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曬棉被的老宮女睡眼惺忪,煙花女子在街巷翹首以待

温晗晗 2021/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清宮劇曾經霸佔螢屏,有人追劇甚至追到半夜三更。用清末留下來的黑白照片還原歷史,就會發現歷史的原貌究竟咋樣,原來那輕飄飄的舊時光卻是如此的沉重。別把那些影視劇當正史,即便隔著一百多年,還是讓人無法釋懷,感慨萬千!

挑著剃頭家什的剃頭匠,工具是一應俱全。燒水的火爐,銅盆,還有一長條方凳。大清進關後,就實行「剃髮易服」,「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簡直就是一部血跡斑斑的剃頭史。男子背後的「鼠尾辮」到清末演化成了「牛尾辮」,剃頭匠從開始也就應運而生。

他們走街串巷,儘管剃頭很便宜,可還是有人理不起發,在清末老照片中常常見到蓬頭垢面的窮苦百姓!

一群孩子在聽留聲機,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心靈的衝擊有多大,甚至有孩童站在那裡呆若木雞,這在當時簡直就是天籟之音。清朝自國門打開後,西方的洋玩意陸續進入中國,照相機,西洋鐘,留聲機,腳踏車等等都讓人震撼。

簡陋煙舍裡的煙鬼,還沉浸在吸食的快感中,一副飄飄然的樣子。來的時候神情恍惚,走的時候精神煥發,可這一切都是表面上的。

大煙的危害世人皆知,可在清末如此氾濫,這與清廷的默許種植罌粟有關。原本價格昂貴的大煙到了清末,貧苦百姓都抽得起了,洋人稱我們為「東亞病夫」。

一位老宮女在曬棉被,只見她睡眼惺忪,應該又是熬了一個通宵。宮女在後宮中是一個悲情的存在,她們十三四歲選秀進宮,能夠服侍主子的並不多,更多人幹著沒日沒夜的活。執勤的時候,稍有不慎或者睡意就會被責罰。直到二十五歲才出宮自謀生計,能繼續留在宮裡的都是八面玲瓏,頗有心機的人!

一處草棚前,一位清朝女子坐在那裡,臉腫脹嚇人,眼睛都沒法睜開了。不知道是吃了什麼過敏還是被疾病折磨,看著讓人揪心。一旁站著的孩子應該是她的兒子,肋骨都看得清清楚楚,餓得夠嗆。

達官顯貴家一場婚禮,親朋好友已經到場,花轎放在那裡還沒有出發。權貴之家都是要明媒正娶的,講究媒妁之言,門當戶對,而且一妻多妾。至于窮苦人家,就沒有這般奢華了,很多人就娶不起妻。

一群演藝人擺出造型,讓攝影師留下一張珍貴的老照片。看著很有精神,細看卻個個不自信。花拳繡腿,不成章法,也就是唬唬人罷了。

新婚夫妻照,面對鏡頭,顯得嚴肅又呆板,二人眼睛睜得不小,卻透著畏懼感。應該是第一次照相,也許是他們僅有的一張照片。

京城菜市場的震撼一幕,足足有上千人圍觀行刑。處決犯人本是很血腥的一件事,可在當時竟然有這麼多人圍觀,難道百姓真的喜歡紮堆。實際上是為了震懾周圍的人:這就是下場!

犯人處決前,會張貼告示,要遊街示眾,然後才在菜市場處決。時間久了,看客也就麻木不仁了。

正在門口等客的煙花女子,對著過往人群翹首以待。青樓女子的命運可以說是從進入妓院就註定了,即便才色俱佳,每天也都要出去應酬。莫大委屈還要強展顏歡,吃的都是青春飯。

京城前門火車站,一輛火車停在那裡,城牆上是彈痕累累。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城後,城門樓子也被扒開,鋪上了鐵軌。火車是當時西方工業化的標誌,古老的城牆是守舊的代表,這照片意蘊深厚。

一場葬禮上,女子抱著琵琶低眉吟唱,周圍的人面露笑容。喪事喜辦,一般對于年過八旬的老人去世後,這樣的喪事民間稱為「喜喪」。喝酒吃肉,少了悲傷多了熱鬧,感覺總有不妥,這是對逝者的不敬,這種陋習如今早已經摒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