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多少恨》:一個女人的自尊,是有原則的自愛

1947年的張愛玲,還在為生活奔波。

她想要生活,想要錢,就必須去出賣自己。

她自身唯一值得出賣的就是她的文字,而除卻去寫小說、散文投稿,她最常做的就是寫劇本。

劇本掙錢,所以當張愛玲輾轉各地,通過劇本實現變現的時候,這不是她人生的巔峰,反而是她人生的低谷。

有錢的時候,張愛玲不屑于寫劇本,因為那并非她所愛,她想寫的永遠是小說。

只有在經濟困難的時候,她才會去勉強自己,被生活所迫,去寫劇本。

1947年的那一年,張愛玲寫的的劇本《不了情》造成了轟動,她把這個劇本《不了情》改成了小說,這本小說就叫《多少恨》。

人的一生該有多少恨,才能有這樣一個名字。

《多少恨》雖說寫的經歷和張愛玲無關,但主人公的命運走向,卻是她親手設定。

因為這篇小說雖說寫的恨,但卻說的是一個女人的自尊。

《多少恨》的女主人公虞家茵,身上有著張愛玲的影子。

虞家茵家境貧寒,父母離異,但她不甘于被命運擺弄,選擇了獨自外出打工。

這樣一個有思想的女子,她的舉動來自于她上過學。

家茵受過新潮的教育,而她也是一名教師,所以這些都影響了她,讓她不自卑,且有尊嚴的活著。

一個女人的自尊,從來不是別人施舍,而是自己給的。

即便父母失婚,即便家境貧困,即便她恨自己的父親,但她不怨天尤人。

家茵努力上學,并通過自己的努力掙錢養家,只為了讓自己不像母親一樣,被別人欺負。

從這點看,家茵在當時的動亂的社會環境下,還能不悲觀,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清楚,可見她是有自省意識的。

每個人的人生,在最關鍵的時候,總有那麼一個人,為你指明方向。

家茵也有這樣一個朋友,這個朋友秀娟就為她介紹了一個工作,而這個工作就是去當家庭教師。

這份看起來很好的工作虞家茵欣然接受,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工作的地方主人她正好在電影院碰到過。

兩個看起來有點熟悉的男女,一個教師,一個藥廠老板,一個未婚,一個獨居,就這麼奇妙的相識了。

家茵性格開朗,且做事知進退,人又心細,和主家的女兒小蠻相處的很好。

女兒的親近,用人的喜歡,都讓這個家有了溫暖,正是這種溫暖打動了主人夏宗豫。

夏宗豫有意無意的接近家茵,他邀請她去他家做客,還以女兒之名 讓她在家中小住。

一個有意,一個心動,兩個孤獨的心就這麼靠近了。

這個時候的家茵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渴望平凡的愛情,想擁有一個愛她的男人。

這些想法很簡單,可是這世間越是簡單的,才越難得。

這樣的難得的愛情,卻要用一個女人的自尊來換。

家茵看起來獨立且溫柔,但她骨子里有很強的叛逆心理。

而她也受父母失婚的影響,認為女人一定不能自卑,更不能委曲求全。

母親的悲劇她不想在她身上重演,所以她時刻保持理性,不讓自己走錯路。

家茵是一個理性的人,她永遠知道什麼對她而言是最正確的。

其實,越是理性的女人,內心越是孤獨。

這種孤獨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獨,也是不被人理解和支持的孤獨。

家茵的內心,就想找一個愛她,懂她的人。

這份懂,建立在對她的尊重之上。

而夏宗豫剛好就懂她,也尊重她,并且給足了她一個女人的愛。

夏宗豫是個浪漫的人,她會約家茵去看電影,會去家茵家里做客,還會為家茵做很多事情,包括給家茵的父親找工作。

這是一個難得到的好男人,但他好的沒有原則,沒有自私。

一個沒有原則的男人,對女人而言就是一種可悲。

家茵的父親不是一個好人,他年輕時拋棄了家茵母子,和別的女人結婚,如今又恬不知恥的找上門來。

家茵父親給家茵哭窮,家茵把自己攢的錢全給了父親,只為成全一份孝心,避免一些麻煩。

但家茵的父親并不滿足,這是一個會吃人的人,誰遇上,注定不會有好運。

家茵父親得知女兒工作的地方是有錢人家,他背地里請求夏宗豫給他找工作,更是在人家家里亂擺譜。

當家里用人看不過眼將夏宗豫原配妻子請來的時候,這份愛情從暗戀變成了孽緣。

家茵父親上門請求夏宗豫妻子答應讓女兒為妾,并且他還貪污了藥廠的慈善基金。

這種種的做法,都為家茵身上增添了悲情色彩,而她可悲的不僅僅是有這麼一個不愛她的父親,而是她的父親將她那可憐的自尊放腳底下讓別人踩。

貧窮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人的自甘下ㄐ丨ㄢˋ;自卑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女人的不自愛。

一個女人,如果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自己都覺得自己下ㄐ丨ㄢˋ,那就真的沒救了。

可家茵注定不是那個自甘下ㄐ丨ㄢˋ的女人,她也不是一個只能靠男人才能活的弱女子。

她的人生,她永遠都想自己做主。

即便那個人她很愛,即便她的父親,都不能主宰她的命運。

得知真相的家茵,被自己的父親徹底的羞辱了。

父親的舉動也讓她在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面前沒有了自尊。

她生氣、恨,可這一切都無濟于事。

有那樣一個父親,她就算拋下自尊,也無法獨善其身。

她清醒的認知到,她的父親會把她最后一絲剩余價值都榨干,不會給她喘息的機會。

所以當有一個機會,可以解決她眼前困境的時候,她動心了。

她告訴了夏宗豫她要離開了,去和她的表哥完婚。

她也再次囑咐,不要給她的父親給任何的幫助。

沉迷于溫暖愛情的女人,要將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拋棄,轉而去過另一番未知的人生,這是家茵的理性所在,也是一個有原則,懂自尊的女人給自己留的最后的臉面。

她不想要被施舍的自尊,也不想要被施舍的愛情。

她永遠清醒的知道,一個女人的自尊不是別人施舍才能有,而是自己給的。

愛的時候用心的愛,離開的時候就徹底的走開。

人生路上,我們會碰見無數的人,但對的人只有一個。

不找貴的,只找對的,做一個有自尊的女人,在別人愛你之前,先學會自愛。

自己都不愛自己的人,又何談自尊,沒有自尊的女人,只能是任人踐踏的自卑者,而不是一個成功的女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