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金不換!花壁惡人蛻變成煮面天使,從砍刀到菜刀,15歲殺人入獄如今卻成為台灣之光

好人變壞,只需要做一件事,而壞人變好,卻需要時間去改變,去證明。

昔日的花臂大哥,如今的行善大使。 顏維勛,這個曾經面目猙獰得讓人不敢接近的黑道混混,一轉眼卻掄起了鍋鏟,為沒飯吃的老奶奶、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做起了炒飯......

一間小店一碗面,原是為了贖罪,沒想到竟成為「台灣行善風暴」的起源。

古惑仔大哥

台灣的街道上,人來人往,但一位小伙顯得有些與眾不同,別人都是短袖長褲,他卻長袖長褲,手里還提著米、油等物品 。不僅如此,他還時不時拽一拽袖子,唯恐露出一點手臂。

他為什麼害怕別人看見他的手臂,長袖底下又隱藏著什麼秘密呢?

那個小伙叫顏維勛,1979年出生于台灣。

年少的顏維勛是個名副其實的「混混」,喝酒、打架、飆車,什麼都干過。

他特別崇拜電影里那些拿著各式各樣「武器」的大哥們,他們可以為了兄弟出生入死,重情重義,手下小弟無數,特別威風,顏維勛的夢想就是成為那樣的人。

在他十五歲那年,他和一幫兄弟去KTV給朋友慶祝生日,就在全場氣氛很熱烈的時候,一個兄弟推門跑了進來。

他告訴包間里的人,他們有一個兄弟在上面跟別人吵架了。大家一聽,直接操起手邊的「武器」就沖了上去,顏維勛也在其中。

他們上去之后,直接拿著「武器」往人的頭上打,那人轟然倒地,但他們好似并沒有察覺,手里的動作都沒停。

等他們離開趕往下一個場地喝酒的時候,那人已經沒了聲息。

當時的他們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打死人,也完全沒有畏懼生命的感覺,心里只想著兄弟義氣。

但很快,警察就找上了門,顏維勛被帶去警局問話,警察告訴他,他們那晚打死了一個人。

顏維勛心里一顫,有些慌張,他不敢相信自己打死了人。 但事實終究還是事實,他還是受到了法律的懲罰,被送進了少管所,需要服刑四年。

顏維勛去服刑的那天,他的爸爸把他送到了樓下。那天,一向堅強的爸爸當著顏維勛的面哭了起來。

顏維勛的心隱隱作痛,他開始有了悔過之心,決定要迷途知返,好好孝順父母。

但世事難料,顏維勛剛出獄三天,他的那些「兄弟」也陸續出來了。他們開始拉著顏維勛認識新人,對于那些沒被關進去過的「小混混」來說,顏維勛這種人就是大哥。

于是,他們一口一個「顏哥」地喊著顏維勛,漸漸地,他迷失在了一聲聲「顏哥」之中,忘記了自己的本心。

于是他開了一家紋身店,店里來來往往的都是帶著」武器「的兄弟。因為兄弟義氣,他一度被仇家找上門,店面也被砸了很多次。

顏維勛的店里沖進來四五十個帶著「武器」的人,他們氣勢洶洶地在店里四處尋找顏維勛,但萬幸那天他不在,所以才逃過一劫。

事后,顏維勛一陣后怕,如果當時他在店里只怕命已經沒了,慢慢地,他的心里生出了退意。

后來,顏維勛目睹過自己的兄弟,被人用「武器」打死在自己面前。那時,他受到了很大的沖擊,他不敢相信,明明前一天兩人還在喝酒聊天的人,居然就這樣沒了氣息。

此后,顏維勛徹底悔過,以后不再沾染「江湖之事」,重新做人。

可誰料就在他要把東西送走的前一天,警察開始挨家挨戶地搜查私藏特殊」武器「的人,顏維勛的」武器「被找了出來。

那天,他的心里充滿了恐慌,如果本次罪名成立,他就要被判六年。

看見警察開門進來的時候,他甚至生起沖出去的念頭,那時他的心中全然沒有了所謂的「兄弟義氣」,也不想當「顏哥」了。

他不想再進去了,他想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孩子。

于是,他半夜跑去求神拜佛,立誓只要能度過這一劫,他愿意環游台灣島,四處做善事,幫助別人。

開庭那天,顏維勛的心「咚咚咚」地跳個不停,手心里也全是汗。

法官反復閱覽了顏維勛的卷宗后,經過商議,他們決定,看在顏維勛是成年后初犯的份上,判他緩刑。

聽到判決,顏維勛一直緊張的神經才慢慢放松下來。從法院出來的那一刻,陽光照在身上,他覺得自己迎來了新生。

改邪歸正,行善面店

重獲新生的顏維勛打算履行自己的諾言,好好贖罪。于是他就開始策劃「環島行善之旅」,希望可以盡快幫助更多的人。

但行善怎麼能缺少得了資金呢?沒學歷也沒手藝的顏維勛就想了一個歪招,他決定通過賭博來獲取起始資金。

但結果卻并不如他預想的那樣順利,沒過多久,他就欠了很多錢。無奈之下,他只能灰溜溜地回家找媽媽。

最后,顏維勛的母親替他還清了賭債。

自那以后,顏維勛大受打擊,但他還是要堅持做善事。但僅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夠。

因此,他去找了自己的朋友,勸說朋友和自己一起做善事。

但可惜顏維勛給人的印象就是「混混」,他的朋友非但不相信他是真心想做慈善,還懷疑他是不是想到了什麼斂財的新方式。

顏維勛沒得到朋友的信任,就郁悶地回了家。偶然之間,他在網上看到了西方推出的「代用咖啡」。

他靈光一閃,覺得這個可以把「待用咖啡」的概念引用到面館里,這樣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待用咖啡,英文是suspended coffee,指人們在咖啡館消費時額外購買的咖啡,留待其他可能比較貧困的人士享用。這個傳統起源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咖啡館,并從二戰開始慢慢流行起來。

可想經營面館也不是容易的事,他也沒有起始資金。他想告訴母親,但又怕母親懷疑他只是一時興起,覺得他在胡鬧。

再三猶豫之后,他忐忑地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母親。

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的母親很相信他,也很支持他的做法。

就這樣,在母親的支持下,一家引用「待用」概念的面館開張了,這家店叫「行善面店」。

不只是一碗面,是一個人生

「你要不要吃面,很好吃噢!」

台灣板橋的青翠市場的一家面店里,人潮涌動。

老板的兒子花臂大哥顏維勛此刻正搖著大鍋、揮著鍋鏟問一位客人。

只見他動作熟練地爆香高麗菜絲及肉絲,再加入蝦仁、蛤仔、魷魚各種海鮮,不出幾分鐘,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什錦面就出現在一位流浪漢面前。

這道菜就是店里的招牌—— 愛心待用面。

面店剛開張時,大家都不理解「代用面」是什麼意思。

于是,顏維勛就告訴他們:吃一碗面,付兩碗面的錢,多出來的那一碗給那些付不起錢的人。

經過解釋,大家也懂了「代用面」的意思,他們覺得很有意義,但礙于顏維勛的「惡行」,大家都會避著他。

顏維勛對此感到很無奈,但沒有辦法,他只能盡量表現得和善一點。

慢慢地,「行善面店」火了起來,吃面和捐面的人都多了起來,顏維勛發現,自己做得好像不只是一碗面,里面還包含著百味人生。

一、店里走進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年人,他說自己是來領面的,他想打包一份面帶給自己的母親。

當時,店里正好還有一個人在吃面,他高聲對那個六十多歲的人說:你四肢健全還買不起一碗面,還要領面。

要領面的人瞬間說不出話,臉色漲得通紅,然后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聽障者證、低收入戶證... ...

顏維勛連忙拉住他的手,說:「你不用拿了,我相信你。你媽媽多大了?」

「我媽媽九十多歲了。」

「那你呢,你不吃飯嗎?」

「我不用,只給我母親就好了,這是別人捐的面,我不能白吃別人的面。」

那人說著,眼里隱隱還有淚光閃過。

顏維勛就讓自己的弟弟包了兩碗面,又切了很多小菜,一起打包給了那個老人。

但自那以后,顏維勛再也沒有見過他來過店里。顏維勛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尊,那個老人可能被傷得太深。

之后,他也更加注重維護領面人的自尊,不多問,不歧視任何一個人來吃面的人。

他說:從一個人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們是不是真的需要這碗面。人的自尊非常重要,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的善意去傷害別人的自尊。

二、 因此,他從不刻意要求別人證明什麼。有時候他會主動為那些窘迫,但又不好意思多說的人送上一碗面。

某次,顏維勛看見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滿臉落寞地坐在店里,身上的衣服也臟兮兮的。

他沒有上前詢問什麼,只是默默地端了一碗面放到他面前。

男人吃完面后什麼也沒說,對顏維勛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

過了一個多月,那個男人再次來到了面館。這次他買了一碗面,吃完之后,他沒有立刻離開,反而跟顏維勛講起了自己那天的窘迫。

那天,男人剛剛失業,身上沒有一分錢,餓了很久。進到店里后,他又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來領面的,就呆呆地坐在那里。

如果沒有那碗面,他估計就要餓死了。對他來說,那不只是一碗面,還是他生的希望。

現在他已經重新找到了工作,雖然工資不是很高,但他很滿足。

說完之后,他捐了十碗面,然后轉身離開了。

開店多年,顏維勛和媽媽做了無數碗面,也幫助了很多人。但在他們幫助別人的同時,那些被幫助的人也在用善意回報著他們,他們不會幫助顏維勛母子收拾碗筷,也會送上自己舍不得吃的東西。

顏維勛的店里經常會來一個撿來垃圾的老婆婆,那個婆婆很喜歡吃鹵蛋,所以顏維勛會親切地叫她「鹵蛋婆婆」。

某天,婆婆拿著兩個紅彤彤的蘋果進到店里,她把蘋果遞給了顏維勛。

「這個是別人給我的,你給你媽媽吃,她天天給我們下面,很辛苦。」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顏維勛從他們身上體會到了什麼叫:贈人玫瑰,手留余香。

能夠幫助別人,他感覺很滿足,也很幸福。顏維勛有時候晚上做夢,都夢見自己又幫助了一個人,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踏實。

2010年,顏維勛成立了「環島行善團」,跑遍整個台灣,深入各個鄉鎮,給當地的療養院或者有需要的人送物資。

截至2018,他捐贈的善款已達上千萬。

你往店里一瞄,只見不起眼的招牌上寫著「善心面店」幾個大字,你或許想不到,這樣一家小店,短短4年時間,已經喂飽了小城40000名吃不上飯的人,引得媒體爭相采訪。

從進出監獄的荒唐歲月,到環島派送愛心物資的環島行善團,再到掀起善心風暴的「愛心待用面」,顏維勛用二十年的光陰,上演了現實版的「浪子回頭金不換」。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干了壞事錯事不可怕,只要能有歸零和向善的勇氣。

顏維勛,二十年后,你還是一條好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