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行动党的尴尬,华人还是非华人

新加坡小编 2020/03/15 檢舉

原来,我们并不需要学爪夷文。

这是我从马哈迪最新发表的谈话,得到的结论。

马老爷子接受马来文《阳光日报》访问,直截了当的说:「只有穆斯林学生才需要学爪夷文,这是因为要看懂可兰经。希盟执政时要华人也学爪夷文,当华人反对时,却遭到指责。」

争论了超过半年,原来,马哈迪的想法,竟然和华社多数人是一样的。

当然,我还是想提醒马哈迪,当时他是希盟政府的首相。遗憾的是,他没有及时纠正他的教育部长马智礼的错误,也没有指正他的盟党领袖,包括行动党高层急切的为爪夷文课程护航的姿态。

我特别提出行动党的角色,是因为当星洲日报报道教育部要在华小4年纪推行爪夷文课程时,这个政党指媒体在炒作;当华社群起反对时,这个政党说是惊弓之鸟;当教育强行落实时,它的副教长说,学爪夷文和学甲骨文的概念是一样的。

其实,我没有兴趣这个时候再数行动党的错误,它已经下野,而正如坊间很多的人共同意见,它做反对党会更加胜任。

然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行动党从反对党到执政党,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它的声望一落数十丈,从原本的赞好和期盼,沦为谩骂失望;而它的华人支持率,从大选时的辉煌95扒,到丹绒比艾补选时,跌得灰头土脸。

问题出在哪里?

1. 极力想要摆脱华人影子

行动党是靠华人和印人选票生存的政党,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它的高层领袖和基层领袖,也是以华人和部分印人组成,而马来领袖和干部只有点缀的作用。

执政之后,它发现自己进入了大马政治的一个新领域,这是它前所未有的经验,而它的华人色彩,让它产生尴尬,格格不入。

财政部长林冠英初上任,突显了这种窘态。面对记者的问题,他回答说,我不是代表华人,我是代表马来西亚人。

原则上,这个说法没有错。但是,对行动党很多华裔支持者而言,这不是他们对行动党的想象。

支持者认为,你们是靠华人选票上台,在政府中是代表华人的政党,为什么当了官就不是代表华人?

大马华裔人民的长久以来的共同感受,就是认为少数族群在政治上被忽略,遭受不公平对待,如今终于选出了一个华裔财政部长,能够为华人争取一些权益。

「不是代表华人」形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如果当时林冠英能够说一句:「我代表华人,也代表马来西亚人」,或许比较符合他的支持者的期望,也更加符合大马希盟政府的结构。

此刻的执政表现,也可以处处看到行动党要「去华人化」的痕迹。

现实中,大马依然一个族群分化的社会,政治和政策还是依族群和肤色来运作。当行动党一厢情愿的去华人化时,华裔面对的行政偏差和政治不公,没有受到重视,也未获改善。

华裔人民对行动党的支持,逐渐的转变为失望和不满;爪夷文课题是行动党「去华人化」的具体表现,也让许多华人和行动党划清界线。

2. 未能获得马来主流社会接受

行动党的「去华人化」做法,原意是要讨好马来主流社会,希望获得马来人的接纳,甚至期望可以将政治影响力扩大进入马来社会。

但是,马来社会对行动党的成见太深,认为行动党反马来人,是一个华人沙文主义政党。

当然,一部分原因是行动党的对手──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政治操作,但是,行动党长期以来的激进操作手法,诉诸于族群情绪的竞选手法,也成为因果。

譬如,竞选时的「骑马杀鸡」,「用马来人来x马来人」,以及很多侵犯性的语言,都引起马来社会的反感和厌恶。

执政近两年,行动党的马来社会的印象,没有获得改善,反而增加了「幕后掌权者」的恐惧。

行动党想要左右逢源,打进主流政治,但是立场飘忽,太过计较利益而失去原则,导致两头不到岸,埋下了今天的后果。

來源:www.sinchew.com.my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