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投奔怒海 》繆騫人近況,優雅從容氣質依舊,曾是周潤發的白月光,劉德華的女神,婚後息影,洗手為丈夫王穎煲湯,網友:有底氣的女人就是活得自我

1976年,18歲的她,獨自乘機由蘇黎世回港。碩大的飛機穿過層層雲霧,俯身向下沖,準備降落在啟德國際機場。

她合上手裡的書籍,向窗外眺望,香港附近海域,以及一棟棟高樓林立。不由得胸口怦怦直跳。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幻想著什麼。

待飛機停穩,她輕快地跳起,想要取架上的背包。旁邊的男士,敏捷地幫她拎了下來。「謝謝。」她有禮貌地道謝。

男士微微一笑,「不客氣。」「你來香港旅行?」男士忍不住問。「不是,回家。」「看不出來。」男士打量著她。

女孩穿一條貼身碎花連衣裙,領口開得很大,很低,後背露出一片蜜糖般的肌膚。右肩隨意搭了條披肩。飛機上十幾個鐘頭,這條披肩就搭在女孩腿上。而今,轉移到右肩,極為協調。

香港女孩的穿著,比起西歐較保守。因此男士判斷,女孩絕非久居香港。

出了機場,女孩熟練地叫了一輛計程車。兩隻大行李箱,加一隻大背包。一看就知,遠途而歸。

「騫人,你回來父親知道嗎?」繆騫人(拼音:miu qian ren)沖完澡走出浴室,姐姐問她。

「幹嘛要他知道。」她沒好氣地說。「你又淘氣。」「是他總管我,沒有自由。」「還不夠自由,13歲就一人到蘇黎世讀書,誰管得到你。」「哼,又不是我想去的。」繆騫人轉了轉眼珠。

名為繆騫人的女孩,身材修長,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隨便穿件白T恤,搭條深色長褲,就不知多帥。

她的姐姐繆潔人,在一家報館上班。和她相反,姐姐很文靜,自美國讀完大學,已經工作數年。

她可不想象姐姐一樣,按照父親安排的道路,井井有條地生活。13歲以前,繆騫人在香港國際學校讀書,而後,去了蘇黎世讀中學,整整待了五年。期間很少回家,一人度過無數冷寂的冬日。

漸漸地獨立慣了,她也不想家。不知為何,這次突然回來。

其實,繆家自由氣息很濃郁,鼓勵兩個女兒發展興趣愛好。

家裡有一座高至天花板、佔據書房一半面積的書櫃,隨意女兒們閱讀。父親繆雨,在香港文壇頗有地位。

常在嚴肅刊物上發表文章,香港最紅的報紙,常年刊登有繆雨的專欄,有很多讀者。有人喜歡將繆雨和李敖放在一起講。

數日後,繆騫人出現在無線電視臺門前。原來,她報名參選香港小姐。嚴格地說,她談不上有多漂亮。顴骨是突出的,眼窩是下陷的,皮膚略黑,一副典型的廣東人長相。但要說她不美,又很不恰當。

單單是站在無線台門前,就引來不知多少目光。要知,電視臺哪裡缺美女的。繆騫人憑著優越的條件,順利進入決賽。

不過,在穿泳衣回答問題環節,表現很令人意外。

問到戀愛標準,她竟然說,「揀男友就像吃自助餐。」這一觀點,聽得評委們目瞪口呆。

七十年代的香港很傳統,哪裡聽過這等前衛言論。評選結果出來,第四名。未入三甲,卻是最上鏡小姐。

父親決然想不到,一貫特立獨行的女兒,竟會中學剛畢業,就跑回香港競選港姐。消息還是父親翻閱報紙看到的。

娛樂版大幅的彩色照片,二女兒赫然在其中。打電話給太太,回答從未聽說。

父親不是保守之人,她有選擇職業的權力,但至少要讀完本科。繆騫人不肯。說喜歡娛樂圈,喜歡穿漂亮衣服拍照。不得不由著她了。繆騫人將最上鏡小姐獎盃,隨手放至化妝台。

轉身,中學畢業通知書,剛巧寄到。她一面拆著通知書,一面接無線台打來的電話。

第二天,就去台裡簽了約,正式成為無線台藝員,過上了最想要的生活。多少貧家女孩,還在為生活而奔波,即便做了港姐,依然強堆笑臉,勉強自己。而十八歲的她,已懂得:如何抓住最喜歡的事,享受人生。

投鉅資在葵湧一座工廠大廈,租下一萬多尺空間,專門用作「狂潮」的拍攝場地。不光佈景嚴謹,各方面的投入,都是無線頂級配置。導演是赫赫有名的王天林,由李添勝和招振華做監製與編導,石堅、李香琴、狄波拉等當紅演員,為繆騫人、周潤發兩個年輕人配戲。陣容太強大,真是下足了工夫。

這部電視劇整整拍了一年。周潤發和繆騫人在戲裡也整整談了一年戀愛。就連工廠大廈的空氣,都蕩漾著荷爾蒙氣息。

當年,周潤發21歲,繆騫人18歲。二人正當妙齡,又都是單身,難免因戲而生情。「狂潮」一經播出,周潤發和繆騫人成了最紅明星,人人皆知。尤其是繆騫人,長相稱不上美貌,但太摩登。往那裡一站,就是一道時尚大片。

別的港姐和其他藝員,大多家庭貧困,做藝員多是為了一份高薪金。惟有她出身中產,每月300港幣薪金,全部用來穿戴,仍不夠花銷的。

她穿YSL去開工,背CHANEL包,氣質高貴,優雅脫俗。加上一副絕妙的身材,走在大街上,比超模還有氣派。香港人較閉塞,比起西方流行文化差不止一拍。繆騫人帶來世界最潮穿搭,又融合著中國文化,與書香氣質。加上電視劇「狂潮」的熱播,將繆騫人直接推往一線明星的地位,更是引導時尚新潮流。就算現在,四十多年過去了,再看繆騫人的照片,穿搭也不過時,仍然很潮。

繆騫人有多紅?

連一江之隔的廣州,提起繆騫人,也不禁兩眼放光。原來,廣州市民家家支上天線,接收香港翡翠台,每晚追看「狂潮」。大結局那晚,人人提早回家,一家老少,整齊守在電視機前。

拍完「狂潮」,已是1977年。「這女孩挺好,與她相處後,我才真正領悟緣分的涵義。」周潤發。

周潤發戀著繆騫人,雖然不在同一片場拍戲,依然經常去找她。「收工一起吃夜宵?」周潤發去繆騫人所在片場。「好啊。」繆騫人微微一笑,眉毛稍稍挑高了些,模樣很迷人。收工已是深夜零點半。

周潤發帶著繆騫人,到他們常去的一家甜品店。點了繆騫人最愛的雙皮奶。兩人邊吃邊聊。

繆騫人隨口講到,牆上的圖畫有些意思,頗有徐悲鴻之風。「你瞧,那對馬腿,活脫脫在模仿徐悲鴻。」

周潤發不知誰是徐悲鴻,一時不知如何接話。搜索半秒鐘,憶起小時看的「老夫子」漫畫。

「我也喜歡畫的,最愛看「老夫子」。」「老夫子?」「對,我還看過「老夫子」電影,「三救傻仔明」。」

繆騫人一笑,不再講話,低頭挖著雙皮奶。好久好久以後,周潤發才知道徐悲鴻的奔馬和老夫子相距很遠。不再朝夕相處後,感覺越來越淡。又沒有共同話題,在一起大多沉默。直到一晚,周潤發再去喊繆騫人吃夜宵,她拒絕了。

「我們不要再見面,收工太晚,想早些睡。」「為什麼?」「溝通不了。」

第二天,周潤發親眼瞧見謝賢挽著繆騫人的手,還替她提化妝箱。就知道,溝通不溝通的,其實不重要。他們一起拍戲一整年,說了那麼多話,那時的溝通,完全好好的。偏偏謝賢一出現,就溝通不了。謝賢剛與甄珍分手,恢復單身不久。

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慣於討女孩子歡心。但凡被謝賢看中的女孩,無一拒絕。在謝賢面前,二十出頭的周潤發,什麼資本都沒有。謝賢還不惜花費20萬港幣,購得一艘遊艇。第一個邀請的女孩,就是繆騫人。周潤發不得不承認:追女生,遠遠比不上謝賢。多年後,謝賢上志雲飯局,提起他和繆騫人交往三年,從來沒有碰過她。

「她太小,已是晚輩。」不過,謝賢交往的女生,不大多是晚輩嗎?

時光飛逝,繆騫人已在無線拍了數年戲。追她的人很多,其中有個叫林秀峰,出現頻率很高。林秀峰是香港恒生銀行林炳炎的二公子。林炳炎是著名銀行家,與舊時代大家族來往甚密,資本雄厚。林秀峰有錢,還有品味,很喜歡品酒與收藏古董。

繆騫人與他倒也聊得來,經常一同出去玩,吃個飯什麼的。報紙娛樂版,自然不會放棄絕好消息,以頭版頭條,刊登兩人出行的照片。

1979年,無線籌拍30集大劇「網中人」,定了繆騫人是女主角,仍然和周潤發搭戲。剛拍到第八集,繆騫人鬧著辭演。

原來,她發現劇情簡直就是以她為藍本編寫的。劇中女主角形象,影射了繆騫人從周潤發,到謝賢,再到富家公子林秀峰的過程。編寫她的故事,再由她來演,簡直做足了噱頭。

繆騫人,可不是任人擺佈的。堅決辭演。她與林秀峰的感情,也很快走到了頭。繆騫人感覺林秀峰心術不正,且並非真心喜歡她。有時,像是故意給記者放消息,很配合鏡頭。

有朋友告訴繆騫人,林秀峰正在籌備組建一家電視臺。這麼說來,如果有一個很紅的明星做女友,簡直是免費廣告,曝光率不知多高。得知此事,轉天,繆騫人就和林秀峰提出分手。繆騫人做事果斷,不拖泥帶水。從此不再與林秀峰有半點瓜葛。而林秀峰,果然不是好人。2002年,被因經濟案,被判入獄20個月。

1982年,繆騫人在許鞍華導演的電影「投奔怒海」中擔任女主角,劉德華也有出演,扮演繆騫人的情人。此前,劉德華尚未和繆騫人有過接觸。作為電影界新人,面對整整紅了5、6年的繆騫人,緊張得手心出汗。在劉德華眼裡,繆騫人如女神一般的存在。

而兩人還有親熱戲。當繆騫人咬住劉德華的手指,他的心跳驟然加速!怕得說不出話,差點連臺詞都忘記。劉德華對繆騫人念念不忘。甚至,有一年在洛杉磯與繆騫人夫婦吃飯時,還開玩笑說:你們要是分手,記得通知我。

繆騫人擅長與女導演合作。先後拍過許鞍華、張艾嘉等女導演的電影,都有不錯的成績。

在數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和臺灣電影金馬獎提名後,憑藉「最愛」中的角色吳明寶,榮獲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

拍戲久了,繆騫人漸漸感到倦怠。喧嘩的生活,讓她透不過氣來,又很空虛。每日不間斷地拍戲,究竟意義是什麼?

為了尋求存在的意義,1983年,整整一年沒有接戲。她到美國去讀書,充實內心。這一年,繆騫人25歲。讀了一年多,許鞍華找她拍「傾城之戀」。繆騫人就放下課本,跑回來拍戲。拍完了,再回去讀書。這種自由的狀態,讓她很快樂。

1989年,美國華裔導演王穎,執導「給我一碗茶」,來到香港挑演員。繆騫人在片中做女主角。在拍攝過程中,繆騫人喜歡上了王穎。她從來沒有見過,比王穎更有才華的男人。他對電影的看法與角度,新穎而獨特。尤其對女人天性的深刻細膩剖析,簡直無人比得上。

一向孤傲、追求自由的繆騫人,可以為他拋棄全世界!

王穎比繆騫人大9歲,幾乎不是一個時代的人。而繆騫人太特別了,特別到無法從華人圈,找到第二個如她這般的女孩。

相比以前,他所遇到的姑娘們,繆騫人就是天上的星星。他們很快就在一起,又很快結婚。仿佛之前的所有時光,都是在等待這一刻的來臨。認識王穎後的繆騫人,像是變了一個人。

或許,在結識王穎前,她的思想就在變化。恰恰就在這時,遇到了王穎。從前,繆騫人是香港時尚女王。全香港的女人都跟著她穿衣。而此時,繆騫人就簡簡單單的白衣黑褲,連裙子都不穿。

連參加金馬獎這等盛會,不過穿了件白襯衣,黑長褲,配平底鞋。她說:我買衣服都是男裝,可以跟先生換著穿,大一點也沒關係。只聽說過,閨蜜換衣服穿,母女換衣服穿。

第一次聽到,夫妻也可以換衣服穿的。而穿著男裝,與丈夫一道走進金馬獎禮堂,竟一點也不違和。一套男裝,掩蓋不了繆騫人由內至外的特有風情。

1991年,遷居至美國的繆騫人,再沒有拍過電影,長期住在三藩市。三十多年以來,很少有人見過她。只有朱玲玲等港姐,與她仍有交往。王穎拍電影時,她會拎著湯前去探班。年輕一些的人,都不認識她。絕對想不到穿著低調樸素的王太太,三十年前曾紅遍香江,是個時尚女王。

王穎頗有些成就的。先後執導「喜福會」「中國匣」「雪花秘扇」「女人沉睡時」等影片,獲得第45屆柏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獎等多項大獎。作品頗豐,每年幾乎都有出品。只在2016年後,才停止工作。大概已是退休狀態,畢竟已是七十歲的老人。而繆騫人,安心做著丈夫背後的王太太。

只要王穎夫婦回香港,就會被追著問:繆騫人什麼時候複出?被逼無法,繆騫人發狠道:我討厭電影,此生都不會複出!果然,此話一講,再沒人纏著她追問複出。

廣東是保留中國傳統民俗最完整的地方。廣東女人的雄心大志,大概就是為丈夫煲一鍋好湯。如香港紅星鐘楚紅,再如繆騫人。

前者在最紅的時候,結婚後急流勇退,從未留戀做明星的風光。後者,甚至直接與丈夫換著穿男裝,與娛樂圈徹底斷絕。

平淡的生活最幸福,家庭才是女人的歸宿。守著家庭一方小小的天地,過最簡樸無華的人生。也許,這就是繆騫人等女明星的心理寫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