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不喜歡你的人,沒必要留情面】學會「三種方式」,餘生也能輕鬆自在

有這樣一個故事:

羅奈爾得·K.霍弗林,在美國智商排行榜名列前三。

可他雖然智商高達164,但卻空有天才的名氣,反而一事無成,屈居在一個廉價的出租屋裡。

他曾在受採訪時自爆,造成他人生一切悲劇的根源,都來源於小時候的一件事。

在他讀小學時,一個女孩子在家裡開了party,並邀請全班同學參加。

當年幼的他滿懷期待,興沖沖地到了女生家門口,卻只得到了一句:“我沒想到你也會來。”

這句話深深地刺痛了他。

也就是在那時起,他陷入了一個可怕的漩渦,他固執地認為“自己不招人喜歡”,並且越陷越深不可自拔,直到55歲都沒能走出來。

莫言曾在《如何對待不喜歡你的人》裡說過的一段話:

“一個人,風塵僕僕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為喜歡自己的人而活著,這才是最好的態度。不要在不喜歡你的人那裡丟掉了快樂,然後又在喜歡自己的人這裡忘記了快樂。”

生活已經很艱難了,不要再讓那些不喜歡的人,平白消磨了你的一生。

與其日日糾結,深陷焦慮,不如理智地對待那些不喜歡你的人,做法無非有三種:不客氣,不討好,不在乎。

1.不客氣

宋丹丹在錄製《明日之子》時,被問到這麼多年下來,遇到一些憤怒和憂傷等情緒的時候,是如何控制的。

宋丹丹想都沒想,直接回答:“我不控制。”

她又補充道:

“比如,有人在我背後講我壞話,我會直接告訴他:我知道你在背後說我,而且你說得不對,如果你覺得我哪不好,請你直接告訴我;在背後說我,我覺得你很壞。

“如果一個人真的傷害了你,不管他多強你多弱,你也一定要直接告訴他,要把這件事情發洩出來,而不是憋在心裡。”

活得明白的人,從來不會因為別人不喜歡自己而自我為難。

他們有被討厭的勇氣,也有對討厭說“不”的能力。

他們知道不是所有的柔軟和妥協,都能換來別人的友善。

舞蹈家金星也曾在節目中透露過類似的經歷。

她兒子在上學時,有個同學不喜歡他,就故意挖苦他說:“你媽媽是個男人。”

換做常人聽到這樣的攻擊,要麼憤怒要麼自卑。

沒想到,她兒子反而霸氣又坦然地回擊:“那又怎樣!關你什麼事!”

想起余華說的一句話:

“當我們兇狠地對待這個世界時,這個世界突然變得溫文爾雅了。”

做人該翻臉時,就要翻臉。

對於不懷好意的人,無需縱容,更不必客氣。

往後餘生,做一個不太好惹的人。

別虧待每一份真心,也別迎合每一份冷漠。

2.不討好

在網上看過一張很傳神的圖:

這張圖,叫《有些微笑,是以傷害自己為代價》。

圖上,一個完整的西瓜,為了獲得微笑,不得不切開一塊。

於是,每一次微笑示人,都伴隨著傷口。

生活中不乏這樣的人,在討好別人的同時,也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樣子。

小A是物業公司的一位普通職員,也是同事們眼中的“老好人”。

在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大家似乎都默認了由她包攬。

咖啡機壞了叫她修,吃個堅果也要問她要夾子,每次工作上最難的事情都丟給她。

公司每年的淡季宣傳,需要每個品牌門店配合宣傳,公司領導讓大家認領工作,大家嘴上說著一起分擔,卻迅速搶走了最容易的品牌,別人嫌棄難搞的品牌宣傳就都留給了她。

而就算這樣,她也不敢去辯解,去調換,無論合不合理,她從來不會說“不”。

後來,公司來了一個新同事,對這些事情看不過去,跟她說:

“一個不知道拒絕的人,你的所有接受都是廉價的。”

現實中,有很多人因為太善良、心太軟,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請求,以為處處幫忙別人就會感激自己。

但其實,沒人會感激你的善良,他們只會得寸進尺。

眼裡沒有你的人,何必放在心上。

往後餘生,不要遷就不喜歡你的人,不要迎合眼裡沒有你的人。

更不必為了取悅別人,而扭曲了自己。

很喜歡李雪琴說的那句話:“我想對那些不喜歡我的人說,我也不喜歡你們。”

允許別人不喜歡自己,也允許自己不喜歡別人。

不討好的人生,才更肆意灑脫。

3.不在乎

奧地利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著有一本名叫《被討厭的勇氣》的書,他在書裡談到過自己的一位朋友。

這位朋友很喜歡寫小說,但因為害怕別人的否定而遲遲不敢動手,每次別人問他為什麼還不開始的時候,他總會找很多藉口,要麼說最近很忙,一直沒時間,要麼說被別的事耽擱了,總之,他總有藉口。

可實際上,他並非真的沒有時間,他只是沒有勇氣。他害怕自己的小說寫出來,不被大家喜歡,這樣的結果對於他來說,打擊是巨大的。

他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了,以至於還沒開始,就想著最壞的那個結果。一般情況下,這種人骨子裡是自卑的,越是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同,越是活得殫精竭慮,戰戰兢兢。

因為他將自己的人生,完全寄託在別人身上,以至於失去了主導權,活得處處被動。

阿德勒在書中寫道:“追求別人的認同,這是本能,人屈從這種本能,所以無法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所以真正的自由,是有被討厭的勇氣。”

人生不易,學會不在意,你會好過很多。

著名學者余光中,曾以《鄉愁》一詩聞名於世。

然而,李敖卻寫了一篇《馬屁詩人馬屁詩》來痛批余光中水準低,還公然在節目中稱其是“騙子”。

當時不少讀者為余老抱不平,希望他出面反擊,但他始終沒有表態。

直到多年後,余老接受主持人曹可凡的採訪時,被問及此事。

他只淺淺地說:

“他一直罵我,說明他的世界裡不能沒有我;我不理睬他,說明我的世界裡可以沒有他。”

聽過這麼一句話,“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你也永遠改變不了一個對你有成見的人。

不喜歡你的人,無論你做得多好,總是會挑你的刺,讓你不舒服。

你要做的,是不把不喜歡你的人當回事,不把精力浪費在裝睡的人身上。

正如周國平先生所言:“在某一類人身上,不值得浪費任何感情,哪怕是憤怒的感情。”

也許,我們沒辦法脫離於社會而獨自存在,必然將捲入社會關係和人際關係的大網之中,然後遵循本能,強烈渴望他人的認同與支持。

這是體現自我價值的一種,也是造就自信心的來源之一。

然而,當我們過於在乎別人的看法,總被別人的想法左右時,就會讓自己掉進另一個極端。

時間長了,我們不僅會變得完全圍著別人轉,沒有自己的想法,更會失去自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所以,對於那些不喜歡自己的人,不需要太留情面。

不客氣,不討好,不在乎。往後餘生,願你只為自己而活,輕鬆自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