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我做了十年影院,再不開門真熬不下去了

小虾不被小鱼吃 2020/07/02 檢舉
方綺是一位影院投資人,從1月23日接到暫停營業的通知起,她投資的電影院已經大門緊閉5個多月了。如果不是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到今年的端午節,方綺的電影院本該迎來開業10周年的紀念活動。方綺向本刊記者講述了她這10年來經營電影院的經歷,以及疫情之下不知何去何從的迷茫。她說,自己做了10年的影院,第一次感覺到這麼手足無措。

|方綺

我原來手裡是有兩家影院,現在就只剩一家了。賣了的那家是我去年年底剛接手的,賣出價比收購時便宜了一半,6月10號剛簽的合同。我現在唯一還有的這家,到今年端午節的時候正好是滿10周年。

我原來是做房地產的,最初產生想做電影的想法是在2009年,那一年的年末我遇到了《阿凡達》。我還記得當時是在南京,晚上12點多的場次,100多塊錢一張票,在那時候100多塊錢一張的電影票簡直就是天價,但正是通過《阿凡達》,我第一次感受到電影是這麼吸引人。 我那年正好是29歲,我想我快要30歲了,在而立之年希望能開始做點能堅持一輩子的事,於是我決定開始辦電影院。

圖|攝圖網

一開始真的是很困難,我們這兒是小地方,市區裡才不到20萬人,當時人們的觀念裡並不太接受電影院。因為當時家用電腦剛剛普及,電影上映三四天網上就能出盜版,所以很多人都笑話我,說你怎麼開電影院,現在哪有上電影院看電影的。 我真的是扛了一年半,那一年半裡投資的錢一分錢都沒賺回來,只是勉強保本經營。

直到2011年的暑假,《變形金剛3》上映了,我們本地的觀眾發現3D電影在電影院看確實有不一樣的感覺,從那之後,我的生意才慢慢開始好轉。但是我的生意好轉,其他人也會發現電影院是個好市場,也想參與進來,所以我就不斷把我掙到錢再投資回電影院,擴大規模、設備升級,這樣其他想進入的人就會謹慎評估這個地方的市場需求是不是已經被滿足了,再開新影院是不是有風險。就這樣,前6年裡我們都是本地唯一的電影院,直到2016年才進入了第二家,到現在一共有四家電影院了。

我知道現在很多人對電影院行業存在誤解,以為影院建成以後等著分紅就行了。實際上10年來我們影院裝修了三次,升級了三次放映設備,從1.3K升級到小2K,又從小2K升級到鐳射機,一個廳的一套設備就要二十幾萬,音響也從不專業到專業,就是為了不斷滿足觀眾的需求。2010年影院剛開張的時候,我手裡只有100多萬,那時候規模就是不到500平米的1個廳加2個小包間,連第二個廳都供不起。到現在,影院已經擴建到1600多平米,有6個廳和5個包間了。 最近一次的投入是在去年年底,我剛剛花了70萬重新裝修,然而裝修完以後投入的資金還沒有來得及收回來,就遇到疫情了。

我們影院所在的這個商業廣場,原本一樓是賣手機、賣服裝,二樓是健身房,三樓是兒童娛樂和電玩,四樓是影院和一家檯球館。因為這次疫情,一樓的店關了一半,二樓的健身房直接撤了,三樓的遊戲廳、兒童娛樂也撤了,就四樓還剩檯球館開著,我家電影院關著,整個樓裡原來一大半的店鋪都已經死掉了。我們影院一年的租金及各種雜費要50萬左右,房東出於理解給減免了三個月的租金,但現在不得不面臨的事實是最初的三個月早就過去,五一已經開始交房租了,到七月底我又要開始交下個季度的房租,這筆錢我現在還不知道能從哪出。

除了租金,像影院積壓的像爆米花、飲料這些食品也都要過期了。年前我囤了將近3萬塊錢5月份過期的爆米花和薯條,本來按平時一個寒假差不多就能賣完。今年影院停業後,我在疫情最厲害的那段時間親自戴著口罩去電影院取爆米花,在朋友圈裡發動所有人去賣,再親自送去,前前後後賣掉了70多箱,疫情減緩後又陸陸續續賣了20多箱,總共收回來2萬來塊,沒賣掉的留了10多箱,也都過期了。

圖|攝圖網

飲料囤了300多箱是9月份到期的,價值1萬多塊,我原本想著要是暑假能開業,到9月份也賣完了,但現在這個情況下也不敢賭了,只好又天天在朋友圈賣,現在還剩下170多箱,正和廠商協商能不能給換。還有1萬多的果凍、牛肉乾等小食品,最近才聯繫到一個場地,打算把自動售貨機拉去賣一賣。早些時候有新聞寫一些從業者自救,出來搞地攤經濟,我們也效仿過,拿著飲料去擺了兩天的地攤,一瓶都沒賣出去。

我還記得3月26日那天,我們省裡有別的城市的電影院開門了,他們當天有了200多塊的票房,我想著我們也馬上能開業了,帶著服務員去打掃了影院,但當天晚上就聽說已開業的影院被緊急叫停。到5月中旬,我看遲遲沒有複業通知,開始琢磨別的辦法,我早年學過一些美容減肥,也想過如果長久不能開業的話能不能組織員工們先轉行做這個。但是影院想改造成別的營業場所,有很多實際困難,也需要時間,而且我和我的員工對電影院之外的生意該怎麼做也很陌生,所以我們心裡還是更盼著電影院能復工。

6月初網上又有傳聞說很快就要公佈複業了,然而在6月12日的早晨8點35分,我在微信群裡面看到了北京突發疫情的消息。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剛送完孩子上學,本來還高高興興的,一看到這個消息整個人瞬間天昏地暗,就覺得人生沒有希望了。影院跟其他娛樂行業有一個最大的不同之處是它有淡旺季,我們一年只有寒假、暑假這兩季是掙錢的,寒假25天加暑假的兩個月的收入能占到一年的60%到70%。所以我特別焦急就是因為,今年我們已經錯過了春節檔,現在馬上就要到暑假了,如果還開不了門的話,我想全國的1萬多家影院會有很多都熬不下去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