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歲孔蘭薰歷經兩段失敗婚姻,千萬豪宅被女兒私自抵押查封,積蓄一夜歸零,多年後終釋懷:誰人都可能犯錯

上個世紀70年代,一首《一朵小花》唱紅兩岸三地,演唱者孔蘭薰也在那個年代大紅大紫。作為70年代「群星會」的當家歌星,孔蘭薰在事業巔峰時,月收遠超20萬,可以說物質生活十分充盈,但是相對的,精神生活卻沒這麼順遂。

她的兩段婚姻都以失敗告終,也曾經歷了丈夫的背叛,積蓄又被親生子女騙光,在經歷了痛苦的思想鬥爭後,她最終還是讓一切釋然,放下了一切不如意,直言:「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據《自由時報》專訪,孔蘭薰的女兒劉沛緹也是一位明星,升級為「星媽」的孔蘭薰卻一直過著不太順心的生活。孔蘭薰的第二任丈夫是著名演員劉長鳴,這位中視的當家小生卻對婚姻不忠,幾次被曝出婚內有越軌行為,最終孔蘭薰難抵外界壓力和內心的痛處,忍痛選擇離婚。

但是對于這些痛苦經歷,孔蘭薰則一直保持著一個樂觀包容的心態,她直言:「如果傷害已經成為了事實,那麼多說無益,寬慰自己早日釋懷,才是對自己最大的寬容!」與前夫結束婚姻關係的她,多年後已不再介懷此事,而為一讓她擔心的就是女兒沒能夠享受到父愛。

多年來,她還是忍不住要埋怨劉長鳴,作為父親他心中根本沒有女兒「身為爸爸,他從沒真的關心過他的女兒,他們只不過是有血緣關係而已,但是話說回來,父女一場,最後的一程我還是支持女兒去送送他。」

說起自己的三個女兒,孔蘭薰回憶說,就在7年前,大女兒兩夫妻開了一間卡拉OK,但是經營不善,最終導致負債上千萬,無奈之下大女兒竟然私自將她名下的兩棟價值千萬的豪宅拿去抵押,最終導致這兩棟房子全部都被查封,一分錢都沒拿回來。

母女情決裂後,孔蘭薰為此自閉憂鬱,整整失眠了兩年,現在只能租屋度日。直到事隔多年,才接到大女兒電話,一起吃飯解開心結,孔蘭薰雖然心痛,但畢竟是親生骨肉,還是有情在,「誰沒犯過錯呢?人又不是聖賢。」劉沛緹也表示,是很久的事情了,現在和姊姊仍是家人。

孔蘭薰經常心悸,又因家族遺傳疾病、狀況時好時壞,平時就和多種藥物為伍,3年前也曾傳出她緊急送醫,胃爆痛到難忍、住院好幾周的消息,也許是經歷過這麼多風雨,現在的孔蘭薰把重心放在義演,感嘆錢財都是身外之物,自己早已不在乎,偶爾和老友聚會見面,沒想再覓姻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