。加了聯繫方式之後在網上也依然保持著聯繫。很快兩人越走越近,彼此吸引,成了無話不談的戀人。

阿嬌這時候向阿波坦白了自己的過去,自己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也有個女兒。

阿波表示並不介意,相處了半年,兩人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阿嬌沒右臂,阿波沒雙腿,他們像是兩塊剛好能湊成一塊的拼圖,天生一對,互相治癒。

阿波在沒有遇到阿嬌之前,都是依靠輪椅或者雙手的力量支撐著往前行,行動艱難而又費勁。有了阿嬌後,為了方便阿波行走,阿嬌特意找人定做了一個能裝下阿波的竹籃,外出時經常背著阿波。阿嬌沒有右手,阿波就充當阿嬌的手,也力所能及承包了需要動手的事情。

婚姻和愛情並不是易事,何況是兩個不健全的人組成的家庭,遭遇的困難更多。阿波是高位截癱,不能工作。生活的重擔更多是壓在了阿嬌身上,白天阿嬌就在殘障人工廠打工,下班後就回來和阿波一起做飯。由于阿嬌少了一隻手,背上的阿波就負責切菜洗菜,兩人配合默契,很快一頓豐盛的晚餐就完成了。

自古有情飲水飽,雖然生活並不富裕,但小倆口也把生活過得有聲有色。

阿波雖然失去了雙腿,但一個成年男子的重量背在瘦弱的阿嬌身上,也尤為吃力。但阿嬌並不在乎,她告訴阿波,只要他願意,她會背著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也因為長期背著阿波,阿嬌成了駝背。肩膀也有了病根,一下雨就疼得難受。吃些止痛藥才能勉強止痛。

3、意外的走紅後出軌

2019年,阿嬌用背簍背著阿波出去逛街,一手還牽著女兒,被人意外拍下發到了網上。他們在生活中互幫互助,平凡而又偉大的愛情讓無數人感動。

各大媒體平臺也爭相報導兩人的故事,也因此迅速走紅。踏上互聯網的風口,兩人也開始利用短視訊賺錢養家。

與其它主播拍攝的內容不同,他們的內容並沒有什麼技術性,更多的是分享夫妻日常生活的點滴。但也正因為真實溫暖的日常才更打動人心。

隨著關注度的節節攀升,又趕上了直播帶貨的熱潮。他們很快發家致富,買了車也買了新房,也開了公司。

然而平靜幸福的生活卻被打破。

阿波認為,要抓住短視訊紅利賺更多錢,就要創作出吸引眼球的視訊。那麼就需要在網上打感情牌、以此博取大家的同情心和關注。

但阿嬌覺得他們現在的生活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沒必要去擺拍一些虛假的嘩眾取寵的視訊,過度將兩人的私生活曝光在網路上,而是要腳踏實地找份工作做。何況網路的風口易逝,最後總歸要回到現實。

兩人為此多次發生爭吵,感情也漸漸有了裂痕。

視訊裡阿嬌出現的頻次越來越少,更多都是阿波一個人在裡面當主角。

這時候一位女粉絲的趁虛而入讓兩人的婚姻徹底走到了盡頭。阿嬌每天忙于照顧孩子和打理公司的生意,再加上她從未對兩人的感情有過二心,出于信任,她從未翻看過丈夫的手機。可她不知道的是,此時的阿波早已在網上和女粉絲聊得火熱。

2020年,女粉絲千里迢迢地來找阿波,宣稱要嫁給阿波。女粉絲是一個健全的人,還是個大學生。人年輕長得又漂亮。

面對情敵赤裸裸的挑釁,阿嬌深受打擊,也很絕望。她讓阿波做選擇,是選擇女大學生,還是選擇她和孩子。

阿波幾乎是毫不猶豫,選擇了女大學生。丟下一句,他們是真愛轉身而去。

阿嬌沒想到,愛情是如此經受不住考驗,當初兩人一路扶持,好不容易走到現在。眼看著生活越過越好,如今這段感情卻要被阿波親手拆散。

很多男人都是如此,一窮二白的時候他的身邊只有你,所以別無選擇;但富貴發達時,他身邊有了太多更好的選擇,會無情的棄你而去。

離婚後阿波給予了阿嬌一定的經濟補償,落寞的阿嬌獨自帶著女兒回到了老家生活。而阿波也迅速和女粉絲住在了一起,在網上秀起了恩愛。時不時的分享兩人的日常獲得更多的關注。香車美人在身旁,無限風光。

女粉絲也學起了阿嬌的樣子,出門會用竹簍背著阿波。可她終究不是阿嬌,他們之間的感情也不足以打動任何人。一個是共患難時的惺惺相惜,一個是風光後的錦上添花,這兩者有著很大的區別。

翻看他視訊下方的評論,多是罵聲一片。更多的粉絲為阿嬌打抱不平,認為阿波拋棄糟糠之妻,沒有男人應有的責任和擔當。不過也有人認為阿嬌早日看清了對方的真面目,又何嘗不是好事。

而對此阿嬌從來沒有出面回應過,興許她也曾後悔過吧。當初父母極力反對她和阿波在一起,在父母看來,阿嬌的殘障對生活影響並不大,加上女兒心地善良漂亮,完全可以找一個健全人生活。

但是阿嬌死活不願意,她看中了阿波的純樸。認為他是一個值得託付和依靠的男人。只不過才短短幾年時間,就被現實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夫妻或許真的只能共苦,卻無法同甘。

阿嬌回到老家後又輾轉到了廣州。和姐妹在廣州白雲區創業,開了家服裝公司。隨後又跟朋友合夥開了一家珠寶店。事業上風生水起,出門是紅色的大奔。

如今阿嬌也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幸福,有了健全的男友。沉浸在熱戀當中的阿嬌還會時不時的在平臺上分享戀愛生活。

婚前是地獄,婚後是彩虹。

阿嬌的生命裡,從來不缺乏勇氣,遇到阿波時,可以為了愛情不顧一切地付出,苦中作樂也覺得幸福。得知被劈腿後,也從不糾纏。帶著孩子也依然自立自強,通過努力豐收了事業和愛情。

人一旦擁有的東西多了,欲望則會被無限放大。一些男人在發達後,就認為自己值得更好的另一半。而嫌棄一直陪伴在身旁,跟著自己吃苦奮鬥的姑娘。忘了一路走來的艱辛,忘了身為丈夫的職責。

以為新歡看中的是你這個人,殊不知哪天落魄了,變得一無所有時,看看站在身旁的還能有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