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楊廣在位14年,做了4件大事,子孫后世受益1400多年

「遼東海北翦長鯨,風云萬里清。 方當銷鋒散馬牛,旋師宴鎬京。 前歌后舞振軍威,飲至解戎衣。 判不徒行萬里去,空道五原歸。」

這首充滿霸氣的《紀遼東》的作者,是歷史上惡名昭著的暴君隋煬帝。這位在歷史上以奸詐驕淫著稱的帝王,在人們的印象中是一個靠虛偽卑鄙手段除父除兄當上皇帝的卑鄙小人。

但很少有人知道,楊廣同時又是一位非常有文采的詩人,為國家、為民族、為歷史也做出過一些有益的貢獻,甚至直到1400年后的今天,他的貢獻仍然在中華民族的發展中發揮著作用。

隋朝末年農民起義李密曾在檄文中罵隋煬帝的罪行太多,「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然而我們如果以歷史唯物主義的目光對其一生重新全面重視,將會發現楊廣是一個較為復雜的人物,不能片面地對其的生平事跡進行絕對否定或肯定。

楊廣的才能

年輕時的楊廣,是一位形容俊美、智慧過人、年輕有為的帥才。

楊廣是隋文帝的第二個兒子,從小就聰明伶俐,特別受父母喜愛。隋朝建立后,年僅十三歲的楊廣被封為晉王,先是出任并州總管,后調任主管京城地區事務的雍州牧。

公元588年,隋朝伐陳朝,開啟了統一全國的戰/爭。指揮這場重大戰役的統帥,就是時年未滿20歲的楊廣。

楊廣擔任統帥后,很快攻下陳朝都城建康,俘虜了陳后主,在為隋朝的統一全國做出了巨大貢獻。后來,他又在與北方突厥達頭可汗的戰/爭中獲得勝利,取得了「斬首千余級」的重大戰果,使隋朝北方邊境得到了安寧。

年輕時的楊廣,其表現并不亞于后來的李世民。就連魏征也不得不承認:「煬帝南平吳會,北卻匈奴。昆弟之中,獨著聲績。」而這一系列的表現,也為他后來登上皇位奠定了基礎。

相比楊廣,太子楊勇不僅沒有顯赫的功勛,而且還性喜奢華,沉湎于酒色,逐漸失去了隋文帝的信任。 楊廣乘機收買隋文帝的近臣,不斷離間太子,使得隋文帝與太子間的矛盾越來越深。

604年,隋文帝得病之后,將朝中大小政事全部交楊廣處理。當年4月,隋文帝病情惡化,楊廣在接到楊素的報信后,先發制人,令左庶子張衡進毒藥毒倒了隋文帝,接著又偽造隋文帝的詔書,逼大哥楊勇自我了結,自己則順利地坐上了皇帝的寶座。

楊廣弒父弒兄繼位,違悖封建社會倫理,這也成了他為后人所不齒的主要原因。但他在皇位鞏固后,卻對許多制度進行了改革,把隋朝推上了一個新的昌盛時期。

創立科舉制度,重視教育

隋文帝時,廢除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九品中正制,創立了設秀才和明經兩科,分科考試選拔官員的辦法。是楊廣首創了「進士」科,完善了科舉制,使封建社會的官吏選拔制度有了重大變革。

貧寒子弟可以通過讀書登上仕,打破了名門豪族壟斷政/治的局面,成為以后整個封建時代最基本的官員的選舉制度,對后世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一舉措的歷史意義不言而喻。

隋煬帝非常重視教育。他大力推行以儒家思想,恢復各級學校,「國子、郡縣之學,盛于開皇之初。」他還鼓勵和表彰積極辦學的官員,擴大國子監的招生名額,還興辦不少專門的學校,如培養專門法律人才的律學館,培養醫生的醫學館,培養天文歷法人才的太史曹館等等等,甚至在后宮興辦了宮教學館,以培養和訓練管理后宮事務的各種人才。

由于隋煬帝積極興建各級各類學校,所以在他統治前期,全國各類學校的在校生規模達到近 20 萬人,按當時的人口計算,平均每6戶中就有1名子弟上學,這在我國封建社會中是極為罕見的。

雖然在隋煬帝統治后期,由于他的暴政引起天下大亂,盛極一時的學校教育也隨之衰落;但我們不能因此而否認隋煬帝在其統治前期對學校教育所作出的貢獻。

隆煬帝的學校教育不僅對中國,還對亞洲,尤其是對日本產生了深刻影響。

在他統治期間,日本派了多批遣隋使來到中國,將隋朝的數學、天文歷法學等帶回日本,并仿照隋朝在日本開設了許多專門學校,為后來唐代的中日文化交流奠定了基礎。

營建東都

大業元年三月,隋煬帝在繼位不到一年后,便下詔命尚書令楊素、將作大將宇文愷營建東都洛陽。

營建洛陽并非是楊廣一時的奇想,而是當時政/治、經濟發展的要求。隋朝的政/治中心在北方而經濟重心在南方。

但南方豪族勢力較強,曾多次發生反叛,隋朝的都城長安又離南方較遠,「關河懸遠,兵不赴急」。在洛陽建東都,可以「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陸通,貢賦通。」

秦漢以來,關中農業的水利命脈鄭國渠、白渠等水利設施,因河床下切等原因,灌溉面積減少了百分之九十,這也導致了關中地區糧食產量大面積下降。

在關中人口不斷增加的現實面前,長安地區的糧食供應主要靠漕運,一旦漕運發生困難,只能組織百姓到關東「就食」。

而關東地區,特別是江南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在隋朝時有了很大的提高,每年都有余糧,這些余糧運到洛陽比較容易,而要運到長安則比較費事。

在洛陽營建東都還有一個好處:長安地偏西北,政令不易遠達四境,尤其對東方的控制鞭長莫及;而洛陽地處全國中心,可以控制山東、威覆江南。

從經濟上講,長安地處關中物產有限,各地物資供應長安,漕運艱難,耗費巨資,而洛陽四通八達,網羅天下財富,可稱最理想之首都。

隋煬帝營建洛陽的速度很快。在每月役使民工兩百萬人的基礎上,僅用十個月的時間便完成了東都的營建工程。從此洛陽成了隋朝的政/治中心和經濟樞紐。

為了加強中央政/府對江南地區的控制,為了完成國家從形式到精神的真正統一,把帝國的權力中樞從西北一隅遷移到中原地區,有利于加強中央政/府對江南地區的掌控,有利于加強中央與地方的聯系。

所以客觀地說,隋煬帝營建東都,是有著超前的戰略眼光及歷史意義的。

開鑿運河

幾乎在營建洛陽的同時,隋煬帝又開始了另一個偉大的工程——開鑿大運河。這條運河北起涿郡(北京),南到杭州,全長兩干多公里,分三個階段完成。

605年征發民工一百多萬人,開鑿通濟渠、邗溝;608年,征發民工一百多萬人開鑿永濟渠;610年,征發民工六十余萬,開鑿江南河,貫通整個運河。

在生產力尚不發達的隋代,完成一項如此龐大的工程是十分不易的。

雖然運河開通后,促進了運河沿岸經濟的發展,運河兩岸也蓬勃興起了一大批新興的城市,直到今天,運河對溝通南北經濟、文化交流,仍發揮著一定作用。這一點是應該得到肯定的。

但在開鑿運河的過程中,隋煬帝強迫老百姓做苦力,因勞累過度而倒下的老百姓難以計數。

有學者統計,隋煬帝開鑿大運河不到一年,三百六十萬民工竟然沒了二百五十萬,白骨積盈于兩岸。

即使這個數字有所夸大,但開鑿運河的確給人民群眾帶來了沉痛的災難,這是所有史學家們公認的。

隋場帝開鑿運河的原因,并不像有些史學家所說的那樣,是為了自己更好地到江南游玩,而是出于經濟上的考慮。

當時的江南地區,雖然「魚鹽杞梓之利,充仞八方,絲縮布帛之饒,復衣天下」,但如果依賴陸路運輸到長安或者洛陽,費用實在是太高,水運才是最好的選擇。

由于古代的主要河流全是東西走向,所以為了攫取江南的財富,隋王朝有必要開鑿一條貫通南北的運河。

開鑿運河也有政/治上的考慮。隋統一全國后,江南土族時常發生叛亂。 隋文帝時,就發生過婺州汪文進、越州高智慧、蘇州沈玄燴等叛亂,江南豪族紛紛響應。

對于這些叛亂,隋朝因「關河懸遠,兵不赴急」,常常無法及時平定。而如果開鑿一條大運河,就可以大大縮短軍隊調動的行程和日期,有利于加強對于江南地區的控制,鞏固統一的中央集權統治。

另外,隋煬帝早就有征伐高麗的打算。 開鑿大運河,有「以通運漕」,保證軍隊供給,以利征伐高麗的軍事目的。

隋煬帝開鑿的大運河工程,和秦始皇修萬里長城一樣,在當時勞民傷財招人埋怨,但留給后世的卻是中華民族之寶。

開拓西域,改善民族關系

隋煬帝在其短短的十幾年統治期間,致力于對西域的開拓和經營,開創了古代史上中原與西域各族人民友好往來的又一次[高·潮]。

隋煬帝即位時,西域由西突厥與吐谷渾兩個國家控制。

隋煬帝為打開西域通道,發動了對西突厥與吐谷渾的幾次戰役,收回了西域大片領土,并在那里建立了鄯善、且末、西海、河源四郡,西域各國也相繼與隋朝有了往來。

大業三年,隋煬帝西巡至高昌、伊吾等地,西域 27 國國王在道路兩旁迎接隋煬帝。

這些國王們見隋煬帝的隨從一個個「佩金玉,被錦銹,鼓樂歌舞,綿亙數十里」,一個個都臣服在隋煬帝面前,紛紛向隋煬帝表示愿意「引領翹首,愿為臣妾」,年年朝貢隋朝。

在隋煬帝在位的大業年間,西域有 30多國派使者、商人來長安、洛陽等地,學習漢族文化,與大隋進行各種交流。隋煬帝專門在長安的建春門外修建了四方館,以「掌其方國及互市事」。

在與西域頻繁的交往中。隋朝的文化藝術也得到了充實,隋煬帝的九部樂中,有西涼樂、龜茲樂、天竺樂、康國樂、疏勒樂、安國樂等六部樂都是從西域傳來的,可見隋煬帝時中西文化交流之興盛。

隋煬帝通西域,加強了中原與西域各族人民經濟文化的交往,使久已廢絕的絲綢之路又恢復了繁華景象,大大促進了民族融合關系的發展,為唐代中西民族關系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

從某種程度上說,隋煬帝是繼漢武帝之后又一位在經營西域方面作出重要貢獻的皇帝。

隋煬帝在積極經營西域的同時,還把眼光投向了蔚藍色的大海。公元607年,楊廣派羽騎尉朱寬「入海求訪異俗」,到達了流求。

三年后,又派虎責郎將陳棱、朝請大夫張鎮州率軍到達台灣。隨著大批軍兵涌入台灣,大陸與台灣的聯系變得更加密切了。

與日本建立良好關系。在日本使者主動來隋朝交流訪問的同時,隋煬帝也在公元608年派出了以裴世清為正使的代表團到日本訪問,在日本受到了熱烈歡迎。

代表團受到日本天皇的接見,日本天皇還一再向使團表示了對隋朝的仰慕,表示「冀風大國惟新之化」,并再次派小野妹子等遣隋使到隋朝學習。這些使者的往來,為后來唐代的中日友好關系奠定了基礎。

隋朝時,馬來半島稱為「赤土」。公元608年,楊廣派常駿等人出使赤土,受到赤土國王的友 好接待,之后其王子那邪迦隨常駿到隋朝入貢。

惰煬帝大悅,賜給那邪迦大批財物,并授予其「秉義尉」的官銜。從那以后,其余南洋諸國也同隋朝建立了往來,這對增進雙方的了解,無疑起到了良好的促進作用。

進行多項改革

隋煬帝在位期間,進行了多項改革。他曾下令精簡官吏,既減少了冗繁的官僚層次,又節省了政/府開支;他制定了《大業律》五百條,「其五刑之內,降從輕典者,二百余條。

其枷杖決,罰訊囚之制,并輕于舊。是時,百姓久厭嚴刻,喜于寬刑。」雖然后來隋朝沒有能夠堅持依法辦事,但《大業律》在中國法制史上還是占據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經濟方面,隋煬帝規定「除婦人及奴婢部曲課,男子以二十二成丁。」

這是在隋煬帝在均田制基礎上的又一大改革。取消奴婢部曲的授田,對占有眾多依附人口的豪強地主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把成丁時間從二十一歲改為 二十二歲,相對縮短了農民承擔租調衙役的時間。這些措施,都是應該得到肯定的。

隋煬帝還很重視文化和教育,曾組織專人對古代典籍進行搜集和編撰,「共成三十一部,一萬七千余卷。」他還在各州、 縣設置了各級學校,使更多普通人家的孩子有了受教育的機會。

隋煬帝一生最大的失策是連續入侵高麗。史書上評價他的這一失策為:「隋主三征遼左,人貧國敗,實此之由。」

隋煬帝三次入侵高麗的戰/爭是非正義的,隋煬帝發動這場戰/爭,不僅給高麗人民增添了災難,也把隋朝人民推上了絕境。

無休止的徭役、兵役,使得「耕稼失時,田疇多荒,加之饑懂,谷價踴貴,東北尤甚,斗米值數百錢……于是始相聚為盜。」

公元611年,王薄以《無向遼東浪死歌》為號召,率先舉起了反隋大旗,燃起了反隋的沖天大火。

公元618年3月,右屯衛將軍宇文化及率領司馬德勘等人發動叛亂,將隋煬帝在江都行宮除掉,終年五十歲。一個曾經強盛無比的大隋王朝,就此轟然倒塌,前后不過三十七年。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