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戴墨鏡的縣太爺,耳大面方的貴婦,太監相貌一言難盡

温晗晗 2021/11/13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末衙門審案子的場景,真如影視劇裡那樣,縣太爺,師爺,文書,還有衙役,犯人在地上跪著。縣太爺戴著墨鏡威風凜凜,實際上這只是一張擺拍的照片,只憑這幾個人是無法維持一個縣的運轉的。

一個七品縣令,下有佐貳,六房三班等。長隨是知縣的跟班,師爺是知縣的幕友,清代有「無幕不成衙」之說。師爺可以來去自由,不受節制。至于「公平公正」,廉潔的官吏又有幾何?

阜城門,一商販趕著驢車出門,城門口人來來往往。老北京城,城有九門,各有各的用途。走「龍車」的正陽門,「囚車」的宣武門,「水車」的西直門等等。這阜城門就是運煤進城的重要通道,因為京西的門頭溝和房山盛產煤炭。

容貌像馬雲的旗人女子,不知道的以為穿越了。旗裝女子很好辯識,旗頭,不用纏足,身材也很魁梧。她身後是壯觀的城牆,可惜新中國成立後,拆得只能在老照片中一睹風采了!

坐在洋車上的貴婦人面容嬌美,頭戴抹額,妥妥的大家閨秀。當時窮苦百姓也就用個獨輪車,馬車,洋車只有鄉紳權貴才用得著。面對攝影師的鏡頭,沒見過世面的人總是充滿好奇。紛紛爬上牆頭張望。

一位街頭的補鍋匠,上色後的老照片,表情分毫畢現。一般人家,一口鍋就用一輩子,鍋漏了就找人修補,叮叮噹當,花不了多少錢。如今這門手藝已經消失了。

耳大面方的貴婦人,國字臉,一看就有旺夫相。寶貝兒子戴著長命鎖,依偎在母親身邊。身邊站著的是陪侍丫環,也就是常說的通房丫頭。雖然比小妾地位低,卻對婦人言聽計從,對老爺也是悉心照顧。

四位戴著木枷的犯人,個頭不高,對著鏡頭神態自若。木枷在清朝並不在「五刑」之內,卻很折磨人。枷的大小,沉重都與犯人的罪行掛鉤。時間也是少則幾個月,多則幾年,甚至有的一輩子都戴著著。不知道有人注意到沒,左二的犯人像不像當今的一位明星?

長臉駝背的隆裕,光緒帝的皇后,除了高挑外顏值一般。若不是她是慈禧太后的侄女,怎麼可能入主東宮,母儀天下。可惜光緒帝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從未臨幸過她,讓她守了一輩子活寡!

捯飭花草的和尚,體型肥碩,扇子很俗,手裡的佛珠也許是老的。和尚戴著眼鏡倒也少見,從院裡的花草看,他也是一位淡雅之人,不像是酒肉和尚,只能說寺院香火旺盛。

清末皇宮外的一名太監,不知他是出來辦事還是離宮了。他臉上皺紋可見,一道一道見證了宮裡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與電視劇裡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哪有「小鮮肉」的影子,這長相是一言難盡,說多了都是淚,難為皇帝還有後妃了。但凡生活好一點,沒人淨身去宮裡當太監。

留著辮子的北洋新軍在演練,使用的武器還是馬克沁重機槍。清末新政後,清政府也想勵精圖治,打造一支近代化的軍隊,繼續維護清王朝的統治。他們採用西式訓練,除了腦後的辮子,其餘都已經近代化。無論是著裝還是軍備都是先進的,清一色的洋槍洋炮。可這支軍隊並沒有保住大清的江山,最終成了它的終結者,真是「時也,命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