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聽少講,多講會講錯,很多怨結,都是講話講出來的。






是非關怎麼過?就現在我們生活當中,這個是是非非、人我是非是太普遍了,這個現象一點也不稀奇。我每次說好像都說到這個問題,但是我看效果不是太明顯,就在我周圍,說起話來,三句,都出不了三句,就開始說別人的是非。


我記得我曾經說過這麼幾句話,說不看別人的是非,第一是不看,第二不聽別人的是非,第三不說別人的是非。你不看,你看不到別人的是非,你自然你就不會去說,然後你再不聽。

你要是連看帶聽帶去說,那肯定你這個是非關你是一點沒過的。能不能做到這三個不,不看、不聽、不說,別人有是非是他個人,他自擔因果,和你沒關係;如果你要去看、去聽、去說,你有因果,你也得擔因果,你這個帳你要算好。

我曾經說過這樣四句話,說「打破人我是非關,放下生平閑知見,三字真經老實念,苦海慈航斬魔劍」。你如果做到這個,你那個魔,這個就像你手裡握著一把斬魔劍一樣,那些個歪門邪道肯定靠不到你,就是保持清淨心。

還有一點,四句話是這樣說的,「一點瞋心火,能燒功德林,放下人與我,是非自不存」,是不是這個道理?這個話都很簡潔,我真是感恩佛菩薩,就把這些簡潔、明瞭,又給人以啟發的話,通過我來轉達給大家,讓大家從中受益。

把人和我都放下,自然就不存在人我是非,沒有人、沒有我還有什麼是非?自然人我是非就沒有了。

譬如,舉個例子,一個家庭,一個家庭最起碼夫妻,咱們就說夫妻關係。我剛才說了一句,我年輕的時候是一個非常火爆脾氣的人,我脾氣特別剛烈。我以前也多次說過,我不隱瞞我的缺點,那時候年輕,我和我老伴這個仗真是沒少打。

你說有什麼原則問題嗎?沒有。你說沒有什麼原則問題,為什麼老打仗?就是對處理一些問題意見不一樣。在打仗的時候,我就不當他是精神病患者,我就把他當成正常人,所以我得給你整個裡表,整個一是一,二是二,非得要較這個真;他是精神病人,我倆就打。

不會罵人,生氣,我生氣能生到什麼程度?十天、半個月我倆不說話那都小意思,有的時候一個月、二個月一句話不帶說的,夫妻倆真是就能做到這種程度。







後來我為什麼不打了?我那時候沒學佛,我不懂理,我考慮對我身體不好,我生一次氣十天、半個月過不來那勁,我當老師我得給學生上課,情緒不好給學生上課講不好課,這是第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