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在美容?為了美,古代女性有多拼?狠勁不輸現代!

小虾不被小鱼吃 2020/06/18 檢舉

序言: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當翻開古籍,慢慢地攀著時間隧道返回千百年前,你會發現: 同現代女性相比,古代女性的愛美之心更為氾濫

她們,在用生命美容

一:敷鉛粉:

我們都知道「一白遮三醜」,古人,當然也明白。

三國時代的美男子何晏據說美到萬物失色,史書上對他外貌的描寫,令小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句「面至白」。

唔,男人都這麼白了,女人還好意思黑嗎?

不好意思。

怎麼辦?

敷粉吧。

古代的敷粉美容大法,可是全民總動員的。比如白居易在《長恨歌》裡就寫了幾嘴:

《長恨歌》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  粉黛無顏色。

這裡的「粉黛」代指六宮佳人。 佳人們啊,玩命似的敷粉,可依然搞不過楊貴妃

其中「 粉黛」,指的就是古代女性的化妝品。

初級階段的「粉」,一般由大米製成。但有些膨脹的姑娘們顯然對「米粉」這種材料不太滿意,因為米粉上臉後,效果並不太好,這主要表現在妝感非常厚重,一點也不自然。更要命的是「米粉」非常容易脫落。脫妝後斑駁的臉面,比不化妝還醜。

這可怎麼辦?

改進配方。

愛美的姑娘們發明出一個不要命的方案——將鉛粉塗到臉上

畫國畫的朋友可能會知道,有一個顏料顏色叫「鉛白」。鉛白又稱「白鉛粉」,即堿式碳酸鉛。穩定狀態下是一種非常白的粉末。

古籍《天工開物》中記載了如何提煉這種名叫鉛白(胡粉)的色料。

《天工開物》 凡造胡粉,每鉛百斤,熔化,削成薄片,卷作筒,安木甑內。甑下甑中各安醋一瓶,外以鹽泥固濟,紙糊甑縫。安火四兩,養之七日。期足啟開,鉛片皆生霜粉,掃入水缸內。未生霜者,入甑依舊再養七日,再掃,以質盡為度,其不盡者留作黃丹料。 每掃下霜一斤,入豆粉二兩、蛤粉四兩,缸內攪勻,澄去清水,用細灰按成溝,紙隔數層,置粉於上。將幹,截成瓦定形,或如磊鬼,待幹收貨。此物古因辰、韶諸郡專造,故曰韶粉(俗誤朝粉)。今則各省直饒為之矣。其質入丹青,則白不減。摣婦人頰,能使本色轉青。胡粉投入炭爐中,仍還熔化為鉛,所謂色盡歸皂者。

小妹簡單翻譯一下:在一個木桶裡放兩瓶醋, 一瓶在底部, 一瓶在中部。 置入卷成筒形的鉛片。桶用泥和紙封固, 小火烘七天。然後打開桶蓋, 把鉛片表面霜粉刮入放有水的罐裡, 如此反復,直至鉛完全消耗。把豆粉和蛤殼粉一起加入罐裡與鉛白混合制得胡粉。

採用這種工藝製成的 鉛白色料,原本是畫畫用的,但女人們發現將鉛白敷在臉上,臉能變白?還很服帖?於是乎……安排!

女人們將鉛白吸幹水,做成固體的形狀,便於取用化妝。白鉛上臉後,臉就會特別白。

但「鉛」是什麼?想必你們也明白……

所以不得不感歎一下,女性,在用生命美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