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嫁給喜歡的人,這是結婚的底線。」

有一天,你覺得,沒有那麼多的剛好合適。

不合適的就會分開。

西紅柿遇見雞蛋,并不是唯一的選擇。

人跟人的關系之所以長久,并不是靠磨合兩個人的脾氣,棱角往回收一收,而是尊重兩個人的理想,花開兩朵殊途同歸。

他們會為了同一個問題爭執,紅臉,然后呢,你會碰到對方一個認知盲區,你伸出手,他沒有猶豫,就跟著你走。

后來,你遇見一只小怪獸,站在你面前,可兇可兇呢。

差點把你兇哭了。

他跑過來,一把把你拉到他身后,溫柔的跟小怪獸溝通,然后,在他的鼓勵下,你摸了摸小怪獸的頭。

往前走,總會遇見岔路口。

他要去吃麻辣燙,你要去吃辣炒肥腸,沒有辦法面對面,那就各忙各,約好在哪里見,就好了,誰先吃完誰在路口等五分鐘。

那些分開的人,從來不是被山高水長勸退,而是,他們盯著遠方,一個看見的是滿船清夢壓星河,一個看見的是水村山郭酒旗風,可惜啊,初見時,太心歡,忘了問一下,你要去的是哪里。

你說你可以改簽,也可以退票。

這份喜歡,怎麼保證不會在后來某個崩潰的夜晚,在后悔的慫恿下,變成一根一根的扎心的箭,射滿你的草船呢。你又會不會,拿這份委屈,挽留他,讓他內疚,再愛你一遍呢。

你早該清楚,動了改簽的那一個念頭,往后的結果,都得自己承擔,誰先喜歡誰全責。

兩個人在一起,走著走著,不否認曾有過無數動情的時刻,然后呢,他轉身走向黃燜雞的那一刻,你是否想過,他還會回來,你轉身走向酸菜魚的那一刻,是否也想過,要不要回來。

你們還有想要一起去的地方嗎?

后來你們遇到很多陰天,卻不敢再冒險,問對方一句,走不走?

他怕你不愿陪他雨里蹦蹦跳跳瞎胡鬧,你怕他沒有傘撐不到東邊的太陽升起。明明彼此心里都有了秘密和擔憂,還在裝著無所謂,可是,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隔一段時間,就要確認彼此的心意嗎?

我確認,我還愛著你,那麼,你呢。

你沒有收到反饋的那一刻,不就懂了嗎。

后來,你遇到一個人,他給你一個西紅柿。

什麼意思啊。

然后,你把那顆西紅柿還給了他。

他問你,不喜歡嗎?

你搖搖頭。

以前啊,也有一個人,曾經讓你幻想過,什麼叫西紅柿牛腩湯,西紅柿融化在鍋里,牛腩切成小丁,就那麼熬啊熬啊,情絲纏繞,你中有我,我鐘意你,后來,一勺舀起,輕輕一吹,放到嘴里,小牛腩一咬,然后酸甜的湯汁鋪開了十里紅毯。

后來,你沒見過鳳冠霞帔,那個人拿走了你的西紅柿。

現在有一個人,拿著西紅柿站在你的面前,你也很開心,你覺得你丟的東西,生活總會以下一種善意還給你。

可是,你不敢接受那顆西紅柿了,你懂那種信任的甜,也懂被辜負的酸。

現在很多人只想談那種,調料包一撕,開水一沖,面立馬就浮上來的感情,哪有人愿意陪你從菜市場開始,從蔬菜區到肉食區,一點一點變成三菜一湯呢。

太麻煩了。

有一天,你路過一家小店,裝修的好漂亮啊,你看見貨架上的白糖,你看見冰箱里的牛腩,你看見地上的土豆。

那一刻,你突然懂了,西紅柿對于你的意義是什麼。

它讓你重新找到了愛的能力。

當你愿意迎接一個人的喜歡,其實,你有一萬種方式跟他在一起,西紅柿牛腩不是唯一的選擇,涼拌西紅柿也很酷,薯條遇見番茄醬也是一種蛻變的浪漫。

然后,你會跑著去見他。

你問他,你的西紅柿還在嗎?

他從口袋里掏出來,遞給你,笨拙又可愛。

你問他,你餓不餓?

他點點頭。

然后,你做了一碗西紅柿雞蛋面。

縱然有人曾傷你,不妨礙你,用你的愛去招待對你真心的人。不是后來的愛原諒了從前的傷,而是,后來的真心遇見了后來的愛,你知道了怎麼跟一個人相處,有一天,他拿了一個青辣椒給你。

你把它跟紅燒肉剁碎了,夾在脆皮的饃里。

當你學會了做飯,你就不會把饑餓的安全感放在別人那里,盡管外賣30分鐘也可以出現在你的面前,但是,怎麼都比不過你鉆進廚房的那一刻踏實,哪怕,你泡了一碗面,又如何。

這就是愛自己的能力,從來不把安全感放在伸手摸到的地方。

你知道的,總有人很討厭,拿走了你的西紅柿,青椒,紅燒肉,但是,怕什麼呢,你還是可以瀟灑的走進菜市場,不管是不是一個人。

握著西紅柿,去追手里握著牛腩的人,很累的,可是,你會做飯,總有人會拿著酸菜和魚,翻山越嶺地來找到你。

- END -

/ 最 后 想 說 

縱然有人曾傷

不妨礙你 用你的愛

去招待對你真心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