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母親哭訴:重男輕女的我,把21歲的兒子養成了廢物

01

我,1966年出生在重慶的某個小山村,上面有5個哥哥,就我一個女兒。

從一出生,我就受到父母的寵愛,還有哥哥們無微不至的照顧。

除了因那些年家庭條件不好,致使我勉強讀完國中以外,其他方面幾乎沒有什麼遺憾。

更沒有因為重男輕女而落下半點陰影,因為這個詞在我的原生家庭壓根就不存在。

結婚後,女兒的出生給我帶來了很多快樂,可伴隨于此的還有鄰居們的閒言碎語。

女兒3歲時,家裡的土牆房子突然坍塌,讓我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我連日奔波,希望批下建造房屋的手續,自己另找地基重新修建屬于我們的小家。

可遠房叔伯卻因我們新選的地基位置,離他們家的祖墳太近而百般阻撓,

見我態度強硬,他便拋來一句改變我終身的話:「你連兒子都沒有,你建房子作甚?」

嘲諷就像被按了反復鍵一樣,一直在我腦海裡死循環。從那一刻開始,我發誓:房子要建,兒子要生!

我東拉西扯到處借錢,房子完全建好時,女兒已經四歲半了。我把她送到了娘家,

由幾個哥哥幫我輪流帶,我和她爸爸便遠赴廣州掙錢還賬。那些年提倡獨生子女,

為了完成自己的生兒夢想,我也只能走遠一點,才不會被當地發現。

02

一走就是六年,再次回到家鄉時,女兒已經小學畢業了,而我也如願帶回了嗷嗷待哺的兒子。

我回到家鄉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交了生二胎的罰款,共計8000元。

從那一刻起,我走在村里感覺自己終于揚眉吐氣了一波。不僅僅是因為自己交罰款後的底氣十足,

也並非兒女雙全的喜悅,而是我終于也有了兒子!

女兒的童年,缺失了父母的陪伴,再次回到我們身邊時,我卻把所有的精力都給了兒子。

于是女兒想要通過叛逆等方式吸引我的關注,而我除了謾罵和無視以外,還到處擺談女兒的不對。

從女兒初一住校開始,生活費每天只能是學校的最低標準,即早餐1元,午餐1.1元,晚餐1.1元。

見不到葷,全是素。我不會給她零花錢,因為我覺得除了保障她最基礎的消費以外,

多一分都是浪費,畢竟兒子才是將來給我養老的人,所以我要把一切都積累起來留給兒子。

再後來,我覺得自己只是國中畢業,竟然供女兒讀到了大學畢業,儘管生活費給的都是全校最低,

但我依然覺得這是功德一件的事情。除了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個月

她因為在區縣實習要和同事一同租房子,我救濟了1400元以外,我沒再救濟過她一分錢。

03

兒子呢?一直被我像富二代一樣供著。

他說鞋子要穿喬丹,我就給他買,哪怕我自己連超過100元的衣服都捨不得買,

我也毫不猶豫地掏錢滿足他。他說每天要30元的菸錢,哪怕他爸爸不讓我給,

我也偷偷給。他說自己肚子痛、感冒了,雖然我知道他是裝病,

我也會幾百幾百地給他,因為我知道我們掙的錢,反正都是跟他掙的,終究都歸他用。

小升初時,他差1.5分進入縣城重點國中,中考時以超過分數線10分的成績進入了縣城重點高中。

儘管從小學到國中,我被請了無數次家長,但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真的值了,

更為自己當年決意要生兒子的念頭豎起了大拇指。

然而事情並沒有朝我想象的方面去發展,高一第一節晚自習,

兒子就拿著我給他新買的手機和幾百元的生活費逃課了,發動親戚各個黑網咖都找遍了,

無奈之下只好求助帽子叔叔。這樣的戲碼上演了無數次,找回去上半個月的課,又玩消失。

折騰大半年後,我雖然還抱著他能光宗耀祖的希望,可我還是向他輟學的要求妥協了。

早早就流浪在社會上的他,和幾個不良少年敲詐和毆打一個一年級的小學生,又被帽子叔叔抓了。

當晚,我狠心聯繫了重慶歌樂山一家問題學生集中營,連夜將他送走。

半年時間,花了家里三萬多。出來後,他說自己變乖了,想在重慶上職校,

結果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他又跟一個女孩私奔去了四川。

這些年裡,他花錢無節制,還到處借錢,我也就到處給他還錢。

他會找親戚:「我沒錢吃飯了」「我沒錢買煙了」「我女朋友要買麵膜」「我女朋友沒錢吃飯了」「我沒回家的車費了……」

親戚看在我們家長的面子上,免不過情,給他一點。常常是一點點錢,

親戚也不好意思問我們要,而我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錢。

04

從高一輟學到如今,已經6年了,而這6年裡,他每個月都在啃老!

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地方,安安心心上過一個月的班。手機一到半年,不是被摔壞,就是丟失了。

「胃病犯了」「結石犯了」「感冒了」「沒話費了」「摩托車沒油了」「摩托車壞了」

「沒菸錢了」「沒飯錢了」「牙齒痛」「肚子痛」「女朋友生日沒錢買禮物」……他要錢的理由我都數不清了。

在兒子5歲的時候,我們在鎮上給他買了第一套房子。去年,我們又砸下一輩子的積蓄,

在縣城給兒子買了第二套房子。本以為他越來越大,會越來越懂事,卻不曾想越發不可收拾。

不足四個月的時間裡,我在朋友圈看見他談了五個女朋友。親戚們調侃我兒子是情種,

我一點都不覺得是諷刺,內心反而很自豪,覺得這是有本事。當所有人都在擔心他會不會得性病時,

我還在為他前幾天又帶了一個回家而沾沾自喜。

自欺欺人的日子,總會爆發。前兩天兒子鬧了一場自盡的鬧劇!

我在侄兒那裡求情了很久,侄兒才答應我,讓我兒子去他工地上學習水電工。

可不成氣候的兒子,遲到、曠工是常事,高空作業時玩手機也是從來不聽勸阻。

年後,兒子被派到了另外一個工地,不歸我的侄兒管轄,結果前兩天另外一個負責人才打電話告訴我侄兒:

「你那親戚還來上班嗎?都半個月沒來了!」

侄兒知道後很生氣,給我打了電話,我和他爸爸嚴厲批評了他。結果他就把我們拉黑了,

怎麼也聯繫不上。我越想越氣,于是打電話讓女兒聯繫他,可他還是不接電話。

無奈之下,女兒找到他女朋友,問他們最近半個月在聯繫沒有。

結果女孩問我女兒:「姐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他什麼時候退伍的?」

女兒還沒來得及細想,就回復了一句:「他兵都沒有當過,退什麼伍?」

就這樣,我的大學生兒媳泡湯了,她覺得自己被騙了,提出了分手。

05

被我慣得性格極端的兒子,企圖用放棄自己生命的方式來挽回對方,也想給我們下馬威。

當天下午,他騎著摩托車去了貴州,他說他要死遠點,還發了要捐獻器官的朋友圈。

後來在家人的勸說下,他說他不死可以,但回來也不上班,回家啃老等死。

侄兒給他打了100元的摩托車油錢,他答應第二天回家。

我有些生氣,氣到不想搭理他。第二天下午,他又開始作。把自己的醫保卡、

身份證等放在餐桌上,手機桌面專門下載了一個自動報警的APP,拿著小刀,割破了一點皮,流了兩三滴血。

接到自動報警的電話後,120立刻聯繫了帽子叔叔,帽子叔叔趕緊給他爸爸打了電話,

而他爸爸也早已心死,不想搭理他,只是叫我侄女兒前去現場。

侄女沒去之前,他就癱在客廳的地板上,一言不發。

見侄女去了之後,他就開始用頭撞鞋櫃,還故意做出要跳窗戶的樣子,很顯然都被帽子叔叔們攔下來。

在醫護人員和帽子叔叔的護送下,他被送到了人民醫院急診室。

由于排場過大,圍觀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醫生問他任何問題,

他都不回答,由于害怕他吃了藥,于是醫生趕緊給他打了鎮定劑,做進一步排查。

其實我知道他在裝深沉,更知道他這一系列操作其實都是怕死得要命的表現,

但我也清楚,他其實就三個目的:第一,威脅女朋友和好;

第二,不再想去工地上班了,想立馬拿回剩下的工資;

第三,逼我妥協和害怕,讓我一直給錢,不斷給錢。

以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哄女孩子的,甚至腳踏兩隻船是常事。

現在我才知道,他一直在以軍人的身份欺騙單純的女生。可儘管我知道他這種做法不對,

但我還是很恨自己的女兒,如果不是她不加思考破壞了兒子軍人的人設,我的大學生兒媳也不會分手。

這些年,我一直在為自己「兒子能夠光宗耀祖」的執念買單。當所有親戚都勸我一定要給兒子斷糧時,

我卻安慰自己:「我不能斷糧,只要我不斷滿足,他就不會因為缺錢而犯法。」

所以,只要他爸爸敢提出反對意見的時候,我都會強勢地爭吵,直至達到目的為止!

別人都說,我21歲的兒子是廢物,甚至一輩子沒有見過這麼差勁的小孩兒。

而我依然對他抱著幻想,幻想著他能夠成為身邊人無法企及的人才!

這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事情,很悲哀,很無奈!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