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訊!!! 羅湖商業城淪死城 逾千商戶僅30間營業

「免租都沒人來,大部分店鋪都關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羅湖口岸封關超過兩年,港人經常光顧的深圳羅湖商業城猶如「死城」,一名百無聊賴的女店主慨歎,即使業主免租,仍擺脫不了「拍烏蠅」的困境。本報記者近日走訪商業城,被不少店主奉為「貴賓」追著推銷:一雙標價逾千的高跟鞋只要三百、高仿手表低于半價出售、電子玩具隨客開價……據悉,上千家商鋪目前只有三十多家在苦苦支撐,店家也不知何時是盡頭。記者:梁伊琪 深圳直擊


酒家關門,魚缸內只剩一條魚。

上周六下午的深圳捷運擠滿人潮,但前往羅湖站的車廂卻空空蕩蕩。出站前的過道原有二十多家商鋪,如今關了一半,幾乎沒有客人。還在苦撐的一家服裝店掛滿「全場清貨,十元(人民幣,下同)/件」的牌子。一個便利店老闆娘捧著手機煲劇,一家粵菜餐廳的員工在店門口伸展筋骨。



羅湖商業城內有逾千家商戶,但現時僅三十間開門營業。

空蕩蕩店員比客還多
羅湖商業城是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也是吃喝玩樂、人聲鼎沸的代名詞,如今卻是冷冷清清,門可羅雀,商鋪成片倒閉。記者在現場觀察,上千家商鋪目前只有三十多家在勉強支撐,包括部分服裝店、眼鏡鋪,銷售高仿的皮具店,以及粵式酒家「丹桂軒」。大多數門店緊閉大門,有的只用布簾遮住,坐落在商場中心的財神爺雕像倍顯孤單。


羅湖商業城變得冷清。

一家還在營業的高仿皮具店門前,四五個人圍坐,店員比客人多。老闆娘說店鋪是家庭經營,周末時還可以照看家里的小朋友。和老闆娘閒聊時,有三四個小朋友在螺旋樓梯追逐玩耍,空曠的過道迴響著孩童的笑聲,商場宛如遊樂園。

店主見記者即彈起追著推銷
「進來看看試試,不買也沒關係啦!」一位眼鏡店老闆追著記者極力推銷,就算記者擺明不買,他亦毫不介意。老闆娘說,一天只有一兩個客人,網上生意也不好做,遇上退貨還要損失十元郵費。


羅湖商業城變得冷清。

一位四十多歲的服裝店老闆娘坐在店門口的小板凳,無精打采,見到記者經過立即「彈起」熱情招攬。雖是陽光明媚的下午,但店內連燈也沒開,昏昏暗暗,老闆娘尷尬地解釋:「平時沒人來,(不開燈)省電費。」深圳已是初夏,行人大多穿著短袖,但貨架上大多是毛呢外套、風衣、短靴等秋冬裝,「生意不好,現在都不敢進新款」,她無奈地說。
羅湖口岸是連接深港的主要通道,封關前每年經此出入境的旅客就有上千萬人次。位于口岸、火車站和長途汽車站交匯處的羅湖商業城開業迄今二十八年,高峰時期日均客流量達五萬人次。這幢七層高的大樓,購物、美容美髮、飲食、桑拿按摩應有盡有,九成顧客為港人和外國人,港人通常光顧茶樓、按摩店和美髮美甲店,外國人一般來買大牌高仿手袋和手表。
隨著深圳經濟中心轉移至南山、福田,羅湖商業城不如過去輝煌,但仍有不少顧客光顧。近年來,商業城成為不少「水貨客」的集散地,商場外的廣場曾經滿地都是裝著酒水、奶粉、化妝品和電子產品的行李篋。常在羅湖口岸香港一側載客的朱姓司機告訴記者:「封關前載水貨客不知幾好賺,一天五六趟,一趟就幾百蚊。」如今,偌大的羅湖口岸廣場行人寥寥,連扶手電梯也暫停服務。


羅湖商業城變得冷清。

生意慘淡夏天仍賣冬季貨
戴德梁行發布的《深圳二○二二年第一季度零售市場》報告顯示,羅湖平均租金每月每平方公尺超過一千六百元,領先于其他各區。業主體諒商家不易,決定免租減輕負擔,不過多名店主對記者感歎:「就是因為沒人來才免租,現在免租還是沒人來,大部分店鋪都關了,收租更加沒人來。」
「封關」已經兩年多,沒有人知道香港和內地何時「通關」,曾有「天下第一關」之稱的羅湖口岸重啟似乎仍是遙遙無期。一名女店主說:「不知還要熬到甚麼時候!」


羅湖商業城變得冷清。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