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祖丁:英语教数理,大马不是中国或日本

新加坡小编 2020/02/10 檢舉

我全力支持敦马哈迪恢复英语教数理的建议。我的原因与敦马和其他许多支持这项建议的人不同。很多人说英语教数理能够让学生更加理解这两个科目。马来人和华裔组织不同意这个说法,他们认为以母语教学将更有效率,他们还引用中国、韩国和日本的PISA优秀成绩为例。

我支持敦马的这一措施的第一个理由是除了一两所大学外,所有公立大学,都决定以英语教导所有学科,除了宗教和普通科目(MPU)。即使连玛拉工艺大学都全面采取这项措施。在工艺大学(UTM),建筑系的科目是100%以英语进行。作业使用英语、上台展示报告使用英语、每学期的论文答辩也使用英语。在私立大学,所有人都使用英语教导学生。国语仅在政府部门和宗教部门使用。大马的所有其他领域都使用英语。不论对或错,这就是现实情况。如果母语和国语的拥护者想要保留母语和马来语数理教学,那么他们就需要去要求公立大学以及私立大学就工程系、医学系和建筑学习使用国语和母语教学。否则,这些组织就仅仅是在关注自身利益多过务实的知识教学并让我们孩子的未来陷入困境。

其次,关于PISA的问题。好吧……我一点都不在乎!我所需要的学生能够了解太阳是一颗恒星,你可以通过简单的重力计算公式发射火箭,而且火箭可以降落在火星上。我们的学生不必是数学或科学神童,但他们必须具备足够的科学知识,而不是疫苗接种是不是符合宗教教义,以及在传染性病毒爆发时期不要前往小朝圣。他们必须掌握足够的科学技术以拯救金金河,他们必须谨慎处理,而不是贪污或渎职。他们也应该掌握足够的数学知识以察觉某些人将公共资金汇到离岸账户中。够了啦!不需要小爱因斯坦。未来是关于在全球范围内管理人才和资源,以便与地球上的所有人展开贸易。

第三,英语教学将为学生提供更多使用该语言的时间,以让他们使用英语阅读更多书籍、漫画、甚至是电视节目。我在前朝马哈迪年代之前,就接受过英语教数理的教育。我读伊妮德·布莱顿(Enid Blyton)的书,以及上千本哈迪男孩(Hardy Boys)、神探南希(Nancy Drews)、史威夫特(Tom Swift)以及五伙伴历险记(Famous Five)系列丛书。我读的漫画包括阿奇(Archie)、比诺(Beano)、丹迪(Dandy)、威瑟(Wheezer)等等。但我上了小学时,我在黑白电视上看了《地球危机》(Voyage to the Bottom of the Sea)、《迷离境界》(The Twillight Zone)、《乔尼大冒险》(Jony Quest)以及《史酷比》(Scooby Doo)……并听懂所有台词。我从来没有远离圣诞树、十字架、童谣里的猪和复活节的彩蛋。当我看到新春装饰上的猪、或热狗、或十字架或圣诞树时,我并不像大多数的马来人那样神经过敏。我的自由和接受程度来自我多年的英语阅读经验。如今的马来小孩对世界的认识有限,因为马来剧或《早安大马》(Selamat Pagi Malaysia)都是以马来文化和意识形态为中心的节目。马来人是井底之蛙。

第四,大马不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这些人是来自同一种族,有很少的移民社群。第二,中国人、印度人和日本人的人口众多,其文明可以追溯到数千年。这些人都是有着不同宗教信仰的原住民。不像大马,马来人只有一种宗教信仰……伊斯兰。如果你是穆斯林,那么你有98%是马来人。在大马,我们有不同的文化、传统甚至是信仰。有一半的大马人不是穆斯林。这建立了一个不同的地缘政治结构,一个由内在信仰和内部种族权力组成的共享模式。用一种语言教导数理科,将让一半不认为国语是母语的大马人感到疏远。

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原因,是我们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大马人不仅要掌握国语、还必须努力学习英语和华语。淡米尔语如今也是全球语言。马来语仅有几百万人使用。即使那样,我也不明白吉兰丹人在说什么!别忘了还有爪哇人、米南加保人或达雅人的语言。为什么要花大量的精力在大马以外,其他人都不再认可的语言上?我是背叛了我的族群吗?我考虑的是它在全球架构中的存在和繁荣。忽略英语,马来人将衰退。华人可以凭着自己的语言生存下去,印度人也一样。

马来人会不会在世界上消失?如果他们没有说好英语,他们就会消失。只会说马来语的马来人只能和巫统一起……如果巫统在未来几年内仍然存在的话。

英语教数理的政策必须出于务实的考虑而不是出于种族情绪。我们孩子的命运取决于我们提供务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让种族和宗教自我中心凌驾于全球化之上。

來源:www.sinchew.com.my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