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匪片的天花板《無間道》,背後的有趣小故事。

《無間道》是寰亞電影發行公司於2002年出品的一部警匪片,由劉偉強、麥兆輝執導,劉德華、梁朝偉、黃秋生、曾志偉等主演。上映兩周票房就突破3000萬港幣。最終以5505萬港幣的票房成績獲2002年香港電影年度票房冠軍。

事實上《無間道》的劇本早就寫好了,劉偉強在與寰亞合作了《愛君如夢》後,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送上了劇本,這個劇本在給寰亞前,已經被香港的多家公司拒絕了,因為其他公司一致認為臥底題材早就老掉牙了。

但寰亞的老闆林建岳在看過之後,卻覺得這部影片大有所為。

在當時林建岳看來,其實香港的大部分影片吸引人的不是故事,而是主演的大明星。於是決定投資拍攝了《無間道》,並邀請火遍香港內地的梁朝偉,劉德華,曾志偉等當時很紅的一眾明星出演該片。一部陣容豪華的警匪片就這樣誕生了。

這部片子的創作靈感,其實是麥兆輝看了吳宇森執導的電影《變臉》得來的。他認為交換面孔的橋段在現實中不可能發生,於是設想能不能講述一個將兩個角色交換,但只是交換身份和內心的故事。

展開全文

在麥兆輝最初的劇本構想裡,其實只有員警到黑幫做臥底的這條故事線,後來劉偉強又加了黑幫的人去員警做臥底的另外一條故事線。

《無間道》的片名取得也非常有趣,為什麼這樣取名,影片開頭做了解釋,《涅槃經》第十九卷:【八大地獄之最,稱為無間地獄,為無間斷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兩個身份本來都不屬於自己的人,幾乎生活在一個類似無間地獄的遊戲環境中,做夢都害怕別人拆穿自己的身份。而進入無間地獄,是沒有輪回的,就像影片中的兩位主角,所選擇和走的路沒有出口一樣。所以是劇情的類似和符合無間地獄這樣的設定。

不論是演員本身的敬業和演技,還是劇情出彩,都是構成這部經典電影的必然要素。

陳冠希在拍攝過程中,因為一個鏡頭需要不停地重複舉槍的動作,一遍又一遍使出全身力氣地去拍好這個影片中只有2秒不到的鏡頭,導致左邊肩膀因為長槍過度摩擦而受傷,而余文樂也被讓困在密室中瘋狂的打沙包訓練。

在片中梁朝偉和蕭亞軒重逢的這段鏡頭,在導演喊開拍前,梁朝偉就已經醞釀好情緒入戲了,所以梁朝偉一直盯著蕭亞軒看,而導致蕭亞軒不敢和他對視,等正式開拍後兩人對視的那橋段裡,蕭亞軒更是聲稱緊張的差點暈厥過去。

導演也很有趣,大概是深諳要想騙過觀眾,就得先騙過演員之道。

劉德華在一次採訪中就曾經說:林家棟直到最後一場要擊斃梁朝偉的戲份時,才知道自己飾演的角色是壞人,這讓林家棟本人也懵了圈。這也就不怪觀眾在看影片時那麼地驚歎了。連演員本身都是最後才知道的。導演也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無間道》幾乎沒有什麼大的槍戰和打鬥的畫面,卻依然能為人津津樂道,這裡面不得不提的是整部片子的動作指導林林迪安。

他在一段採訪中說:一個好的動作指導,就應該按照影片的劇情和風格來進行設計,而不能一味的把動作指導理解為就是設計打鬥動作。

無間道原本劇情中其實是有一段大的打鬥戲份的,但是被林迪安否掉了,他認為這場打鬥戲與整部片子的基調不符合,後來的確也如此,事實證明了他的選擇和想法沒有錯。

《無間道》的視覺效果顧問杜可風,被稱為亞洲第一攝影師,熟悉王家衛的人,對這個名字就不陌生了,在影片開頭講述兩個主角少年的故事時,完全是在用鏡頭來講故事,沒有過多臺詞獨白,通過鏡頭的快速切換,來展現處兩位主角的成長過程,一整段畫面緊湊又流暢,看著讓人十分舒暢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

整部影片的轉場節奏也是十分精彩,這得益於本片的剪輯師:彭發和彭正熙,兩人都是香港頂尖的剪輯師,影片的鏡頭轉變給人一種點到即止卻又絲毫不是分寸的的體感。沒有一個多餘的鏡頭,沒有一句多餘的臺詞。

《無間道》港版結局,陳建明並沒有被繩之以法,只有臥底員警陳永仁成了烈士,而曾經黑幫臥底劉建明授獎升職。

美國華納公司以175萬美金購入了重拍權,創造了亞洲電影之最,華納拿來這部電影的版權以後,第一時間找到了好萊塢最擅長拍攝黑幫片的導演之一馬丁.斯科塞斯,隨後就開始了這部電影的選角。翻拍後名為《無間道風雲》,這部電影在當時奧斯卡一舉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等四項大獎

#無間道#

摘豆瓣網友的一段話:《無間道》牛就牛在它讓所有的演員都達到了巔峰。

往往都是事情改變人,人卻改變不了事情。 ——《無間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