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與和尚結婚,花1.7億買別墅,這個「尼姑的荒唐事」比你想象還多:一夜之間,黃粱夢碎

2015年10月,香港定慧寺的住持被當地出入境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帶走調查,這讓許多香港居民大為震驚。

畢竟幾個月前,媒體還在爭相報道這位名叫釋智定的住持,為保護佛門凈地寧愿守著破敗不堪的寺廟也不愿接受房產商高達上億的土地收購款。

然而沒想到的是,僅僅幾個月過去,她就以另一副面孔出現,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呢?她的背后到底又藏著怎麼驚天動地的故事呢?

釋智定原名史愛雯,1967年出生于東北吉林,雖然從小在山村里長大,也沒念過多少書,但生活中的她能說會道、心思縝密,很會攏絡人心。

自然,這樣一位「八面玲瓏」的姑娘,貧困閉塞的家鄉是鎖不住她那顆不安分的心,所以史愛雯早早地就輟學跟隨老鄉們外出打工開眼界。

上世紀90年代初,香港在一些內地人眼里是遍地黃金的摩登世界,能到那里生活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自然不甘于平庸的史愛雯也渴望去香港闖蕩一番過上出人頭地的生話。

但沒錢、沒長期居住證想要留在香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史愛雯開始動起了歪腦筋,她要為自己的未來賭上一把。

當時,隨著兩岸的進一步開放,香港一些貨運司機需要頻繁來往于香港和內地之間,岑偉榮就是其中一員。

史愛雯在偶然認識岑偉榮后,就把他鎖定成了幫自己去香港的跳板,開始琢磨著和他結婚,這樣七年之后自己就能取得香港身份證,合理合法地留在香港了。

雖然岑偉榮年紀比她大不少,而且還是有家室的人,但在史愛雯的花言巧語和主動投懷送抱下,很快便拋妻棄子,轉身就于1990年和史愛雯領取了結婚證。

和岑偉榮結婚后,又經過3年的等待,史愛雯終于通過了相關部門的審核,被批準前往香港生活。

不過,這并不是史愛雯的終極目標,她的最終目的是永久合法地留在香港,于是史愛雯又等了4年。

終于到了1997年,和岑偉榮登記結婚已滿7年的史愛雯如愿獲得了香港身份證,目的達到了,當初的跳板也沒用了。

所以,此時的岑偉榮在她眼里成了一塊毫無利用價值的絆腳石,史愛雯提出了失婚訴求,岑偉榮就這樣被她拋棄了。

有了新身份證,又恢復了自由之身的史愛雯希望一切重新開始,隨后她將名字改成了龍恩來,寓意著祈禱老天賜予好運,保佑自己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然而現實卻并未能如她所愿,此時的史愛雯已經年過三十,既沒有出眾的容貌,也沒有特殊的學識背景,僅憑一張本地身份證就想改天換命又談何容易。

于是為了生存,她不得不收起種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回到現實中打工掙錢養活自己,由于學歷低又無一技之長,她也找不到什麼高薪工作,能做的無非都是一些洗碗、打雜等薪酬少又苦又累的活。

這樣的生活和她想象中的簡直是天壤之別,史愛雯不甘心付出了7年青春和婚姻的代價,換來的就是勉強糊口,因此她又到處尋找翻身的機會。

一次偶然,史愛雯路過香港的寶蓮寺時,發現寺廟里的香火很旺,進進出出的香客中不乏有實力、有社會地位的人,他們在敬香后還經常出手闊綽地獻上一筆功德錢。

這讓史愛雯不由得心中一動,如果自己能去寶蓮寺當尼姑,不但生活穩定、吃住不愁,每月還可以領到不錯的薪水,更重要的是有機會結識到達官貴人、社會名流,他們若是能幫自己一把,那就不愁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心動不如行動,有了謀劃后,史愛雯立刻找到了寶蓮寺的住持初慧大師,裝出一副不戀紅塵一心向佛的虔誠模樣,言辭懇切地請求大師收留她在寺廟禪道修行。

史愛雯精心偽裝出來的誠意讓初慧大師信以為真,便接納她成為了自己的弟子。就這樣,2002年史愛雯在寶蓮寺剃度為尼,被賜法號釋智定。

為了能留在香港,史愛雯把自己的婚姻當作一場交易,將別人利用完后一腳蹬掉,如今為了夢想中人上人的生活,她又將自己偽裝成一個虔誠的信徒,想在清靜圣潔的佛門之地上演一出翻身戲碼。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果然手段狠辣,不過,這還不是她的全部面目,善于偽裝才是她最狠的手段。

所以,自從來到寶蓮寺當上尼姑后,史愛雯就成了眾人眼里清心寡欲、勤學上進的出家人,她每天在寺廟里虔誠地拜佛念經,與同門弟子在一起時謙卑有禮,平時寺院里的各種活她都搶在前面干。

特別是對于住持初慧大師,她更是表現得恭敬有加,當時初慧大師已經年滿八十,要操持這麼大一個寺院,身體難免會時有不適。

這些都被工于心計的史愛雯看在眼里,于是她便經常適時地出現在初慧大師身邊噓寒問暖,為她按摩推拿。

眼看著自己收的弟子,如此謙虛上進又有愛心,初慧大師對她也是頗為信任和器重,平時有什麼要緊事都交給她去辦,有什麼好的機會也是常常想著她。

這不,2005年,屬于她的機會來了。那一年,定慧寺的住持過世后,初慧大師便將自己鐘意的弟子史愛雯引薦過去當上了住持。然而,初慧大師沒想到的是,她的這個安排,正中了史愛雯的下懷。

定慧寺雖然年久失修,規模不如寶蓮寺大,香火也沒那麼旺,但在這里史愛雯是一寺之主,一切事務都能按她的計劃來安排。

當上住持后,史愛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除異己,她把那些愿意聽自己指揮的人都安排到寺廟里的重要位置上,至于那些「不聽話」的人就只能坐冷板凳了。

在這樣一種唯「親」是用的環境下,有個法號叫妙慧的尼姑成了她的心腹。妙慧原名王卉,和史愛雯一樣也是從內地到香港謀生的,有同樣的目的也有同樣的成長背景,很快史愛雯就對她委以重任。

王卉也是個見風使舵的人,眼看史愛雯成了住持,自然也是對她言聽計從,同時嘴又嚴實能守住秘密,史愛雯也就很放心地把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交給她去做,比如斂財。

定慧寺由于長時間沒有修繕,寺院里房屋的墻體嚴重開裂,很多木制設施里面已經快被白蟻蛀空了,整個寺院急待整修。

不過,史愛雯到任后從來沒有考慮過整修寺院的事,而是一門心思琢磨如何利用這點斂財,讓香客們把口袋里的錢掏出來供自己揮霍。

為此,史愛雯經常在香客面前表忠心,說自己一定要將定慧寺發揚光大,同時她又訴苦寺廟太窮,連修繕的錢也湊不出,自己實在是有心無力。

香客們聽她這麼一說便紛紛慷慨解囊,不過這些錢并沒有用在寺廟的維修上,而是全部流進了史愛雯自己的小金庫。

當時,寺院賬面上的資金有2600多萬,另外每年還能收到450萬左右的香火錢,這些錢也通通被史愛雯視作了私有財產,肆意揮霍。

2012年,在史愛雯的授意之下,她的心腹王卉以自己的名義為她在香港富人區購置了一套價值1.7億的別墅。

別墅里裝修豪華,臥室、衣帽間里更是擺滿了各大奢侈品牌的護膚品、內衣、服飾,還有她最鐘愛的黑絲襪和各式各樣的假發。

從此,史愛雯白天在寺院里扮演著清心寡欲、正義凜然的住持,晚上她就戴上假發,成了各大高檔餐廳、商場里出手闊綽的豪客。

一萬多塊的內衣、八千多塊的護膚品,她買起來眼睛都不眨一下,在餐廳里吃飯時點的都是翅參鮑肚這些名貴的葷腥之物,此時的史愛雯哪還有佛門尼姑的模樣。

更離譜的是,史愛雯還曾在2006年和一位叫劉建強的和尚辦理了結婚登記,當時劉建強年僅23歲,不過據史愛雯后來說,她和劉建強只是假結婚,幫對方取得香港身份證后就失婚了。

不過在和劉建強失婚后,她又于2012年和內地38歲的高武國結婚了,高武國同樣也是早年出家的和尚,在和史愛雯結婚后,他被史愛雯安排到了定慧寺擔任「維那」的重要職務。

雖然,史愛雯后來依然堅稱自己和高武國也是假結婚,但據她所購別墅區的保安說,時不時就會看到史愛雯的司機駕駛著一輛奔馳豪車,在晚上將兩人送到別墅門口。

至此,史愛雯在定慧寺住持的位置上終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物欲享受,盡管這一切都見不得光,但她早已沒了羞恥之心。

沒羞恥心就算了,偏偏史愛雯還貪得無厭,而這份貪得無厭最終也導致了她的敗局。

2015年初,一家房產開發公司看中了定慧寺的地皮,開出了高達1億港元的收購價。本以為十拿九穩的收購案,最后卻被史愛雯義正嚴辭地拒絕了,她向媒體表示,雖然定慧寺很窮,但佛門凈地不是金錢可以收買的,自己要為那些虔誠的善男信女堅守住這塊清凈之地。

消息一出,大量香港市民都被史愛雯的這番慷慨陳辭感動了,一個住持拒絕億萬錢財多年守著一個破爛不堪的寺院,這不正是佛教中所宣揚的慈悲為懷、普渡眾生嗎。

其實,史愛雯拒絕收購,并不是因為什麼慈悲為懷,而是她知道定慧寺的地皮如果被收購,那筆巨款雖誘人卻進不了她的腰包。

畢竟,自從她抱上定慧寺這棵搖錢樹后真正享受到了揮金如土的生活,又怎會舍得斷了這條財路呢。

不過,外界不明就里的公眾卻把史愛雯奉為了真正的得道之人,并踴躍向定慧寺捐款助其修繕之用,數額更是高達3000萬。

同時,那場沒有成功的收購案也讓史愛雯短時間內名利雙收,然而她沒想到的是沒有得意多久,她就栽進了自己挖下的坑里。

在新聞媒體的大肆宣傳下,名不見經傳的史愛雯一時名聲大振,她也因此結識了不少社會名流,翁靜晶就是在此時和她熟悉起來的。

翁靜晶曾是香港娛樂圈里嶄露頭角的女星,出演過超凡脫俗的小龍女,還和張國榮、陳百強等大明星演過對手戲。

后來,嫁給動作明星劉家良后,她便息影轉行做起了保險業,之后又考取了香港大學法律系的碩士學位,成為了律師界的職業精英。

2015年2月,史愛雯在結識了翁靜晶后,便認定她是可以幫自己獲得更多資源的貴人。因此,史愛雯在她面前大倒苦水,竭力表現自己這些年來維持一貧如洗的寺院的艱難。

翁靜晶聽后,對此深表同情,不但個人捐出了50萬塊的善款,還借助自己的號召力在網上幫定慧寺募集到了570多萬的資金,另外她還介紹了不少人前往寺院里做義工。

史愛雯竊喜自己又找到了個好靠山,隨后還邀請翁靜晶做了定慧寺董事,本意是想牢牢靠穩翁靜晶,卻不料東窗事發也是由此而起。

時間久了,那些通過翁靜晶介紹來寺廟的義工發現,史愛雯作為住持卻很少上香念經,倒是經常坐著豪車被專職司機送進送出。

有好幾次義工看到,史愛雯在王卉的陪同下進入商場購買奢侈品,倆人還一起在餐廳里大吃大喝,點起菜來相當熟練。

不僅如此,他們還觀察到史愛雯平時使用的手機、電腦全是蘋果最新款,就連她養的兩條狗在夏天也是24小時享受空調,吃的也是最高檔的狗糧。

隨后,義工們把看到的一切告訴了翁靜晶,她聽到后驚詫不已,史愛雯平時在她面前說的都是寺院怎麼窮,背地里的生活又怎會過得如此奢侈呢?

為了搞清楚真相,翁靜晶悄悄對史愛雯展開了調查,這一查把她也嚇了一跳,一個外人眼里窮困寺院的住持,竟然擁有價值上億的豪宅,日常所用的物品也全是價值不菲的大品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一個出家人居然兩次與和尚登記結婚,現在還處于婚姻存續期。

更過分的是,寺院的賬目也混亂不堪,香客們的香油錢和社會各界的捐款少說也有幾千萬,可此時賬面上僅剩300萬資金。

最終,經過初步估算,史愛雯貪污挪用的有據可查金額就高達1.8億以上,至于那些沒有入賬的資金就不得而知了。

對此,史愛雯的辯解是,她跟和尚是假結婚,目的是為香港引進內地人才,不過對于貪污巨額錢款一事,她卻沒找到任何開脫的理由。看到此情此景,翁靜晶才反應過來,自己也被史愛雯蒙蔽欺騙了,隨后便舉報了她。

2015年10月,史愛雯、王卉等人被香港出入境的工作人員帶走審查。2017年,史愛雯被以貪污巨額財產罪、教唆及協助他人非法逗留罪起訴,名下所擁有的豪宅、豪車被拍賣,拍賣所得全部劃歸定慧寺所有。

一夜之間,黃粱夢碎,從此留給史愛雯的只有一身罵名。

當年,史愛雯費盡心機來到香港,為了錢財物欲不擇手段地欺瞞哄騙,最終還是落得個一無所有、身敗名裂的下場。

正如佛語中所說,無妄想時,一心是一佛國,有妄想時,一心是一地獄。貪欲太重的人,終有一天會因為心中的執念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追悔莫及。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