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歸來1|魏無羨聽到藍湛喚他的名字,這次不是幻覺

 

「魏嬰。」魏無羨每次吹奏這個曲子,耳邊都會聽到藍湛喚他的名字,明知是幻聽,他還是會心跳加速,每次都忍不住停下吹奏,回頭去看,結果自然是空空如也,原本加速跳躍的心便會「噠」的落回胸腔,失望的情緒也會隨之蔓延開來。他已離開姑蘇數月有餘,本以為自己經歷過生死兩世,對於那些悲歡離合早已看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都有自己的承擔和責任,這世間所有的感情,只有刻骨銘心,鮮少有恆久相伴。每當這時,魏無羨總會對著小蘋果感慨一番:我與藍忘機便是如此吧!我們的路終是不同,又怎會繼續同行。感慨完便扯著小蘋果的韁繩,繼續向前走去,而腦海中那道揮之不去的身影卻總是干擾他的心神。沒想到,曾經想要的肆意灑脫,在此刻,竟有了孤單的滋味,曾經以為可以一起走的那個人,留下的也只剩下映在眸中,漸行漸遠的背影和空有的思念。

 

「魏嬰。」聲音再次響起,打斷了他的心緒,這已是近日來,魏無羨第五次聽見這道熟悉的聲音,胸腔裡不安分的小心臟再一次怦怦亂跳。此時他又產生了新的錯覺,這次聽到的聲音與往次不同,裡面夾雜著興奮和激動,他穩了穩心神,將陳情從唇邊移開,如往次一樣,緩緩轉過身望去,但結果卻和往次不同......只見日夜縈繞在他腦海中的身影正立於他的面前,依舊是一襲青衣,清冷逼人,不過此刻他的眼神中流淌出的溫柔,直達他的眼底,就連嘴角也鮮少的勾起一抹弧度。「藍湛......真的是你?」魏無羨怔了一下,眸現晶瑩,笑容也緊跟著蕩漾開來,隨即不敢置信的用力眨了眨眼,不確定地問道。「是我。」藍湛的聲音依舊低沉,極富磁性,眉宇間的清冷卻掩飾不住聲調中的喜悅之情。

 

魏無羨心中暗喜:這次居然不是幻覺。」藍湛,你怎會......在這裡?"藍湛的出現有點太突然,魏無羨竟一時有點慌亂。「夜獵。」藍湛柔聲答道。魏無羨環顧一下周圍,此刻他們所處的位置是臨安境內的天目山,他在山裡走了一天一夜,並未察覺這裡有何邪祟出沒,於是問道:「是途經還是?」藍湛一時語塞,隨口道:「途經。」魏無羨舉手扶眉,藍湛眼底一閃而過的心虛還是被他捕捉到了,他倒也不拆穿,心道:這麼多年,這個小古板還是沒學會說謊。」如果他沒猜錯的話,藍湛定是收到臨安城岳家莊的邀請,聽聞岳家莊近日失蹤了十七名少女,且每一名少女失蹤的第二日,她的家人都收到一雙漆花木屐,與一般色彩絢麗的木屐不同,這木屐上漆的是白色的菊花,詭異森然。

 

於是他想了想道:「可是要去城內的岳家莊?」藍湛點點頭,道:「正是。」「呵,那便真是巧了,我也收到了岳家莊的邀請。」魏無羨笑著說道。「一起。」藍湛眉眼輕抬,看著魏無羨,他自然知道岳家莊是邀請了魏嬰,若不然他又怎會來。「好。」魏無羨說完,兩人便並肩向前走去。「不過藍湛,你說我們這樣都能遇到,是不是緣分使然呢?」魏無羨一手牽著小蘋果,轉頭看著藍湛道。「若你認為是,那便是。」藍湛沒有轉頭看他,聲音卻極為柔和。

 

魏無羨皺皺眉,隨即笑笑,嘴巴緩緩撅起,心中彆扭道:果然還是很無趣,就不問問我這數月怎麼樣。「這些日,還好嗎?」藍湛突然道。魏無羨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卻強裝鎮定:「莫不是他能看出我心中所想?怎麼剛想完他便發問。「還好,不過......」魏無羨剛想說就是覺得有點無聊,還沒等他說完,小蘋果便掙脫了他手中的韁繩,甩著腦袋發出一陣長嘶,站在那裡止步不前。魏無羨皺皺眉,看著這頭倔驢,近日來對於這頭倔驢動不動就耍他的驢脾氣,他已經習慣,早就沒了脾氣。藍湛看著這一人一驢就這樣對峙,心中不免覺得好笑,他顛了顛衣袖,走過去牽起小蘋果的韁繩,道:「我來。」誰知這小蘋果很快便挪動了他的驢蹄,腦袋也抬起來,怡然自得地開始往前邁步。魏無羨見狀,忍不住道:「嘿呦,你這頭驢,還真是......欺人太甚。」

 

作者有話說:各位小天使,久等了,新坑,將講述一個全新的故事,儘量貼合原著和劇情發展,沒有金手指,過去的一切終究過去,畢竟他們該有一個全新的未來!希望大家喜歡,感謝不離不棄的支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