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吧,在這個夏天」

前兩天看完了一部校園暗戀劇《暗格里的秘密》,作為一部用來打發時間消遣的電視劇,我覺得它確實盡職盡責。

但校園劇和其他電視劇的紅利就在于,無論劇情多麼狗血普通,多麼充滿幻想的完美,觀眾都會因為自身對于青春的懷念而有所寬容。

故事是個簡單的故事,一個雙向暗戀救贖的故事,沖著男女主的顏值,我一口氣看完了二十四集,然后迫不及待和好友宣傳這部劇有多麼令人心懷蕩漾。

當我興致沖沖和好友安利這部劇時,卻遭到了對方的拒絕。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奇怪在于我的這個朋友無論是我的什麼安利她都會吃下,并且和我一起討論劇情;正常在她從來不看暗戀相關的任何東西。

在很久之前,我一直覺得喜歡啊,愛啊,都是很虛無縹緲的東西。 畢竟智者不入愛河,寡王一路碩博。

人為什麼一定要談戀愛呢? 單身的生活穩定且自由,每天為了愛和喜歡[呻·吟],好像生活中只有情愛一樣,明明生命中值得欣賞和把握的事物遠不止愛情這一樣啊。

我還覺得,暗戀確實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但是喜歡這種事真的可以藏住的嗎?能真正掩藏住不被發現的喜歡真的算喜歡嗎?

在我看來,如果真的足夠喜歡,哪怕你的嘴巴不說,你的眼睛會說,你的行為會說,從你的頭髮絲到腳趾頭都在表露愛意。

但A向我證明了,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喜歡,卻無人知曉。

A喜歡C,喜歡了六年,除我之外,沒有人知道。

包括我,也是A愿意告訴我,我才知道的。

這在我看來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早在高中的時候為了打消A暗戀時的苦悶和難過,我一直向她灌輸著「你其實沒有那麼喜歡他」的思想。

暗戀是一件很苦的事,暗戀也是一件充滿幻想的事。我也曾暗戀過別人,有的時候看著那個人,我都會想我真的喜歡他嗎?我會不會一直在喜歡一個自己虛擬出來的人。

我會猶豫,會搖擺,會因為時間愈久而消弭。

A不會。

她一直堅定地喜歡那個人,就像每到梅雨季節就會如約而至的大雨,心里狂風大作,表面波瀾不驚。

剛知道A喜歡C的時候,我是驚訝的,但也是愧疚的。

我沒有注意到好朋友看到C時閃閃發光的眼睛,也沒有注意到她少女時期黯然的心事,不知道她暗暗努力只為了和他去一所城市,不知道她在語文書的后面寫滿了他的名字,不知道她的網名是他們兩名字的首字母縮寫,不知道她一直自卑且怯懦地喜歡那個男生。

高中畢業的時候,A曾拜托我寫一篇小說來紀念她的青春和暗戀。我那時因為很多原因并沒有如期寫出一篇文章,2019年創立的草稿一直待在我的手機里。

直到現在也才寫了短短八百字,改了又改,寫了又寫。

距離那個夏天過去三年了,也距離畢業散伙飯前一天晚上小聲乞求我幫忙寫一封告白信的少女過去了三年。我一直不敢問她一直單身的原因,我不敢去觸碰她心里一道深且淺的疤。

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寫手,也不是一個合格的朋友。我寫不出A要的文章,也從來沒關心過好朋友的心事。

可是現在,我想以自己綿薄的力量寫一篇小小的推文,寫給我的朋友,寫給那年夏天只敢和那個男生背影合影的女生,寫給那個畢業前夕改了又改表白信卻又不敢送出的A;寫給無數個青春里膽小地暗戀別人的我們。

《暗格里的秘密》中的男女主很幸運,他們彼此喜歡,彼此救贖,但是現實外的人呢?有多少故事是真的圓滿,有多少暗戀真的得以大白于天下。

晚自習下一魯夫奔只為了和TA的影子合影;大課間繞了一棟樓的路只為看見窗邊的側臉;跑操時氣喘吁吁也不忘緊盯那道身影;下課鈴響一路狂跑,只為能排在你的身后打同一份飯菜。

青春是真的很美好,連帶著原本不堪的高中生活也變得生動起來。

「如果故事可以永遠停留在那天下午我們合影的那個瞬間就好了」,A半開玩笑地跟我說。

她在笑,可是我知道她在哭。

C戀愛了,就在這個春夏交際的時節,在這個浪漫發酵的立夏。

我在那天晚上和她聊了很久,聊天結束時,我答應她,一定會寫出一篇專門紀念她青春的小說,以她和他為原型。

但在那之前,我想以這篇推文作為這場青春告別會開始的序幕。

這是贈予A的一封信,也是贈予19級所有同學的,是所有已經從高中畢業的人的,是世界上無數正在和青春告別的人的,是所有掙扎于愛中的人的,是我們的。

喜歡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感同身受,與之共情的感情之一,暗戀更為尤甚 。有誰會明白你所喜歡的那個人于你心中的地位呢?有誰會注意到你看向他視線中糅雜的心動呢?有誰會真的與你不愿宣之于口時的自卑共情呢?有人說,喜歡上一個人的第一反應是自卑,但也有人說是勇敢。

可是這些都不重要。因為,當我們選擇暗戀時,我們就已經成為了旁人眼中的「膽小鬼」。即便是同樣和我們一樣有著暗戀經歷的人,估計也很難在每個瞬間都明白我們的心情。 這是一場注定只能獨行的戰場。我們視愛為敵,視愛為友,在枯燥且普通煩熱的學生時代,它以扭曲又清白的形式陪伴著我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熬的日子。

親愛的A小姐,我知道你一筆一劃填下志愿書時的心情,知道你高中時看向他的眼神算不上清白,知道你憋悶在心里所有想說出口的話,知道你遠不如表面的云淡風輕。我知道你不為人知的嫉妒,知道你掩藏于心的不甘,知道你躲躲藏藏的自卑。

或許在你看來,他官宣戀愛是一件令你痛苦不堪的事,對我來說卻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

因為這份暗戀已經變成你內心的一塊腐肉,你不舍得剜去,只能看著這些肉發爛發臭,甚至隱隱可見白骨。

我很高興這份長達六年的感情終于等到結束的這天,很高興你終于可以擺脫內心的枷鎖。我不知道你要花多長時間才可以完全愈合,但我想說,多長時間不重要,有了期盼最重要。

我由衷地祝賀你,因為你年輕浪漫的生命終于迎來了它的開端。

「少年不懼歲月長,彼方尚有榮光在」。

end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