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之間,怎樣算愛?」

芯语 2021/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圖|《愛你的時間》

1

一個戀愛5年多的女生,剛分手。

她說:

我們在一起5年多,記住的,好像都是一些瑣碎。他喜歡吃炭烤羊排,用薄荷味的牙膏,左口袋裡的鑰匙掛著比卡丘鑰匙環,最愛玩的遊戲是王者榮耀,用的人物是孫臏,教多少遍都不會打領帶,哦,對了,煮泡面他一定放一個荷包蛋。

好像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很深沉的話題,比如,幸福的意義是什麼,關于未來的擔憂是什麼,我們什麼時候結婚,更多的是,今天吃什麼,週末去哪裡玩。

好像5年過去,我們依然不瞭解彼此,只是在對方的生活裡呆過。

那感覺,像你在一個地方呆了5年,搬家,你也不知道難過什麼,是惋惜以後再也吃不到樓下的熱乎的豆漿油條,還是吃不到那家幹鍋鴨頭和海鮮粥,人的傷感是因為離開熟悉感嗎?

以後再也沒有人叫我起床。再也沒有人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傍晚告訴我,站在那裡別動,我去接你。再也沒有人陪我去吃牛雜砂鍋,給我買甜筒。再也沒有人替我收拾說辭職就辭職的爛攤子了。

這是愛嗎?

那些我記住的,他為我做的那些小事兒。

我突然意識到,那天,我失去了什麼,不是對愛情的嚮往,不是生活的信心,而是,允許胡鬧的底氣,原來失戀,是失去了被寵愛的資格啊。

以後啊,我要自己一個人好好吃飯,好好工作了。

2

那天,我想一個問題,那些走不下去的情侶啊,是因為不夠愛嗎?

什麼叫夠。

吃火鍋,你蘸料不夠,我給你加點。桌子上的酸菜魚,你夠不到,端給你。麻辣脫骨鴨掌,一口一個,怎麼吃,都吃不夠。可是,愛,怎麼衡量夠呢?

夠,可能是一個感覺吧。

我夠到你,大概意思是,我對你夠瞭解,才能觸摸到你,夠不到,就會慌張。喜歡你的光,不是抬起頭看月亮的光,是手捧著螢火蟲的那種光。

我突然理解了,愛就是要充滿在夠得著的生活裡,才踏實。你踮著腳去愛一個人,也能夠著,可是會累啊。所以,那些分開啊,不是不夠愛,是不夠瞭解,不夠瞭解自己,也不夠瞭解對方。

慢慢的,我夠不到你了。

以前拿著兩個甜筒都會蹦蹦跳跳到你身邊,後來大風刮起風衣都不願意分你一點點,以前穿越半個城市陪你去吃岐山臊子面,後來連你酸菜魚的魚刺都懶的幫你夾一邊,以前甭管多忙都會倉促見一面,後來連對話方塊裡都不再敷衍一句晚安。

誰不知道,感情就是在一起說說話那麼簡單呢。

可是,你說的那麼多話,都掉在了地上,你也會很難過,他接不住你的話,還是不願意接了呢。你無數次試過那些曾經讓你們笑到岔氣的破梗,他笑點高了,還是覺得沒意思呢?

手機找不到4G信號,不是手機的錯,你懂吧,就算是所有的app都停止工作,那又怎樣呢,只要你願意,打開計算器玩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也能玩一整天。

抱歉啊,不是你高估了他在你世界裡的重要,而是,你低估了你的世界裡,那些看似不重要的東西,一定會在你最需要的時候,陪你一起失眠。

你要記得啊,你抓不住一雙縮回的手,怎麼夠,都夠不到,可是,你把手放回自己的口袋裡,那裡永遠有一顆糖,在等你。可惜,你傻傻乎乎,又把手伸過去,以為那顆糖,會留下他。

不夠了,夠不到的,不是不愛,是愛而不得。

你握著糖,沒有遞出去的那一晚,也很難過吧。

是啊,你要勸自己不要去夠了,可是,愛早就讓你形成了習慣,你聽到好玩的段子,就是想講給他聽一遍,你碰到好吃的,就是想跟他再去吃一遍,你也喜歡聽他跟你說那些瑣碎的生活,普通人談戀愛,不聊三瓜倆棗的可愛八卦,難道要聊中東局勢,緬甸動盪,美國空襲敘利亞。

我們都想遇到靈魂伴侶,那種話永遠不掉地的嗨,就算是掉地,也沒關係,三秒鐘撿起來,繼續嘮。就算是靈魂伴侶也得一起說說可愛的話吧,咋地,靈魂伴侶交流全靠通靈嗎?燒香啊,還是托夢。

就是這些不起眼的說說話而已,說什麼都行,兩個人才開始互相瞭解,你不可能從知道他不吃螺螄粉,一下子夠到他的靈魂,他也沒辦法從你喜歡王一博,一下子看穿你的靈魂。

有一天,你會懂,戀愛的時間長短,不一定看到什麼,而,你們說的每句話攜帶的價值觀,真能看到什麼。哪有什麼刀子嘴豆腐心,話傷你的時候,刀刀見血。 

有時候,你會發現,爭吵真好,它讓你懂得了一件事兒,你允許他有些事情的答案跟你不一樣。有時候,你會發現,吵架真糟糕,它突然在那一刻,讓你恍然大悟,你夠不到那個人,就是真的夠不到。 

然後,你收起了糖,重新放回了自己的口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