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嬰和藍湛很強大,也很單純,他們是怎麼認定彼此的?

小嘉 2021/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注:本文是劇評,所以配劇照。

嚴格來說,劇版《陳情令》應該算是魔道祖師原著的同人文,因為裡面做了一些新增和修訂,沒有做到90%還原。

但在情感向上,陳情令有更好的情感鋪排。帶大家一步步走入兩人的愛戀,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藍湛是怎麼愛上魏嬰的?

藍湛對魏嬰的愛,是一場虐戀。

一、相識:

有許多第一次看陳情令的觀眾表示,哇,前面幾集實在太無聊的。課堂生活,平緩的無趣,大家到底是怎麼追完的?

可他們不知道,這幾集,是忘羨唯一的甜蜜時光。

品學兼優的藍湛遇到搗蛋大王魏嬰,雖是搗蛋大王,但這人又特別亮眼,不僅劍術高超,而且對術法的理解也非常突出。

可這人的「品行「有毛病,不僅違反課堂紀律,破壞家規,甚至還騙藍湛看春宮圖。對當時的二哥哥來說,這大概就是世上最壞的人了吧?

所以他不禁要問:魏嬰,你到底是個什麼人!?

二、刮目相看:

藍湛第一次對魏嬰刮目相看,估計是一同去降服水行淵。倒不是說魏嬰的能力如何,而是在一些小細節上,例如蘇涉落水,魏嬰馬上折返去救。

他總是嘻嘻哈哈的態度,但做起事來卻很嚴謹。陳情令和魔道祖師一脈單傳,他們都很少直接去誇某個人物如何厲害,而會將他們厲害的方面,用細節展現出來。

比如魏無羨看到藍湛的船吃水不對,就能找到水鬼,發現蘇涉劍入水,馬上去救他等等。可以說,魏嬰不僅很有正義感,而且膽大心細。

三、動心

忘、羨對彼此的好感,其實都來的很快,有許多人認為,他們第一次見面就是有好感的。

即便是,那種好感也是很淺層的,只是因為兩個都是宇宙大帥哥,顏狗之愛肯定是有的。但這只是讓萬年冰山藍忘機留意到了魏嬰,離動心還有距離。

第一次比較明顯的動心,我覺得是一起放兔子燈,魏嬰許下「鋤奸扶弱,無愧於心」的諾言。

這個諾言,興許是和藍湛一樣的……

藍湛是世家公子,肯定知道許多世家公子只想維護他們的權勢,早已失去了本心。

鋤奸扶弱,對世家公子而言,很可能是一句——中二的話。

藍湛認死理,中二也罷,很難也好,那就是他的理想,他知道可能只有他一個人這樣想,但他會堅持。

這個時候,居然在世上找到了另一個「傻瓜」,藍湛瞪大了眼。這一次,他再也不能把魏嬰當做一個調皮鬼看待,這是一個讓人敬仰的名仕。

 

四、並肩

魏嬰的許諾,並不是一句空話,很快,他就陪伴藍湛去找尋陰鐵。

和藍湛多次並肩作戰,所展現出來的智慧和能力絕對是讓藍湛敬佩不已的。

這樣的人,世間少有,藍湛已經開始淪陷。可是時局越來越緊張,留給忘.羨的一點時間,可能是屠戮玄武洞裡,傷痕累累的相依。

兩人都失去了家園,一夜長大,昔日的翩翩公子、家中愛子,如今已經成了保護家族的絕對主力。他們有各自的使命。

愛,對他們來說,已經變得太奢侈。

五、淪陷

讓藍忘機淪陷的,我覺得是窮奇道雨夜……

要知道,那可是冒著天下大不韙,去救溫家無辜的老弱病殘。

藍湛在這裡,不自責嗎?他曾經許諾要懲奸除惡,可當奸佞當道,甚至成為主流時,他顧及家族,顧及眾人,不敢站出來,甚至不敢吭聲。

可魏嬰呢,明知道會失去一切,他卻公然叛出。

因為,「鋤強扶弱,無愧於心」不是一句口號啊,那是要用鮮血去換的!

藍忘機打著傘,在雨夜裡哭泣著,目送遠去的魏嬰,耳畔邊還回蕩著魏嬰的話:

「離哪本經,判何方道,這難道就是你我誓死守護的諾言?」

魏嬰這嬉皮笑臉的明媚少年,從什麼時候起,成了守護正義的孤膽英雄了?

藍忘機還沒想好要怎麼做,魏嬰已經成了夷陵老祖。

他做了藍忘機不敢做的一切,最後兩個一起許諾的少年,卻只有魏嬰一個人踐行了。

到這裡為止,魏嬰是個什麼人,藍忘機已經很清楚了。魏嬰的一生,他的一切,對藍忘機來說都是刻骨銘心的。

走得遠近,看得越清。

忘.羨很強大,一個是含光君,一個是夷陵老祖;

但同時,他們又很單純,守護著心中的正義。

藍湛對魏嬰愛得深沉,但最讓他迷戀的,估計就是魏嬰的心性。所以當他以莫玄羽身份重生時,有許多讀者接受不了肉身的變化。

可對含光君來說,最寶貴的,回來了。

唯特有話說: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