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記》:人再窮,也不能收這2種錢

成年人的體面,大多離不開「錢」字。

關于「錢」,張愛玲曾說:「我喜歡錢,因為我沒吃過錢的苦,不知道錢的壞處,只知道錢的好處。」

她還寫過一個橋段,男人落魄后,投靠自己的親戚,親戚沒給男人好臉色,男人氣憤地拉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說:「走,我們上樓!」

沒有人去追,因為親戚知道,男人餓了,自然會下樓吃飯。

讀起來令人心酸,可生活其實就是如此,一個成年人的底氣,很多時候就是錢和能力給的,錢也是能力的一種表現。

只不過,誰都有窮的時候,沒有誰的生活能夠一帆風順,因為意外而變窮的人常有,一直沒熬出頭的人也常有。

人窮時,不得不依賴別人,想著辦法掙錢。

但是,有些錢,人再窮也不能收,因為自己一旦收下,要麼越來越窮,要麼之后的生活很難安寧,尤其是這兩種錢,還是不要的好。

違反原則的錢

《紅樓夢》中的王熙鳳,要能力有能力,要手段有手段,可她唯一的問題,便是沒有原則,人品太差。

《紅樓夢》中,有這樣一段形容王熙鳳的話:「嘴甜心苦,兩面三ㄉㄠ,上頭一臉笑,腳下使袢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ㄉㄠ。」

她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顧別人的利益,為了碎銀幾兩,不斷拉低自己的底線。

剛開始做錯事的她,因為還有良知,略有悔意,之后底線越來越低,在別人提醒她小心「報應」時,她無所畏懼地說道:「我從來不信什麼報應,我說要什麼,就得有什麼。」

看似霸氣,但她卻因為這種沒有良知的「霸氣」,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曾經有多風光,最后便有多落魄。

最后的王熙鳳,病死在牢房里,身上只有一張破草席,荒郊野外成了她的歸宿。

現實生活中,一個人的能力,能決定自己爬多高;一個人的原則,卻能決定這個人能在高處呆多久。

倘若一個人的原則,因為金錢一降再降,到了最后,就算自己能掙到不少的人,錢也不一定屬于自己。

就像曾經看過一個段子。

有人問,干什麼最掙錢,能快速掙到十幾萬甚至上百萬?

當時的高贊回答是這樣說的:「都在《刑法》里寫著。」

快速掙錢的辦法不少,可有些昧良心的錢,有些不道德的錢,有些違法的錢,不是說收就能收的。

可能特別窮苦時,自己希望那些錢能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甚至有些人以掙一次就停手的想法,戰戰兢兢地去收那些錢。

但希望每個人都能明白,有些事,不可能真的只有一次。

當自己走上了人生的「偽捷徑」,嘗過輕松掙錢的感覺,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最終生活會失去盼頭,但卻躲不開「判頭」。

他人施舍的錢

《禮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齊國有嚴重饑荒,作為貴族的黔敖在路邊準備好食物,以供饑餓的人來吃,這時,一位男子拖拉著腳步走過來,明顯餓了很久。

黔敖左手端著食物,右手端著湯,對那位男子高傲地說道:「喂,賞你的。」

男子看著高傲的黔敖,突然站直身體說道:「予唯不食嗟來之食(我不會吃別人施舍的食物的)」。

有人覺得,做人不該如此,該低頭時應該低頭。

該低頭是對的,可正如俗話說,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層皮,他人的施舍,無論是食物也好,金錢也罷,能不收的時候,不該收。

因為一旦收了施舍的錢,丟掉的可能是自己的骨氣,少了那一口氣,能熬過當下的不如意,也很難讓之后的人生變得順利。

那麼,窮苦時,就一定不能憑借別人的錢翻身嗎?

并不是,不收他人施舍的錢,是指當別人給自己錢時,格外高傲的時候不該要,會讓人看低自己,更是指自己可以不直接收,而以借的名義拿。

畢竟,「借」和「要」,是有本質區別的, 只有自己不把自己當弱者,才不會理所應當拿別人施舍的錢。

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個故事。

富商資助了很多孩子,一直以好心人的身份匿名資助,有天,卻接到了被資助學生的電話,對方通過各種打聽,打聽到了富商的聯系方式,表達感謝之后,這位學生說:「我馬上就要上大學了。」

富商以為學生是在問自己要錢,沒想到學生說:「我上了大學可以兼職,您不用資助我了,我掙了錢,會把之前您資助我的錢慢慢還給您。」

這樣的行為,令富商高看這位學生一眼,認定對方一定會混出一番名堂,后來,學生也真的走出了生活的困境,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心理學中,有一個名詞叫作「堅信定律」,意思是只有一個人百分之一萬相信自己能做成一件事,才有很大的機率真的能做成。

不輕易拿別人施舍的錢,便是相信自己一定能還上,一定能憑借自己的能力改變當下的困境。

只有一個人有了類似的決心,改變自己的生活才不是奢求,否則自己再努力,可能都無法突破自己給自己的限制。

美國著名社會心理學家馬斯洛曾說:

「心態若改變,態度跟著改變;態度改變,習慣跟著改變;習慣改變,性格跟著改變;性格改變,人生就跟著改變。」

很多事,其實都是心態決定的,對錢的態度里,也藏著一個人對待人生的心態。

只有相信自己能夠成功,并且一直保有自己的底線,懂得維護自己的良知,人生才能更加順利。

因此,做人,不想窮一輩子,有些錢不能收。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