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屋檐再大,都不如自己有把傘:拼命賺錢的女人,一生都在斷舍離

01

從網上看到這樣一段話:

「一個拼命賺錢的女人,一定有她的故事,不是她多想成為女強人。而是她明白了,別人的屋檐再大,都不如自己有把傘。」

是啊,女人心心念念想要的安全感,終歸要靠自己給;向往的詩和遠方,終歸要自己去抵達。

兒時依偎在父母懷中的溫暖,成年后對于另一半的依賴和眷戀,終歸,被現實一點點打碎。

當歲月無情地將一個個柔情似水的女人逼成了「女漢子」,從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美少女,成為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辣媽,從不知柴米油鹽貴,到撐起來家里的一片天,女人,便是在一次次斷舍離中,實現了人生的蛻變。

02

拼命賺錢的女人,斷絕了對外界的依賴。

前段時間,被朋友圈一條信息刷屏了:

一位90后女孩,用打工十多年的積蓄買了一套房子。交房之后,她就立即搬進了全新的毛坯房,她用木板搭了個簡易床,用行李箱當飯桌,雖然一切因陋就簡,但睡在自己家,是滿滿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很多人為她點贊,直言羨慕她、佩服她,但更多地是心疼她。

原來,女孩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國中畢業之后就外出打工賺錢養家。由于學歷低,每份工作收入并不高。但女孩從不抱怨,勤勞肯干,還十分節約。不但幫著爸媽供養了弟弟,還存下了一筆錢。

眼看著弟弟已經完成學業,家中也沒有過重的負擔,她終于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將這筆存款,用來給自己買房,而不是遵從父母的意愿,留著給弟弟買房、結婚。

這份果敢和堅決,是她十多年來,對于不被父母寵愛,不被照顧的無聲反駁,也是在一次次搬家受盡他人臉色之后,給予自己的一個安慰。

既然沒有人替自己負重前行,那就斷絕對外界的依賴,再苦再難,也咬緊牙關,自己堅持下去吧。

也許,會在無數個暗夜里因前路迷茫而哭泣,因找不到方向而困頓,因挫折打擊而委屈,但是,當每一天黎明到來之時,便又抖擻起精神,告訴自己,熬過去,就贏了。

于是,就這麼一天一天熬過來了,流淚沒有用,行動才是最好的解藥。

02

拼命賺錢的女人,舍棄了無用社交。

莫泊桑的小說《項鏈》中,女主角馬蒂爾德,是一名小公務員的夫人,因戴上了借來的一串鉆石項鏈,而在丈夫受邀參加的舞會上出盡了風頭;卻因為丟失項鏈,不得欠下巨額債務,買一串同樣的項鏈歸還。

此后十年,馬蒂爾德和丈夫生活的主題,就是賺錢。

他們辭退了女傭,搬了家,租在了某處屋頂底下的一間閣樓下,馬蒂爾德開始做種種家務上的粗硬工作,不要說參加舞會,就連最基本的社交也舍棄了。

女人,天生愛美麗,還有虛榮心,不僅要自己光鮮亮麗,還要讓跟隨自己一起生活的人衣食無憂。

隨便哪一樣,都離不開金錢的支撐。

所以,當一個女人真正認清了這個真相之后,便也會如同馬蒂爾德一樣,只顧埋頭苦干,分不出精力、時間和心思,去打理可有可無的社交。

生存永遠是第一位的,當生計問題得到解決之后,對于更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會延續此前努力賺錢的慣性,那些無用的社交,自然也就漸行漸遠了。

04

拼命賺錢的女人,遠離了爛人爛事。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被失婚」之前的羅子君,只顧著貌美如花,安享歲月靜好。無聊之下,便將主要精力用來「緊盯」丈夫,不是吹毛求疵,就是無中生有,最后一點點將丈夫推入了別人的懷抱。

而反觀被羅子君丈夫愛上的「小三」凌玲,她馳騁職場、干練果決,面對著周圍人的挑釁、嘲諷、打擊,都顯得「無動于衷」。

兩相對比之下,羅子君的「作」葬送了她的婚姻,而凌玲的「作」,卻成就了她的未來。

拼命賺錢的女人,面對種種嘈雜和喧囂,心中只會選擇性地傾聽一種聲音,那就是「好好賺錢」。

為此,她們必須十分專注,全情投入,從點點滴滴的小事中積蓄能量,在錯綜復雜的大事中積聚智慧,從一次次失敗中汲取經驗教訓,再由此出發,成為獨當一面的女強人。

從前,面對爛人爛事,是惹不起,躲得起。如今面對爛人爛事,是主動遠離。

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再次見到那些想要「興風作浪」的人,遇到那些胡攪蠻纏的事,只需一個眼神,就能讓對方不寒而栗,只需置之不理,別人便不敢再妄為。

強大的氣場,來自于豐厚的物質基礎,來自于不斷豐盈的內心。

05

結束語:

被譽為愛情導師的涂磊曾說:「 其實人生有很多拐口,每選擇一個拐口,接下來的風景會截然不同。」

作為女人,當感情得不到寄托,婚姻得不到完滿,與其怨天尤人,不如靠自己。

狠狠賺錢,努力存錢,合理花錢,當生活再次被自己安排得妥妥當當,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時,你會發現,過去那些邁不過的坎,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